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高铁降速,铁道部发言人停职


图为7月24日救援人员在温州失事动车现场工作

图为7月24日救援人员在温州失事动车现场工作

日前在动车事故处理中招致民怨的中国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已被当局停职,中国同时调降部分线路的高铁运行速度,时速平均降低50公里左右。专家则认为,只要现有政绩制度不改变,类似事故今后还会发生。

官方新华社8月16号晚间发布英文消息,称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已被停职。

王勇平日前在“7.23”甬温线动车追尾重大事故发生后举行的首次记者会上有违社会期盼。他在回答为何救援宣告结束后依然发现一名生还女童的问题时说:“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之后被问到为何要掩埋车头时,王勇平又说,“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这两句话后来在网上被无数次地引用,以凸显铁道部对事故救援表现出的不负责任的态度。

*首次降速*

官方媒体同时宣布,中国高速铁路16号开始实施新的列车运行图,调降部分线路的列车运行速度,京沪高铁、京津城际、沪杭高铁的最高时速将由350公里降至300公里;合宁、合武、石太、昌九等8条线路的最高时速由250公里降至200公里;既有线提速到时速200公里的线路降至160公里,全部还原为普速铁路。

当局16号还召回了中国北车生产的54组CRH380BL型动车,京沪高铁的列车开行数量因此由原来的每天88对减少到66对。

这是中国铁路连续六次大提速并多次冲击世界高铁运行时速记录以来的首次降速,显示“7.23”重大动车事故后当局对高铁安全隐患的担忧。

中铁总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对此的解释是,降低时速符合机械设备额定值的使用标准,之前的最高时速运行不符合科学。他对中国媒体说:“(铁路)机械设备都规定,不允许跑额定350公里的时速,只能跑80%。国务院这次是在初期进行降速,就怕出什么大的事故。这样有利于机车能够及时停下来,就不会出现大的追尾。”

*政绩体制*

但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指出,中国高铁追求时速,同许多面子工程一样,都是中国现有政绩考核体制的副产品。只要这套体制不改变,类似的责任事故今后还会发生。

他说:“在目前的体制下,在缺少民主监督的情况下,官员的政绩就只能是通过GDP、上马了多少项目、作出了多少成绩来考核,尽管这个成绩可能对民众有损害,但会得到上级官员的褒奖。只要这种政绩制度不改变,象高铁这样的大跃进式的发展,不顾人民生命安全来追求速度第一,恐怕未来还会持续。”

中国高速铁路16号还将票价下调5%左右,并将逐步提高列车的开行密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