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艰难应对公众对温州车祸的愤慨


图为7月23日动车在温州发生脱轨事故的现场

图为7月23日动车在温州发生脱轨事故的现场

中国网民和国家媒体继续对7月23日发生的致命的高速列车事故提出一系列问题。他们不顾政府所做的要对这起车祸进行彻底调查的保证,仍然坚持要求当局做出解答。

过去一周,中国的推特--新浪微博一直向公众提供有关这次车祸的信息和帮助,并且不断批评政府处理车祸的方式。

就在这次事故发生几分钟之前,温州一位微博用户就发了一条信息和照片,内容是:“狂风暴雨后的动车这是怎么了??爬的比蜗牛还慢...... 可别出啥事儿啊......”。

车祸刚一发生,微博用户“羊圈圈羊”在微博上发信息呼救。他说:“现在车厢里孩子的哭声一片!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出来!快点救我们!”

当中国政府把这起事故的责任归咎于“雷击”时,网上一片强烈抗议声,人们纷纷对政府提出的事故原因表示怀疑。当铁道部出面为这起事故表示悲痛时,网民对此嗤之以鼻。

中国网络媒体分析人士、单位网创始人金玉米(Jeremy Goldkorn)说,国家媒体感到难以忽视网上这么多的批评。

金玉米说:“到星期一早上,在中国的互联网,特别是在新浪微博,出现了对这起车祸大量的抗议声。由于星期一是每周第一个工作日,传统媒体开始追赶网络媒体的报导。”

*当局无法完全控制舆论*

中国政府看来也无法采取任何措施来压制人们的抗议声音。甚至连政府向国家媒体下达的限制报导这一事件以及对事故原因不调查、不评论的指示也被人们在网上泄漏出来,而且这些指示也没有得到完全执行。

国家媒体发表了措辞强烈的社论,要求彻底调查这一事件。大多数批评都指向目前处境艰难的铁道部。

在这次车祸发生前,铁道部就是受批评的目标。2月份,铁道部长被迫辞职,因为有指称说,他从高铁项目中贪污了数以百万计的美元。接着高铁系统又出现问题。

单位网创始人金玉米说:“就在大约三个星期以前,在七月初,京沪高铁通车,在从北京到上海的最初几次行程中,一些列车晚点,本该5小时的行程结果用了长得多的时间。乘客们被困在空调出故障的车厢里,他们也没有得到解释。这在网上成了一种像‘微型丑闻’的事件,因为人们在网上发照片,抱怨这些问题。”

然而,金玉米说,很难说公众的愤怒是否会促成当局重新评估高铁系统。他说,在2008年中国遭受奶粉安全丑闻的打击后,网上也出现了许多类似的评论。他说,结果中国当局并没有改变监测乳品业的方式,因此继续出现食品丑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