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最年青女村长的参政路(一)


白一彤在榆林市记者下榻的酒店接受采访

白一彤在榆林市记者下榻的酒店接受采访

村长在中国数以万计,但是女村长不多,像白一彤那样19岁就当选村长的女性,更是寥寥无几。下个月,这个陕西女孩的三年任期即将结束。她说,她想竞选连任,尽管竞争可能相当激烈。在中国,女性要想在政治上崭露头角,必须加倍付出努力。

高杰村以种植和加工大枣为主业

高杰村以种植和加工大枣为主业

沉甸甸的枣子压弯了枝头,在漫山遍野的枣林中,一条环山路蜿蜒其间,绵延数十里。这条公路是白一彤上任后主持修建的,为收获季节大枣外运提供了方便。

村里新整修的明代戏楼

村里新整修的明代戏楼

村民说,白一彤当年许下的10大承诺已经部分变为现实。除了公路,两年多来,村里还搭了14个蔬菜大棚,重建了年久失修的明代戏楼,铺设了一个文化广场。

*白一彤高票当选*

高杰村是白一彤的老家,座落在黄土高原上,地处国家级贫困区清涧县。全村1200人,以种植和加工大枣为主业。

2009年,正在读大专的白一彤,在学院领导和父亲的鼓励下,回高杰村参选村主任,并高票当选。参加投票的461名选民,只有六人没把票投给她。

最初的工作是顺利的,但随之而来的困难超出了想象。白一彤抱怨一些农民思想太落后。

她说:“有些村民会无理取闹。比如说承包了你的地,不给你钱。到后来,你收都要强行的收。......现在的农民,道理其实比咱懂得多。但是一涉及到利益,马上翻脸不认人。”

用村里白一彤嫂子的话说,他们欺负一彤是个娃,还是个女娃。

会计白清凡

会计白清凡

会计白清凡说,一彤没有私心杂念,一心想改变农村面貌,但是缺乏经验,村情吃不透。再有,作为女性,她还是软了一点。

白清凡说:“农村工作还是要强硬一点,软了不行。农民没文化,有文化的讲道理。农民就是难管理。”

*女村长工作艰难*

不过,白一彤不缺乏韧性。她认为,不管什么手段,能达到目的就是好手段,哪怕是软磨硬泡。就拿收缴承包费来说:“就是靠各种关系,各种渠道。有的村民跟我关系好一点的,有的村民跟他关系好一点,然后就拿村民来压他。实在没办法,找乡政府,让乡政府出面帮我要。”

心细是女性的一个特点。申请养老保险、粮食补助之类的事,手续杂,表格多,村里人口流动又大,弄准确了不容易。白一彤说:“拿到那个表,那名字都是六七十岁、七八十岁的人,有的人都已经过世十几年了,我一个也不认识。一拿到这表,我就头大了,我的天啊!我当时快晕了。”

她把老书记找来,又找了几个帮手,反复计算,一干就是几个通宵。最后,表格交上去,错误很少,很快通过了审批。

副书记白杰宁

副书记白杰宁

村支部副书记白杰宁分析了白一彤受村民欢迎的原因。他说:“一点优势是,她比较单纯。这是缺点也是她的优点。第二点,她的家庭情况比较好,她不会把村子里这么一点钱装入自己的私囊。她的出现给农民带来一些希望。”

还有个因素不知是否起了作用。据白一彤说,跟其他地方不同,这个村子重女轻男。当地有句话:穷养男,富养女。白一彤说,过去,高杰村地主比较多,女孩儿在家很娇惯。即便现在,村里的女孩仍很受宠。

*新老班子需要磨合*

然而,白一彤毕竟是城里长大的年轻人。她喜欢看欧洲的世界名著和中国古典小说,尤爱雨果的作品。还喜欢看美国动画片和好莱坞电影。工作、学习之余,她还上网“打游戏”。她的想法和做派,有时令村民难以接受。

副支书白杰宁就抱怨说:“她的一些想法、思维和农村还是接不了轨。”

白一彤则为跟老一辈村干部沟通有困难而感到苦恼。她说:“我们的老村长,老书记,这些人都挺有能耐的。但毕竟年龄大了,思维跟咱就不一样了,有的时候感觉沟通很困难。”

通过两年多的磨炼,白一彤说,她比以前更加沉稳了。“2009年的时候,我还在作梦,”她说,“现在知道什么叫从实际出发了,遇到事情也不那么冲动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