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处于“资产负债表衰退”中的世界该何去何从


日本野村证券旗下的研究机构野村综合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

日本野村证券旗下的研究机构野村综合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

当美国朝野将目光聚焦在如何削减巨额财政预算赤字的时候,以资产负债表衰退研究闻名的经济学家辜朝明则认为,在当前美国私营部门仍在去杠杆化之时,政府应该实施刺激计划,而国会的“超级委员会”却会起到反作用。不过,这位经济学家说,大举实施刺激计划,在民主社会往往难行。

*政府该做的是花钱,而不是收紧开支*

目前距美国国会负责削减预算赤字的“超级委员会”提出行动方案的截止期限还有不到一周时间。而当媒体忙着关注这个两党“减赤”班子将会采取什么行动时,日本野村证券旗下的研究机构野村综合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在近日接受媒体采访,以及在智囊机构演讲时却一再说,当下要务不是削减赤字,而是要加大政府财政刺激。

辜朝明认为,美国的私营部门在利率接近于零的状况下仍然忙于去杠杆化,也就是为修复企业资产负债表而偿债;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该做的是花钱,而不是收紧开支。

辜朝明14日在华盛顿智囊机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就他研究的资产负债表衰退发表演讲时说,“超级委员会”是在反其道而行之。他说:

“关于长期性逐步修正,例如政府津贴项目,在我看来那和周期性的衰退没有关系,所以说,大家应该谈论如何限制政府津贴项目陷入失控状态。对那些问题进行讨论是可以的。但是当前却不是削减的时候。所以,从这方面讲,‘超级委员会’的存在本身是不合时宜的。”

*世界未吸取教训*

曾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任职的辜朝明近年来一直在呼吁各国重视他所说的“资产负债表衰退”。他认为,1930年代美国发生的大萧条,以及1990年代日本发生的衰退,更多是因为资产价格暴跌引发企业资产负债表出了问题,也就是企业负债急剧增加。他认为,在这样的状况下,企业的首要问题是如何修复资产负债表,将债务最小化,而不是追求利润最大化。

辜朝明认为,现时欧、美的困境也同样是因为企业在资产价格暴跌后忙于修复资产负债表引发的。他说,这也说明了为什么美国将利率维持在接近于零的程度长达3年之久,企业仍然不愿借贷,而失业率也长时间维持在9%以上的高位。

辜朝明说,日本在10到15年前就经历了这场教训,但是如今没有人从中吸取教训。他说:

“而世界从中吸取了多少教训?我必须说,几乎没有。因为你知道在这个城市发生的争论,还有发生在伦敦、布鲁塞尔等地的争论。世界所有地方的人都在谈论紧缩、削减赤字,以及不要给子孙留下债务。如果私营部门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时候谈论这些,那将再好不过了......但当前的局面却并非如此。”

在他看来,货币政策,也就是靠飞机撒钱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真正有效的是政府增加刺激性支出。

*民主社会刺激措施难维持*

但是,辜朝明承认,在和平时期的民主社会,很难维持财政刺激措施;相反,在战争时期,政府才能在没有争议的情况下投入。

此外,辜朝明认为,专制政府因为不存在民主社会在这方面争议的掣肘,反而能够有效地通过财政刺激投入,很快从衰退中复苏。辜朝明说,这从二战前的希特勒政府,以及在这场危机中表现出色的中国都得到验证。

辜朝明说,当中国在2008年9月推出4万亿元人民币的刺激方案,并声言要维持8%的增长率时,全世界的人都在笑;而12个月以后,当他们实现12%的增长时,没人再笑了。

辜朝明认为,奥巴马政府和英国的布朗政府其实都很清楚维持财政刺激的艰难。他承认这也是个短期内难以解决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