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年终报道:美中两国在亚太的博弈


年终报道:美中两国在亚太的博弈

年终报道:美中两国在亚太的博弈

中国最近一些年实行的睦邻友好政策以及区域贸易的扩展大大改善了中国的周边环境,也增加了中国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但是今年以来,美国对亚洲的重新关注改变了该地区的地缘政治,也对中国的亚洲外交构成挑战。


(一)美国战略重心转向亚洲的战略考虑

自从冷战以来,中国采取了“立足亚太、稳定周边”的外交政策,把亚洲放在对外政策的首要位置。近10年来,中国通过和周边国家建立被中国称为的“与邻为善、与邻为伴”的睦邻友好关系,形成了一个相对比较良好的周边环境。

研究中国外交的学者指出,尤其是过去几年,中国与亚洲国家强劲发展的经贸关系以及对东南亚国家发起的“微笑外交”大大加强了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而与此同时,一直在亚太地区扮演重要角色的美国却因为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而无遐东顾。

*美国高调重返亚洲*

不过,这种局势在过去一年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尤其是在最近一段时间。作为美国的第一位太平洋总统,奥巴马在调整其全球战略部署之际决定将亚太地区确定为美国的战略重心并因此而采取了一系列的举动,包括首次参加东亚峰会,联络盟友和东亚地区的主要大国在南海问题上公开挑战中国的立场,倡导建立拒中国于门外的“泛太平洋伙伴”自由贸易区,以及宣布在澳大利亚建立一个能够容纳2千5百名海军陆战队的训练基地。

美国最近在亚太地区采取的另外一个高调的举动就是克林顿国务卿在美缅关系冰冻了20多年之后对缅甸进行历史性访问,成为50年来首次访问缅甸的美国国务卿。
中国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苏浩

中国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苏浩

*美国重返亚太是为了遏制中国?*

美国现在把战略重心重新转向亚太地区被中国普遍看作是出于遏制中国的战略考虑。

中国著名的国际问题专家、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苏浩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美国感觉到,近10几年来,中国在亚洲地区通过睦邻合作、共同发展的外交,使得东亚地区形成了一个中国明显的影响力增强、美国的影响力在减弱、甚至出现了没有美国存在的这么一个地区的结构、这种构架。所以美国对此很担心。对于美国来说,它所考虑的是需要在亚太或者太平洋是由美国来主导、美国来领导的这么一个地区秩序,这么一个跨太平洋的秩序,那么形成一种美国不在其中的东亚的秩序、这么一种框架的话,美国是很难接受的。”
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葛莱仪女士

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葛莱仪女士

不过,华盛顿的研究机构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葛莱仪女士(Bonnie Glas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美国的战略重心转向亚太不是为了遏制或是围堵中国。

她说:“美国在亚洲进行再平衡的政策是出于几个方面的原因,中国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不过在理解中国的因素时我会非常小心。无论如何,它不是为了遏制中国或是对中国进行战略围堵,但是亚太地区对中国越来越强大的实力的确日益感到不安,所以该地区的很多国家希望美国能够在经济、政治和军事领域参与该地区的事务。这种参与会给该地区带来更大的稳定而且确保这些国家在加强与中国的关系时更有信心。”

担任费和中国研究讲座的葛莱仪说,美国希望亚太地区的国家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美国并没有试图在该地区进行重组,使之形成一个反华联盟,没有试图分化中国及其邻国,只是要打消该地区一些国家有关美国是否会履行对这个地区做出的承诺、是否会持久参与下去的疑虑。她认为,美国这样做会确保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而这对中国也是有利的。

中国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苏浩认为,中国欢迎美国在亚太地区发挥一个区域平衡者的角色,但是问题在于,美国政府明确表示要在该地区发挥主导作用,而这并不符合亚太国家本身的利益。

*史文:不是策略上的根本改变*

华盛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中国问题专家史文(Michael Swaine)认为,美国把战略重心重新转向亚太地区的确是为了维持它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但是他不认为这是一个策略上的根本改变,而是努力维持长期以来所秉承的政策。

他日前在一个研讨会上谈到有关问题时表示:“它是美国为维持其在该地区的历史地位而投注更多精力和资源,因为人们有一种看法,即美国没有像以前那样积极参与该地区的事务,而且在某些方面没有像需要的那样表现出应有的强势姿态来维护其在该地区的主导地位以及维护该地区的稳定。”

史文认为,由于中国的影响力日益增强,美国应该为该地区以及中国建立一套激励机制,让它们能够接受美国在该地区所扮演的角色。


(二)东亚地缘政治发生重大改变的原因

美中两国的学者对美国把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地区的战略考虑有着不同的解读,他们对东亚地缘政治发生改变的原因也有不同的看法。
克莱蒙麦肯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欣

克莱蒙麦肯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欣

*裴敏欣:中国的外交失策导致亚洲地源政治的改变*

美国克莱蒙麦肯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欣认为,由于中国在去年内一系列的外交失策,包括对南海争端的处理、在钓鱼岛上对日本的过份反应以及在朝鲜武力挑衅南韩时的不力干预等,亚太地区国家对中国的看法有了极大的转变。裴敏欣日前在一篇文章中说,“亚太国家认为,一个能取代美国的中国不仅不会为亚太的其他国家提供安全保护,而且会仗其实力不守国际规则欺负弱国。” 他认为,亚太国家对中国的担忧为美国重返亚太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战略机遇。

*葛莱仪:中国外交不成功*

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葛莱仪认为,中国最近两年的外交的确不是很成功。

她说:“我认为,中国在2010年和2011年的外交不是中国外交史上最成功的。我觉得今年比去年要好一些。中国不得不对付好些方面的问题, 包括国内局势的日益不稳定、对外交政策有影响的利益集团日益增多、政府部门之间缺乏协调、以及国内有一种看法认为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受到威胁。我不认为中国在对付这些问题方面做得很好,尤其是在改善与邻国的关系方面。”

葛莱仪认为,2010年可能是中国外交最为失败的一年。她说,除了北韩以外,她想不出有哪一个国家与中国的关系得到了改善。她认为,中国在今年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并试图做出调整。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李成

布鲁金斯学会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李成

*李成:中国需要反思其亚太外交*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李成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示,中国需要反思在亚太的外交。

他说:“在一定程度上来讲,中国需要更多的考虑周边国家怎么看待中国的逐渐强大。很多国家有点惧怕中国的发展或者是对中国对它本身很强大的影响力,不管是经济的、军事的或者是政治的等等。”

中国人民大学的时殷弘教授也认为,中国需要加强对亚洲国家的外交。他认为,与5、6年前相比,中国与亚洲邻国的关系确实出现了倒退,同时也更加复杂化。他说,中国必须了解,经济上的影响力并不代表外交上的优势。

*苏浩:美国高调重返亚洲导致局势变化*

不过,中国外交学院外交学系教授苏浩则认为,导致局势发生变化的原因是美国的高调重返亚洲,而不是中国的外交失策。

他说:“由于美国的高调介入以后,导致一些本来可以按照中国的角度来看是需要放到以后再逐渐来解决,但是现在把这些问题挑到现实来了,所以导致中国和周边国家首先把这些领土争端一时放到眼前,挑起了周边国家和中国的这么一些矛盾,把这些隐性的矛盾显性化了,同时通过美国的刺激,也让这些国家好像感觉到有美国的支撑,它们也敢于在一定程度上来和中国提高要价,试图向中国施加压力,来实现它们利益的最大化。”

这位中国的国际问题专家认为,尽管中国的一些外交工作做得不够扎实和细致,但是总体的外交策略并没有问题,符合国际关系发展的大趋势和区域合作的大方向。

苏浩教授也不认同国际上有关中国越来越“强势”的看法。他说,中国只是在美国以及中国周边国家采取了强势做法之后被动的做出反应。

他说:“恰恰相反,我觉得是由于美国assertive(强势),周边国家在美国assetive的基础上行为有点强势,这使得中国不得不提高声调强势的来应对,然后把帽子加在中国的身上,说中国assertive。”

这位学者认为,就像美国在其他地区的介入给这些地区带来混乱一样,它以军事方式高调介入东亚只会给该地区造成麻烦,也给中国造成了很大的挑战。

而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葛莱仪则认为,中国对美国的政策存在很大的扭曲,至少是误解。


(三)中美博弈可能造成的后果

美中两国的政界和学术界人士都意识到,一个崛起的中国必然会在很多方面与美国展开竞争,尤其是在亚太地区。

*布热津斯基:竞争不一定导致冲突*

美国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日前在美国世界事务理事会年会上发表讲话时表示,美中之间的竞争不一定会导致冲突。

他说:“我们当然在相互竞争。我们必须对此保持警惕。但是竞争不一定意味着敌意。竞争不一定意味者头对头的政治冲突。如果双方有意避免这种情况,鉴于这个世界的复杂性以及美中双方重叠的利益关系,我认为避免彻底的敌意是可能的。但是这需要双方都做出努力。”

*葛莱仪:要看两国领导人如何处理竞争*

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担任费和中国讲座的葛莱仪也认为,美中之间的竞争不一定会带来不好的结果。

她对美国之音表示:“我认为,这要看美中两国领导人如何处理两国之间的竞争。这里存在美中之间展开更大的战略竞争的风险,但是这并不是不可避免的。我认为,我们必须谨慎行事,避免双方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肯定是有竞争的,竞争可以是健康的,不一定是负面的东西。”

这位中国问题专家强调,我们必须确保美中在亚太地区的竞争不是一个此消彼长的竞争。她说,美国所希望看到的是大家都从中获得好处。

*印尼驻美大使:亚洲欢迎美中为和平而竞争*

印度尼西亚驻美国大使贾拉尔(Dino Patti Djalal)最近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一个正在进行外交重新定位的新亚洲欢迎美国和中国为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展开竞争。

这位被看作是印尼最有能力、最活跃的驻美大使说:“我们印尼有一个说法,叫做‘为和平而竞争’。这是我们要求中国、美国和其他大国所做的,即不要到这里来争夺权力和影响力,否则你会分化这个地区,而是为和平与繁荣进行竞争,看谁在这里的学生最多,在这里开发的技术、贸易和投资最多,这样的话,大家都是赢家。”

*苏浩:中国以合作为主调*

中国外交学院的苏浩教授认为,尽管美国介入亚太事务给中国造成挑战,但是中美爆发冲突的可能性不大。

他说:“如果是美国高调地在一些安全问题上挑起麻烦的话,我想中国自然也会应对。但是只要中国理性地做出应对的话,我想这些问题不会造成严重的冲突,我想也不会爆发军事冲突。中国还是以合作为主调,来发展周边国家以及同美国的关系。”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

*阎学通:美中冲突不可避免*

不过,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认为,中国的崛起无疑会使中美关系更趋紧张,双方的冲突也是不可避免的,是不以领导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他今年11月初在华盛顿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我不认为中国领导人以及美国的决策者主观上想和对方进行竞争。我的理解是,胡锦涛和奥巴马他们都希望缓和双边关系,同对方发展合作的关系,避免对抗。但是我的理解是,他们没有能力阻止这种竞争或是冲突的发生,因为随着两国之间实力差距的日益缩小,这种冲突将不可避免的会出现,这并不是人们有意而为,而是客观使然。”

这位中国著名的国际关系学者认为,中美之间应该放弃表面上合作、暗地里竞争的做法,而是开诚布公地认识到冲突的不可避免性并采取行动,把消极的竞争关系转化成积极的合作关系。

*美国能否持久的关注亚洲?*

与此同时,美国的一些亚洲问题专家指出,由于美国的预算赤字以及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美国政府是否能够维持对亚太地区的关注还是一个问号,而且亚太国家对美国是否能够兑现承诺也怀有疑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