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独立参选人登上网络平台


2011年9月北京街头宣传基层人大选举的标语

2011年9月北京街头宣传基层人大选举的标语

在此次中国县乡基层选举中,许多独立参选人通过网络了解和丰富了参选知识,提高了自己知名度。网络成为展示中国时下政治现状的公共平台。

中国网警对独立参选人实施了封网限制,不过独立参选人表示,将继续设法利用这个公共平台。

*喜获网民支持*

中国目前进行的县乡选举逐渐落下帷幕。北京海淀区居民韩颖独立参选,过程曲折,最终失利。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达遗憾和不平的同时,对选举过程中自己通过使用网络平台而获得选民支持兴奋不已。

她说:“就在前几天的选举之后,有一个(转贴)我看到了,还拍了照片,上面是选举的单子,单子上另选他人一栏中就写了我的名字。我还挺激动的。很多人支持我。很多人都提到说选我。很多人支持,我却是很感动的。选举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得到很多网友以及各种不同人士的支持,非常高兴。”

在中国目前选举文化中,独立参选人人数少,影响有限。维权网的调查显示,独立参选人在宣传自己方面往往受到所在社区当局的限制,面对面宣传往往并不现实,网络于是成了沟通平台。

贵州独立参选人陈西(右二穿白衣者)

贵州独立参选人陈西(右二穿白衣者)

*北京知道我*

贵州省独立参选人,贵州人权研究会成员陈西说,当地选举组织者在他申请选民证问题上多方设置障,迟迟不予发放。陈西一下子将问题发到网络,他的名字连北京都知道了。地方基层选举突然成了全国乃至世界性公共事件。

他说:“负责抓我的公安分局的局长直接就说,因为我选举被抓,中央都知道啦。如果说,一般的事情,高层是不可能知道的。知道的这么快,这就是网络的作用。”

*网上学选举*

上述独立参选人都试图在中国现行法律框架内尝试争取民主权利,包括通过网络平台丰富和掌握选举知识。北京的独立参选人韩颖说:“以选票上‘另选他人’栏为例,以前我们认为,应该在那里划勾,但是有人在网上给出正确答案,说可以在这一栏上写上名字。这些都是最基础的知识。我们以前没有经历过,也没参预过。”

这位独立参选人说,网上选民之间围绕选举话题的交流,缩短了参选人和选民之间的距离。报导说,网络平台选举期间在中国大学社区异常活跃,因为那里几乎人人上网,网络成为展示中国政治现状的公共平台。

*上网权被禁*

不过,众所周知,中国的网络是当局严密控制和实时监视的。独立参选人享受的网上便利,即使与正当参选有关,没有过激语言,也很快受到压制。韩颖目前已基本被剥夺使用网络的权利。她说:“我的新浪微博已经被戒严了,从11月4号中午开始,我的消息已经发不了了。我的那个‘巴沟韩颖网’网名在新浪微博已经发不出消息了,到现在也没有解禁。”

贵州省的独立参选人陈西说,网络上活跃后,外出身后都有尾随。他说:“正因为这样,所以直到选举期间以及选举后,,今年这么长时间,他们都对我采取了全天候的监控,也就是24小时啊。都要保着,跟着,的确有很多不便。走哪里都有尾巴的。”

*网络竞争*

不过,上述参选人认为,网络毕竟为那些独立参选人提供短时间内的沟通平台。当局虽然会在甄别后立即封网,不过独立参选人的声音毕竟还是可以传播出去,网络上会继续呈现“魔高一尺,道高一尺”格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