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继续听“红歌”


北京景山公园里的红歌团队(资料照片)

北京景山公园里的红歌团队(资料照片)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重庆大力推行“红色文化”,号令群众大唱“红歌,”并一度以看似不可阻挡的势头试图将“唱红”运动推向全中国甚至全世界。

随着薄熙来的倒台,“红歌”歌声不再那么嘹亮。然而,在国际观察家们看来,不再嘹亮并不排除余音袅袅,甚至不能排除“红歌”再由弱转强,既学音乐的人所说的crescendo。

*“红歌”不会销声匿迹*

赞美传统共产党专制统治的“红歌”在中国现在没有呈现出、在可见的将来也不会进入死寂,这是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布赖恩·斯皮格尔星期二从北京发出的一篇报道的主题。其报道的头一段是这样一个过门:

“中国中央政府强化了对重庆的管制,把目标对准了所谓的‘唱红’。重庆早先是最近被解职的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领地。他在那中国西南的城市鼓动人们‘唱红’,这种做法导致中共高层意识形态分裂扩大。”

来自中国的报道说,在薄熙来被免职的消息公布的第二天,重庆当局就踩“唱红”的刹车,理由是遵从民意,拒绝扰民、扰旅游者的噪音污染。另外,在千里之外的北京,法国《费加罗报》也注意到,薄熙来倒台之后,北京景山公园的退休人员的唱“红歌”聚会也被取消。

然而,在《华尔街日报》记者斯皮格尔看来,这些情况发展仅仅是表面文章;中国发生了变化,但中国还是基本上没有变化,其万变不离其宗的不变包括当局纵容、鼓励、甚至强令唱“红歌”的大局面、大形势没有变:

“一些政治分析家们表示,薄熙来在重庆所推行的复活毛泽东路线的做法不可能随着他的倒台而偃旗息鼓,销声匿迹。其中的部分原因是,中国领导人必须十分谨慎小心,不能让人以为他们是在跟传统共产党价值观分道扬镳。另外,薄熙来主张政府主导经济也在那些担忧国家财富迅速私有化的人当中获得广泛的支持。”

*“左派”的语无伦次*

在当今世界,无论是第一世界,还是第二世界或第三世界,对各国公众来说,“国家财富私有化,”即极少数人凭借自己的经济、政治优势地位将本来属于全体公众的国家财富转移到自己、自家人或狐朋狗友名下,这种担忧毫无疑问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很不幸的是,这个问题在许多国家(包括第一、第二、第三世界国家)都很严重。在可见的将来,各国公众依然要为解决这一问题而艰苦奋战。

显然,以薄熙来为代表的中国毛派、“左派”提出这个问题,关注这个问题,毫无疑问也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然而,许多批评者指出,毛派或“左派”为此提出的论点或药方,却以语无伦次、乌七八糟的大杂烩为其主要特色。

这种语无伦次、乌七八糟大杂烩的中国特色,在一度随着薄熙来倒台被噤声、近日又重新开张的中国左派旗舰网站“乌有之乡”那里表现得最为明显。例如,“乌有之乡”网站在相当于报头的位置列出的宗旨性口号:

公平扩大内需 正义创造财富
平等激发活力 自由享受激情

乌有之乡”及其左派同仁写手或思想家们从来没有对他们的读者解释一连串的躲不过去的关键问题,其中包括:

1)在毛派心目中的伟大领袖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国,有足够的“公平”,但人民连填饱肚子都困难,哪里还有闲钱去大消费从而拉动内需;

2)伟大领袖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国,有足够的“正义”,但那种正义却是剥夺财富、消灭财富,连农民多养一只鸡都要遭殃;

3)在需要人们发挥活力和创造性的地方,强调平等就必须扼杀活力,否则,个别人的与众不同的活力或创造性必定要打破平等;

4)如今中国贪官“三公”消费、或找“小姐”之类的活动确实需要激情,左派是否应当让他们继续“自由享受激情”。

*颠三倒四大杂烩*

以薄熙来为代表的中国左派并非以思想清晰为其特色,这一中国所特有的现象,显然让美国《时代》周刊驻北京记者汉娜·比奇感到滑稽和好玩。

比奇在薄熙来倒台之后发表一篇博文,其标题说是要讲“中国最大的政治丑闻,”但其文开头一大段大讲的却是中国左派的颠三倒四、乌七八糟得可笑:

“中国最大的城市重庆的那位高级官员突然看上去不自在起来。那是去年夏天的事情。我当时向他提出了‘红色文化’的问题。那是如今失宠的中共重庆第一把手薄熙来推动的运动,其目的是通过唱(中共的)爱国歌曲、阅读共产党经典来向市民灌输革命激情。那位官员是薄熙来的同盟。跟他很有派的上司一样,他也是一身好西装,戴着一块很不错的腕表。他说,薄熙来‘已经把红色文化变成重庆招引全世界注意的电话卡。’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那位重庆高级官员接下来却把那场引起争议、并令人想起‘文革’的运动究竟意味着什么讲得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等他说完他的曲里拐弯的解释之后,我明白了,原来红色文化不仅仅包括共产党价值观,而且也包括孔子、爱因斯坦、莎士比亚和马丁·路德·金的智慧。喔,还有迈克尔·杰克逊。”

*诡异的政治和经济*

政治和经济在任何国家都是有联系的,但在中国的联系特别紧密。美国彭博通讯社记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星期二从北京发出一篇报道,展示了这种特别紧密的联系,即薄熙来被解职之后绕梁不已的余韵:

“中共高级官员薄熙来上个星期被解职,给北京今年将进行的领导班子不透明的转换过渡平添了一个新变数。如今,中国领导班子更迭的消息已经变成可交易品。

“昨天,互联网上传出北京发生政变的传闻。中国政府债券的信贷违约互换(credit-default swaps)证券价格随即出现四个月来增幅最大的上涨。在传闻的政变几个小时之后,中国首都北京平安无事。外国的公司主管人员在中国领导人居住和办公的中南海参加了会议,其中包括美国前商业部长古铁雷斯。”

说到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的北京发生政变的传闻,在这里我们要顺便一提,美国之音星期二也注意到来自中国和海外的有关北京发生政变的谣传,但出于新闻的可靠性和真实性的考虑和判断,美国之音没有跟进报道。

另外,说到“事出有因”,中国用户最多的微博网站新浪微博已经把“政变”及其拼音“zhengbian”列为不能搜索的禁忌词,显示现今北京当局对政变极其敏感。在新浪微博搜索“政变”的用户被告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政变’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现在不清楚“政变”这个普通的汉语词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由于什么原因跟中国“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发生了不愉快的龃龉、对立、或冲突。

*有关薄熙来的最新消息*

日本主要报纸《读卖新闻》星期二发表记者加藤隆则从北京发出的报道,报告了有关薄熙来的最新消息和中国政治的最新动向:

“来自中共的多个消息来源表示,被解职的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夫人被指从事了不正当的经济交易,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正在进行调查。在中共今秋举行十八大进行领导班子换届之前,胡锦涛总书记意图通过追究薄熙来的刑事责任而保存自己的影响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