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和平、性爱、救中国(上)


千万中国网民翻墙只为一赌仓井空的推特

千万中国网民翻墙只为一赌仓井空的推特

许多人开玩笑的说,互联网之所以能够成功,要归功于色情网站。虽然古人(孔子、孟子或告子)说过“食色,性也”,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1949年创立以来,就严禁情色物品,近年来甚至利用“打击色情”为借口,进行网络审查。一名女性学者研究了中国互联网与性的关联,认为在网上讨论性议题,是一种和平抗争体制的手段。

在比利时出生长大,在美国受高等教育,并游历过亚洲各国,现任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媒体观察家以及性研究专家的余幼薇(Katrien Jacobs),以一个白人女性的独特视野,研究“性与色情”在中国互联网上的发展,以及其中的政治意涵。她的新书“人民色情:中国互联网的性与监控”(People’s Pornography:Sex and Surveillance on Chinese Internet)即将在11月出版,余幼薇特别接受了美国之音记者的专访。

*以裸体挑战政治体制*

余幼薇指出,以“裸体”或“色情”作为和平挑战并且对抗体制的一种方式,在欧美国家一直都有,如意大利色情影片女演员史特拉(Ilona Staller,别名La Cicciolina,中文别名小白菜),总在发表政治演说时半露酥胸,她在1987年当选国会议员,并且是意大利“爱党”(Partito dell'Amore)的创党元老。

台湾在解严之后,也曾出现过以裸体表演吸引大众注意,不过其实带着左派思想,并两度参加立法委员选举的许晓丹。反对核能的团体也曾发起“宁裸不核”(Rather Nude than Nuke)的活动,以裸体上街游行来表达反核诉求。

余幼薇说,在她的书中第二章,观察到许多中国博客作家巧妙地利用情色来争取言论自由:“就是整个公民自由的挣扎,有些博客作家并不讨论性的议题,但其他人有,并且是从言论自由的角度出发。我认为性跟色情影片一直都是争取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在许多国家是如此,尤其在中国,例如争取言论自由的一个标志,草泥马,其实就是来自于针对色情影片法律的抗议。”

“人民色情:中国互联网的性与监控”封面

“人民色情:中国互联网的性与监控”封面

*草泥马其实是情色维权产物*

余幼薇笑说,其实“人民色情”的原版封面,就是个裸体女孩骑着草泥马,不过后来改成现在的版本。而草泥马这个词本身,本来就有性爱的意味在里头。她认为,”性”在当今的中国,不只是个隐晦的话题,而由于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的严密审查,更是个政治化的议题。

根据余幼薇的观察,许多中国互联网使用者,也渐渐的运用“性”来对抗体制。她说:“我在中国就看到这样的例子。我称之为‘情色维权’(Erotic Activism),就是人们作出有趣的裸体图像,或甚至性爱图像,来探讨一般社会现象。举例来说,一个有名的博客作家叫做流氓燕,她是个网上维权人士,为保障性工作者权益做了很多事,她一开始就是从张贴自己的裸体照片开始,而她的谈话总是非常的政治性。”

余幼薇表示,另外如木子美,虽然不张贴照片,但在网上发表性爱日记,以煽情的文字来挑战中国体制与文化。另外如艾未未,也将自己的裸体和草泥马结合,作为对中共当局的挑战。

*性欲引发对墙外的向往*

在“人民色情”一书当中,引用了知名作家韩寒的话,来形容中国政府严密监控互联网,是“宣扬性无能”。余幼薇认为,性欲跟追求自由一样都是人的天性,越是打压,人就越会寻找出口。虽然有严密审查和网络长城,但许多中国网民仍旧千方百计地翻墙,只为能登上Facebook、推特等社交媒体,或是造访外国的色情网站。她举例说明:“色情影片只是触发大家翻墙的原因之一。例如之前有个很大的新闻,就是日本的AV女优仓井空,她引发中国网民翻墙热潮,到她的推特上看她的照片。”

余幼薇观察到,贩卖与散布色情影片与图书在中国是违法的,带有仓井空出演影片的日本网站在中国也被封锁,但是仓井空却受邀,堂而皇之地在中国举办巡回粉斯见面会。此外如澳大利亚的同性恋色情影片男演员路易斯(Harry Louis),在新浪上开了微博,也马上吸引了上万名的粉丝。

余幼薇认为,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性”是一件只能做不能说的事情,而中国政府顺势将性污名化,甚至以“打击色情”为名,行网络审查之实,因此突破对性的禁忌,同时也是让公民力量成长,并且挑战体制的一种和平手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