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缅甸民主历程(6): 政治改革曙光


昂山素季在仰光的一次竞选造势集会上讲话(2012年3月22日)

昂山素季在仰光的一次竞选造势集会上讲话(2012年3月22日)

2010年11月7日在许多缅甸人看来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全国大选就要投票了。名义上说,这是这个国家20年来首次举行多党制选举,但在国内外,很少有人把它当回事,因为人们都知道这选举不过是军政府保住手中权力而玩的一个花样而已。1990年也举行过一次,最大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但军政府拒绝承认,谁又耐之如何?

没有人会怀疑军政府的地位会通过一次选举而发生动摇。选举结果也证实了这个预测。军政府领导人吴登盛将军毫无悬念地当选总统。卸去军装的登盛在就职演说中表示,要战胜贫穷,阻止腐败,结束军事冲突,以及实现政治和解。关心时政的人都觉得这是官样文章,旧调重弹。

但半年后局势的发展让人颇感意外。

*坚冰开始融化*

登盛领导的新政府很快推出了新的银行和外国投资规则,修改了外汇政策,鼓励外国投资。政府大大提高了发放给穷人的养老金,并且使小型贷款合法化。

如果说这些措施是小打小闹, 那么下面的这些举动则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料, 包括缅甸政治观察家们。

美国之音、BBC、德国之声、视频网站youtube, 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等被缅甸当局长期封锁的媒体陆续解禁。实行了几十年的新闻审查制度开始大幅度放松。

“人权”这个为专制政权严禁的词汇获准进入了公众的视野,成为公开讨论的话题。曾经被禁止入境的联合国驻缅甸特别观察员托马斯在2011年重返缅甸。当局还接受了他提出的几乎所有要求,同意成立人权组织“人权委员会”。

该组织竟然通过官方报纸《新光报》呼吁总统大赦政治犯。从去年以来陆续有上万名囚犯获释,其中包括近数百名政治犯。1988年的主要学运领导人敏哥奈等重要人物也在其中。

昂山素季在竞选活动中对支持者讲话

昂山素季在竞选活动中对支持者讲话

更出人意外的是,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季的名字被禁20多年之后又频繁出现在报刊上。2010年11月13日,昂山素季获得了自由。2011年12月13日,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批准了昂山素季领导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的重新注册申请,其合法地位得以恢复。昂山素季本人也取得参加选举的资格。

与此同时,缅甸政府同各少数民族的紧张关系也开始缓和。不断传出有关于政府跟少数民族达成停火协议的消息。

国际社会对缅甸的变化给予了积极的回应。东盟选举缅甸担任轮值主席国的决定受到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多方支持。美国、欧洲等国家的高级官员纷纷访问缅甸。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受奥巴马总统的委托于去年对缅甸进行了高调访问。

对缅甸的国际制裁虽然还没有取消,但缅甸正在推进的这场政治改革已经使缅甸冰冻数十年的国际关系开始溶化。缅甸政府,这个经常被国际机构称为“世界上最压制、最暴虐的政权”,如今得到了联合国秘书长的赞扬。潘基文在今年1月表示,对缅甸迄今为止进行的民主改革感到“非常满意”,并准备再度访问缅甸。

缅甸的政治局势如此瞬息万变。自从1962年发生军事政变以后,多变就成了缅甸政坛的一个突出的特征。奈温之后,军政府的头目像走马灯一样更换,今日在台上威风八面,明日就被投入大牢或受到监禁;政坛上,今天风和日丽,明日可能就血流成河,军政府推翻选举结果也不是没有先例。

*对变化缺乏准备?*

经过了番红花革命,许多普通民众和反对派人士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挫败的痛苦。无论是在8888民众起义期间,还是在番红花革命之中,人们曾经觉得胜利离他们是那么近,以至于唾手可得。但最终,反抗的力量还是抵挡不住枪弹的威力,没有能够冲垮军政府的独裁统治。

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与总统登盛会面

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与总统登盛会面

很多人感到悲观,认为这种令人憎恶的政治制度短期内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即便是在2007年9月3日制宪国民大会确定了制宪的基本原则,10月成立宪法起草委员会,12月起草工作正式启动,2008年5月举行新宪法草案全民公决,人们普遍的看法是,当局在玩骗人的把戏。甚至当2010年11月7日全国举行多党选举的时候,不少反对党还都嗤之以鼻。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自由联盟就以选举不具合法性为由而拒绝参加。

所以,当2010年大选之后由缅甸当局主导的政治改革突然加速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感到甚为错愕。面对当局解除报禁、恢复工会合法地位、释放政治犯、准许昂山素季及其政党全国民主联盟恢复合法地位等重大举措纷纷出台,人们不禁要问:军政府的动机是什么?这次的政改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否会再次逆转?改革要往哪个方向发展?

一时间,缅甸成了世界关注的焦点。有关这些问题的争论、分析和报道充斥了新、旧媒体。可一阵兴奋、喧嚣和争吵之后,人们突然发现,批评者过去认为军政府不可能做的很多事情现在都变成了现实,再继续分析和怀疑当局的改革动机还不如讨论和关注改革将走向何方来得有用。

*内比都正在赢得信任*

至少到目前为止,缅甸政局的变化已经增加了世界对缅甸政治改革的信心。缅甸当局不仅表达了推进改革的意愿,而且用行动支持了他们的言论。

去年年底陪同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对缅甸进行历史性访问的助理国务卿迈克.波斯纳(Michael Posner)在谈到他那次访问的时候谈到,缅甸官员对改革的诚意令人印象深刻。

波斯纳说,他们代表团一行在抵达缅甸首都内比都的时候受到了极为热烈的欢迎。前来迎接他们的缅甸副外长吴貌敏握住一位美国官员的手说“感谢你们来到我们的国家”。说话时,吴貌敏的眼中闪出了泪花。

波斯纳说,他能够感受到缅甸人不仅是要求重返国际银行体系,而且是要重返国际社会。

波斯纳是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他认为国际社会应该对缅甸的整改持乐观的态度。他说:“我们应该重新考虑我们长期持有的(对缅甸的)看法,要看到缅甸正在发生的动态性变化,抓住机会支持那里的人民,特别是政治上活跃的公民社会,推动缅甸国内的真正的和持久的改革。”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访缅期间会晤昂山素季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访缅期间会晤昂山素季

美国看来正在落实克林顿国务卿提出的“以行动回应行动”的对缅政策。在她访缅归来以后,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就在缅甸推出了一些发展项目,包括给民间企业提供小额贷款的计划。该机构还与国务院联手准备今年在缅甸投资3500万美元。另外,美国还表示准备和缅甸建立外交关系,而且不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机构中使用对缅甸项目的否决票。

缅甸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关系也在升温。欧盟人道机构决定今年给缅甸提供2500万美元,而且这个数目可能会随着缅甸改革步伐的迈进而增加。欧盟还在考虑在仰光设立一个办事处管理援助资金,发挥“政治作用”。

英国方面,继外交大臣黑格1月访缅之后,英国国际开发局宣布了把对缅投资金额提高一倍的决定,在2015年之前实现四年投资3亿美元。

此外,印度也加大了对缅甸的投资力度,计划在2015年之前,把印缅贸易额提高到30亿美元。

长期以来,缅甸的主要贸易伙伴一直是泰国和中国。中国还是缅甸最大外国投资来源国,也是缅甸最大武器供应国。这种局面使缅甸过度依赖中国。减少这种依赖也是缅甸当局推动政改的一个重要动机。

虽然西方全面解除对缅甸的制裁还尚需时日,但在目前,国际上对内比都在政改方面的表现做出了积极的回应。这对孤立于国际社会之外达半个多世纪的缅甸政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成就。缅甸观察人士认为,它将对缅甸当局产生良性互动,使改革向前推进。

*政变可能尚在?*

但是,观察家的视野中还不是“晴空万里”。这场由军人政府主导的改革是否有一天会触动军界强人的红线目前还没有人能够给出令人放心的答案。

众多分析家的看法是,这场改革是要给军人统治找到一条可以长期维持的途径。在2008年5月通过的缅甸联邦新宪法中,军方的利益已经得到确认。宪法规定,联邦和省级议会中有1/4的席位留给军方。军方拥有相当的自主权和政治力量。在2010年的大选中,支持军方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拥有80%的议会席位。

目前,昂山素季和她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正在为4月1日的多党议会补选积极竞选,所到之处都引来大批激动的人群。不过,补选席位并不足以打破执政党的支配地位。

分析家表示,如果政改发展到议会格局被打破,军方在议会的特权被取消的时候,军头们有可能因为害怕遭到民众的“清算”而铤而走险再次发动政变,扭转政改方向。

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所长洛恩.克雷纳(Lorne Craner)3月初警告说,缅甸政改存在走回头路的危险。他在华盛顿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举办的一个专题研讨会上说:“缅甸存在后退的危险。这些改革是错综复杂的。缅甸仍然是权力高度集中在几个人手里,他们与前军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事实就是其中的一个复杂因素。”

克雷纳说,一旦这几个大权在握的人认为改革超出了他们容忍的限度,他们完全有可能突然终止改革,或者使改革倒转。

总部设在泰国的政治和市场情报研究机构CLC亚洲在今年1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也表示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不过,CLC亚洲的报告还做出了比较乐观的预测。报告说,如果发生政变,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时代已经变化,军内温和派势力上升,他们为缅甸的贫穷、落后和国际孤立感到难堪。这些军人更希望能够争取国际上解除对缅甸的制裁,尽快摆脱对中国的过度依赖,因此会站出来和强硬势力对抗。

意大利记者和缅甸问题分析家罗伯特.多法尼(Robert Tofani)也在2月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醒说:“大家不要忘记,缅甸政治改革的最终目标是取消军方在议会中拥有的特殊席位。”军方能否接受这个可能会成为现实的目标将是这场改革成败的关键。

多法尼说,报禁已经解除,昂山素季也获得了政治自由,总统登盛已经表示,西方要求缅甸政府所做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做到了,下一步就要看选举如何进行。他说,一个在国际观察员监督下的自由和公平的选举将是外界判断军方是否有诚意实行彻底改革的最好的标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