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地方债券蓄势待发


酝酿已久的中国地方政府债券蓄势待发。据悉,上海首发地方债券的细节已经基本敲定。分析人士说,允许地方政府公开举债有利于将地方隐性债务负担公开化。

据中国多家财经媒体报道,上海市已经选定交通银行、上海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担任承销商,准备于近期公开发行上海市政府债券。

《中国证券报》援引消息人士报道说,预计上海最快将于本月中旬正式启动发行。首次发债规模为71亿元人民币,三年期与五年期债券各占一半。

中国政府在去年十月批准上海、浙江、广东和深圳作为试点自行发债。承销团的组建完毕预示着上海将成为中国地方债市场的先行者。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政协委员蒋洪告诉美国之音:“中央要允许地方政府发债的话,那它很自然地会选择那些信用条件比较好的省份进行试点。那么上海列在其中是可以预料的。”

中国《预算法》规定:“除法律和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地方政府不得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到目前为止,中国的地方债券市场基本处于空白状态。

在美国亚利桑纳大学政府和公共政策学院从事地方财政研究的彭军副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虽然以立法形式禁止地方政府发行公债,但长期以来,地方政府都在以地方融资平台等各种形式积累隐性债务。允许地方发债,将有助于实现地方债务公开化。

他说:“通过这两年地方政府大量借债的话,现在允许公开发债,是把隐性的债务变成公开的。所以说从逻辑的角度来讲,从财政发展的角度来将,这不是一个偶然的事情。”

过去两年,在中国宽松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刺激下,中国地方政府债务急剧增加。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负担约为10.7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八成以上是银行贷款。

穆迪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则认为,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敞口高于国家审计局的评估。

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报道说,中国地方政府在2008年后的借贷狂潮中获得的融资大多是短期银行贷款。北京决定为地方公债发行松绑,是希望在地方坏帐全面暴露之前预先增强地方政府的清偿能力。

不过,亚利桑纳大学的彭军副教授指出,眼下划入试点项目的四个地方政府并未面临明显的财政压力。因此,除非地方债市场迅速扩大,否则对于短期内缓解坏帐压力不会有很大帮助。

他说:“不一定能马上解决。即使地方政府现在有坏帐的话,如果(地方债券市场)放开的时间很长,那也不一定能马上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如果从长远来看,放开的话,还是会对地方政府的资金来源创造有利的条件。”

《中国证券报》报道说,上海地方债券的发行将采用单一利率招标方式,由财政部代发。也就是说,财政部代办收款和还本付息,但上海市必须在付息日、还本日之前将资金足额缴入中央财政帐户。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蒋洪认为,从试点发行方式来看,中国开放地方债券市场的姿态颇为谨慎。

他说:“实际上呢,整个发债的权力依然集中在中央,因为这次的文件上面规定得很清楚。比如地方上是否可以发?可以发多少?为什么项目而发?用什么利率来发?什么期限?这些全部是由中央规定的。”

据悉,上海发行首批公债筹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完成在建项目,并将优先用于保障性安居工程和公益性地方项目的配套建设。

新华社报道说,地方债开放的另一家试点单位广东省也在酝酿于年底前发行大约73亿元人民币的三年期和五年期地方债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