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分析:薄熙来下台并不是改革的开始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去职,左派网站宕机,加之中国总理温家宝再谈改革并否定文革,这些在舆论看来,显然是左倾和民粹势力败退了。但是,政治分析人士警告说,这些都不足以被视作是中国即将推动改革的信号。

薄熙来被免职了。这场中共权斗的导火索王立军也被解了职。这或许意味着一段时间里轰轰烈烈的“唱红打黑”,以及薄熙来搞出的“重庆模式”也将终结。

*官方管控免职消息*

薄、王二人免职的消息是由中共官媒以寥寥数语发布的。中国纸媒和网站看起来并没有更大的动静:消息被放在不那么显眼的位置,只是照搬新华社的通稿内容。

而在管控相对较松的微博上,左、右两派反响强烈。有学者挂起电子鞭炮,也有挺薄网民声言要“禁食”一天。

看起来所谓的“左派”、“民粹派”们输了这一仗,但这是否意味着中共已经准备好要改革了?有学者说,这是两回事。

*金钟:薄熙来下台无关改革*

香港政治观察人士、《开放》杂志总编金钟对美国之音说: “这是另外的问题。很多人都抱着这样的希望,好像薄熙来一下台,温家宝的这个主张就可以实现;中国就可以开始一个政改的新的阶段。我倒没有这么乐观。我觉得薄熙来下台不意味着政改就会开始。那两回事嘛。政改的问题涉及的面很大。有些问题温家宝都说了很多遍。这两个问题当然还有一些关联,但是并不大。”

*陈维健:薄被撤不意味中国启动政改*

新西兰中文报纸《新报》主编陈维健在海外中文网站博讯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说:“如果我们把薄熙来的撤职下台,看成是中国启动政治改革的开始,那显然是搞错了问题的性质。薄熙来的撤职只表示在中国不能再一次出现‘文革’这样的乱局问题上,中共集团已经达成了共识。”

*章立凡:薄熙来被解职因为惹众怒*

北京的中国近代史学者章立凡则认为,薄熙来的下台,是因为他没有底线的做法激起官愤,在王立军点燃导火索后,终于爆发。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一直认为不在于左派赢或者右派赢,而在于他这种没有底线的做法激起了官愤。就是官场不能容这样一个没有底线,不讲明规则也不讲潜规则的人在这里搅局。所以他垮下来是各方面都不能接受他。高层不能接受他,一般有贪腐行为的官员对他也很恐惧。”

这位学者说,这件事并不能说明改革就能启动;虽然有不能再搞文革的共识,但是不能说薄熙来就一定代表什么反改革的力量。

*左、右都曾给中国带来灾难*

曾在上个世纪70年代参加中国民主运动的陈维健在上面提到的文章中写道:“在中共执政的历史上,无论‘左’还是‘右’都给中国带来无尽的灾难,只有民主才是解决中国问题的不二法门。”

陈维健说,有人认为,对于温家宝这样一个中共党内唯一提出改革的“孤儿”,应该给予掌声支持。他说,“是的,温家宝近年来对中国民主的讲话,比迄今为止任何一个中共领导人都说得好,但是他十年执政带给我们什么呢?”

*温家宝讲话的“无力感”*

学者章立凡也说,温家宝在人大闭幕后的记者会上的那番话给他的更是一种“无力感”。

他说:“就是说,他已经做了两届,实际上政治体制改革在他的任期内根本没有启动;经济上目前来看也是乏善可陈。所以更多地是他要给大家一个比较好看的背影。”

许多学者看到,中国现时改革的阻力仍然很大,即便连温家宝都承认“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现实。

章立凡认为,虽然民间也希望改革,高层也意识到如果不改革政权会不保,但大部分共产党和官僚关心的并不是这个党,或者国家的前途,而只顾自己从这个体制得到好处。

*当局维稳为上 加强言论管控*

从媒体对薄熙来去职的报道可以看出,中共当局希望低调处理这个事情。章立凡说,“他们是被放出来的魔鬼吓坏了。”

学者们看到,当局并没有摆脱维稳思维,除了低调处理薄熙来问题,还在用一贯的思维控制言论:以往管得最多的是 “右”,当下似乎又在大面积封堵“左派”言论。

“乌有之乡”等知名左派和民粹派言论网站集体宕机反而令一些曾严词批评其言论的自由派学者感到忧虑。

*学者呼吁给左派网站解禁*

一些法律学者呼吁恢复乌有之乡的言论自由。近代史学者章立凡也认为,“如果左派被封口,右派也未必会安全。”

章立凡说,中共的这套维稳思维不改的话,改革很难启动。他说,这种思维首先是钳制言论,监视广大老百姓;而这种方式实际上是把自己放在民众和历史的对立面,很不明智。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海峡论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