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3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毛左派的言论自由是否应受维护


异议艺术家艾未未(资料照片)

异议艺术家艾未未(资料照片)

随着“重庆模式”的倒台,一些知名的中国左派网站接连被宕,左派言论代表的微博被删、演讲被取消。一些法律、媒体人士呼吁恢复左派及左派网站的言论自由。与此同时,中国异议艺术家艾未未说,言论自由必须建立在一个公平的平台上,何况左派的行为已经不属于言论自由了,而是属于施恶。

*学者吁恢复左派言论自由*

随着薄熙来及其“重庆模式”的倒台,诸如“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等知名左派网站也接连被宕,被视作左派言论代表的司马南的微博被删、演讲被取消。

一些法律学者和媒体人士呼吁恢复左派的言论自由。近代史学者章立凡认为,“如果左派被封口,右派也未必会安全。”

*金钟:言论自由要与法制社会相配合*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认为,言论自由从精神和原则上来说应当是绝对的自由。

金钟说: “言者无罪,不是正确言论就有自由,言论自由包括了说错话的自由。但是言论自由的环境还要有法制社会来配合。一个正常的社会,一个法制、自由的社会是有很多制衡的。”

有人指出,在今天言论普遍被认为是自由的德国,发表有关支持纳粹的言论仍是违法的。金钟说,中国大陆法制的不健全、不公正,很难能真正保障言论自由。

*艾未未:所有言论都受保护才叫言论自由*

一些支持将言论自由交还左派的人士引用法国作家伏尔泰的话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异议艺术家艾未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根本不存在言论自由,左派的言论和行为也早已超越了言论自由的范畴。

艾未未说:“这种说法必须建立在一个公平竞争的原则上,言论自由只有当所有的言论都受到保护的时候才叫言论自由。”

艾未未举例说:“像司马南、吴法天、胡锡进他们过去获得的言论不是自由而是强权,是建立在某种他们认为是被许可的一种政治环境中,他们在骂我时,在完全不择手段进行抹黑、歪曲事实的时候我是没有还击的可能的,国内所有网站、媒体平台是不允许我来还击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行为已经不属于言论自由了,而是属于施恶,你不能说我们保护你施恶的权利,这是纳粹式的权利,这种权利在任何社会都应该受到限制。”

艾未未认为,毛左派的言论实际上是用政治化的概念来扼制他人言论自由的做法,现在当他们这种行为受到限制时,“我当然不认为他们的这种做法应该得到保护”。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认为,对于左派的崛起和泛滥,中国当局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说:“政府把毛泽东这样一个两手沾满鲜血的杀人魔王供到天安门城楼,说明它本身就有问题,这些网站和极左思维才会成立。”

艾未未也认为,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都没有出现过言论自由,每一次所谓的言论自由都会带来更大面积的禁声,使社会变成一个更加没有创造力和没有弹性的社会。

中国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等微博平台自16日起开始施行实名认证制度,没有进行实名认证者只能浏览而无法发言或转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