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去还是留?余杰出走突显异议者的困境


余杰1月18日在华盛顿的记者会上回答记者问题

余杰1月18日在华盛顿的记者会上回答记者问题

针对中国异见作家余杰近日举家出走美国,并在华盛顿发表去国声明一事,与他相识的一些中国异议人士表示尊重他的决定。但也有人认为,出走不是办法,解决中国问题必须靠坚守。

余杰在去国声明中说,从1998年他在北大读书期间出版第一本书《火与冰》以来,他就开始受到中共有关部门的严密监视;2004年胡温上台后,更是遭到全面封杀,从此成为一名在公共空间中“不存在的人”。

余杰说自己屡受传唤、软禁、恐吓等各种骚扰。2010年10月,好友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传出后,他更是失去了基本的人身自由。 但当时,他依然对朋友说,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就不会离开中国。

余杰在早年出版的《火与冰》中就曾经写过:诗人选择流亡,政治家选择坚守。在余杰看来,政治家可以心甘情愿为了某种理念和信仰而牺牲;而诗人除了自由与独立,什么也不信。

为了他心中的自由与独立,余杰最终选择了出走。

*余杰:这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促使余杰最终决定远走美国,一定和他2010年12月9日那天的遭遇有关。

余杰在去国声明中说,那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他说,当天下午,他被10几名便衣戴上黑头套,开车带到秘密地点,脱光衣服,拳打脚踢,拍照并扬言要发布到网上。此外,国保们还用粗话辱骂他,要他自打耳光,并叫他摊开双手,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往反方向掰。

余杰说,整个殴打辱骂的过程不知持续了几个小时,后来他昏迷了过去,送到医院后,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才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

*李和平:这样的事我见得太多*
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资料照片)

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资料照片)

2007年,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也曾有过类似的遭遇。他说,当时他被不明身份者蒙住头,带到北京郊外的一个地下室,并对他拳打脚踢和高压电击长达四、五个小时。

李和平说,余杰被打后,他很快就听说了这个消息。他相信余杰的话是属实的,这样的事情他见得太多。李和平说,在中国,这已经变成了一件正常的事。

李和平说:“很多人都遭受过这样的待遇。 余杰以前也不相信,根本就不相信。那次我见他的面时对他说,对于作家来讲,有利于他体验生活。 ”

*匿名作者质问温家宝谁是幕后黑手*

北京一位自称是“温家宝的部下和支持者”的匿名作者,就余杰事件给温家宝写了一封公开信。他说,自己和余杰是北大校友。当年余杰写出《影帝温家宝》一书令他感到沮丧、生气。当时他“根本不相信一个异议作家的说辞”。然而余杰遭受酷刑的消息令他感到震惊,也改变了他对温家宝的想法。

这位匿名作者说,他听余杰在美国讲述了国保在殴打时对他的威胁。他们说:“根据国保掌握的情况,国内反对共产党的、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总共也不会超过两百个人,一旦中央觉得统治出现危机,一夜之间就可以将这两百人全部抓捕,一起活埋。”

公开信的作者质问温家宝说:“那些国保是您派去的?还是得到您的默许?你是幕后黑手?还是您手下的人背着您干的? ”

他又问道,“即便余杰是一位罪犯,即便他批评您的全是错误的,您怎么能够对他进行那样的折辱与虐待?”

*哪儿有自由,哪儿就是我的国家*

美国之音记者问李和平是否相信国保真的说过这样的话,他说:“在中国,只有想不到的话,没有他们说不出来的话。”

李和平表示尊重余杰去国赴美的选择。 他说: “任何一个人,离开自己生长的地方,离开自己的祖国,都是非常痛苦的。但是我也相信另外一句话,哪儿有自由,哪儿就是我的国家。”

50年代被打成右派的作家铁流日前也撰文,为余杰的离去感到惋惜。他写道:“一个才华峥嵘的作家走了,是国家的损失呢? 还是余杰的不幸? ”

余杰并非近年来出走海外的第一人。2009年,中国艾滋病维权人士高耀洁秘密远走美国;2011年,异见作家廖义武也辗转抵达德国。

*江棋生:中国问题要靠坚守*
江棋生(资料照片)

江棋生(资料照片)

中国异见学者、独立中文笔会理事江棋生对美国之音说,他体谅、理解并尊重他们的选择。但同时他也坚持,出走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江棋生说:“迫于无奈,出走去国是退而求其次,真正的中国问题的解决要靠我们在这坚守。”

江棋生说,离开中国正是当局所希望的,而留下来,继续讲真话,在道义上非常有意义。

*江棋生:新的批评者还会站出来*

江棋生认为,“余杰们”出走并不会影响中国民众继续追求民主、与专制政权抗争,因为总还会有新的“余杰”站出来。

江棋生说:“由于这个不公正的社会和不公正的制度,它自己会不断地激发出它的批判者和它的反对者。"

余杰离开中国前,曾在当局的逼迫下写了一份保证书,承诺不再写有损中国的文章。不过,他日前在华盛顿的记者会上说,这份保证书全部作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