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龙vs美国鹰,谁主宰21世纪?


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教授约翰.伊肯伯里博士

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教授约翰.伊肯伯里博士

由美国为首的国家在20世纪建立了以自由主义为基准的国际秩序,但在并非民主政体的中国崛起的21世纪,美国的领导地位是否会被中国取代,引发许多争论。

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教授约翰.伊肯伯里博士(John Ikenberry)最近出版新书《自由巨兽》,在书中探讨自由主义对当今国际局势的塑造和影响。他于1月5号在华盛顿的威尔逊中心的讲话当中,谈到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在国际上应扮演何种领导角色。

伊肯伯里教授认为,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美国主导之下,形成一个追求自由的国际架构,同时推动许多国家的民主化,而这些国家也成为这个国际秩序的一份子,他说:“发展中国家被带领进入这个制度当中。从1980年代以来,有些国家崛起,它们转变成为市场经济,转变成为民主政体,韩国、台湾、智利、阿根廷、巴西、东欧国家,它们都是加入这个秩序的国家,在冷战之后,透过自由的崛起,透过这个秩序的扩散及整合,如同墨水般渲染开来。”
伊肯伯里的新书探讨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

伊肯伯里的新书探讨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

*自由主义建构的世界*

他认为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建立了完整的世界秩序。自由主义代表的是自由(liberty)以及平权(equal rights),有许多不同层面与学说,在个人方面如性别、种族、同性恋等争取自由与平等,在经济上强调自由市场,在国际上则被认为与极权主义相对立。不过伊肯伯里认为这样的努力在布什总统时代因为进行反恐战争、入侵伊拉克,以及美国的单边主义,而遭到破坏。与此同时,随着中国趁势崛起,美国又遇到经济衰退,于是美国在国际社会的领导地位渐渐消退。

但伊肯伯里认为美国依旧会在国际社会当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而这个自由主义的秩序也将延续。他分析:“现在有着秩序的危机,美国秩序的危机,但并不是自由国际主义的危机,或是更深层的逻辑秩序的危机。是美国在这个制度当中面临了危机,而并不一定是开放性秩序的逻辑底限以及支持架构的危机,这种秩序我称之为自由秩序。有些人认为美国主宰的地位结束,但我认为自由国际主义不但存在,并且正在茁壮。”

伊肯伯里认为,这个由美国参与建立的国际秩序,注重“开放式的解决”模式,注重互相依赖的安全约束(security binding),而这已经广为世界各国接受。他认为未来的世界将更加的互相依存(inter-independence),自由主义模式将继续下去。他举出去年在利比亚的事件为成功例子,美国并未主导,而是由英国和法国担任主力部队,最终协助利比亚人民获得自由。

*中国崛起,是维持秩序,还是破坏秩序?*

伊肯伯里观察,日本、印度、巴西等国家,都是由社会以及商业精英领头,逐渐改变了国家的政治与社会体制。但中国要改变比较困难,因为中国的市场掌控在国家手中

他认为,21世纪的现在,中国已经崛起成为强大的国家,虽然许多时候表示不认同当前的国际秩序,但同时“一支脚已经踏在这个秩序当中。”他认为中国将无法冲撞并取代这个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因为中国模式与世界追求自由的模式,是相抵触的:“中国可以在一个开放的世纪体系当中,继续当一个剥削者,做一个掠夺者。但是他们的模式却无法成为世界秩序的模式,因为如果每个人都遵循它的模式,就会导致溃散,保护主义林立,整个体制崩溃。”

他认为对于这个既有的自由主义体制,中国无法提出其他更好的想法或制度来取代。中国虽然提出要以更多主权为基础,似乎与自由主义国家放弃某部分主权、进行国际合作的做法不同,但中国同样也在积极参与各种区域性组织,而中国也不断地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彰显实力,但这样的国际组织正是基于美国领导的自由主义而建立的。

*中国无法取代美国*

伊肯伯里强调,任何国际体制,都必须具备“可运作性”,而中国并未提出任何能够代替既有体制的实际做法。他解释:“国际秩序必须要能够解决问题。所以如果中国想要游说世界各国,以它自己的制度来取代美国的国际秩序,不只是必须要有力量的支持,要有好的想法的支持,还要具备可以运作性,做的事情必须要是其他国家想要做的。”

伊肯伯里计算过,美国、俄国与中国自1945年以来,每五年一次的安全盟友变化情况。他发现美国从12个开始,到现在有64个安全盟友,他分析:“中国的盟友,依照五年一次来计算,是一个、一个、一个、两个、两个、一个、一个、一个。所以当美国的盟友数量上升到64的时候,中国却停滞不前。美国有这么多的盟友,而中国却不与人结盟。我的质疑就是,当美国有64个盟友而中国只有1个的时候,我看不出来一个变革的世界,我看不出来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

伊肯伯里举和中国邻近的国家,如越南、日本、韩国等重要的贸易伙伴为例子,他说:“它们做生意就找中国龙,但是要安全就找美国鹰。所以它们跟两国都紧密相连。”

他认为这些国家虽然也不一定对美国的做法完全赞同,但它们都无法信任中国,并且与中国时有矛盾和冲突,而且虽然乐见中国崛起富强,但并不会接受中国主导的国际社会。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焦点对话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