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字里行间看美国:肥胖与独裁


[纽约时报]上刊登的广告

[纽约时报]上刊登的广告

日前,纽约市卫生局宣布,纽约市内的餐馆、电影院、体育场馆以及散落在街头巷尾的食品车,今后一概不准销售16盎司以上的含糖冷、热饮;可口可乐等等,都在其中。在美利坚这一高度崇尚各种自由、尤其是消费自由的国度,这一消息不胫而走。

*想胖就胖*

纽约时报5月31日在头版的位置上刊登了这一消息之后,第二天,就有民众公然宣称:“这个问题,不是你能强迫的。市长提出这种方案,简直就是大独裁者的作风!咱老百姓想胖就胖,你管得着吗?"

美国民众一向崇尚自由,并因此而举世闻名,美利坚合众国如今仍然坐在第一超级大国的宝座上,跟这一特征也有着密切的关联;但是,想胖就胖?

6月2日,随手翻看纽约时报,纽约市长布隆伯格的彩色“巨照”赫然跃入眼帘:

“照片”上,他一脸严肃,颈上围着一条上世纪五十年代流行的纱巾,身上穿的也是看似上世纪五十年代流行的连衣裙,双臂伸展着,身体向前倾,做演讲状;体态绝对是标准的老奶奶,甚至小腿颇为粗壮这一细节也一应俱全。布隆伯格脚下,是曼哈顿举世闻名的一连串摩天大楼。

就在这一幅“巨照”上面,布隆伯格被郑重冠以“The Nanny”,即奶妈、保姆、专门负责看小孩儿的。在这个光荣的头衔下,是一行小字:你还以为是住在自由的国度里呢。(You only thought you lived in the land of the free.)

*自由与不自由*

看了这幅“巨照”,好笑之余,一种自由兼不自由的感觉油然而生。自由在于:大名鼎鼎、甚至一度考虑问鼎白宫的亿万富翁、纽约现任市长布隆伯格,至少在形像上,可以任意被人“歪曲”,而且是被明目张胆地歪曲,而大家都知道,始作俑者不必担心被布隆伯格或者他手下的黑帮搞那么一下;不自由在于:这幅广告/漫画还确实是让人联想到:纽约市长、市政府以及广大的政治领导阶层,他们是否在想方设法地让“自由国度”变色呢?你看,广告上,布隆伯格分明是把整个曼哈顿踩在了他个人的脚下。

*似乎缺乏犯罪动机*

又一想,布隆伯格早年自己办公司,钱也赚够了,这不,当市长,每年只收象征性的一美元的工资,他干嘛要得罪人、给自己找麻烦、惹得某一方忿恨到在全美国最有影响的报纸上、出巨资、刊登这样一幅滑稽的广告呢?(纽约时报透露,刊登这样一幅广告,费用要十七万四千零两百零四美元,$174,204。)

一时间,布隆伯格这么做,到底是大独裁者,还是为民着想,成了全美国上下群起而论之的话题。

*大量读者来信*

这不,纽约时报在刊登出布隆伯格这一提案的当天,即同时发表社论说,这一步棋跨界了,有碍民主自由的原则。但是,在6月2日的读者来信栏目里,该报则刊登了来自全国各地、意见不同的五位读者的来信。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系系主任就在从波士顿发出的信中说:纽约的这一举措好得很!这么做是有根据的;过度喝这类饮料绝对会增加肥胖症以及糖尿病的发病率,对谁都不安全。

*小号冷饮=小号子弹*

但是,一位名叫加里·陶斯仃的纽约人在信里说:布隆伯格市长要推进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这种想法和尝试都是好的,但政府绝对无权将敦促变为强行;肥胖症这个问题不能指望通过小一号的杯子来解决,就像不能指望持枪行暴的问题能够通过小一号的子弹来解决一样。

*市长得寸进尺?*

这位陶斯仃先生说了这些还不算,还继续上纲上线,把问题拔高到美国的立国之本,即纽约人以及广大的美国民众,生命中的自由将要继续存在或是行将灭亡的高度。

陶斯仃先生在读者来信里写道:布隆伯格市长提出这一建议,实际上是开了一个非常不好、并且是危险的先例。“自由往往不是被大规模拿去,而是一点一滴地被悄悄夺走的,直到自由消失殆尽,人们才恍然大悟。纽约人过去对很多事情都麻木不仁,以至于给了市长一英寸,他就拿走了一英里(In their apathy, New Yorkers have given the mayor an inch and he has already taken a mile)。假如这回再不跟他好好干一场的话,那么,我们所剩无几的自由,也就不配再继续享有了。”

有这么几位忧国忧民的读者存在,躲在某个小黑屋(或者豪宅里,谁知道呢),及时发电邮给纽约时报编辑部,慷慨陈词,或许纽约仍然有希望 ......

*胖子要被禁?*

担心布隆伯格要成为举世之间下一任大独裁者的,不光是陶斯仃先生。华尔街日报在6月2日,正式以社论的形式,对布隆伯格进行了“人身攻击”:

在这篇社论里,布隆伯格已经不再是市长,而是变成了严厉的“教官”:

假如问题的根源是盛饮料的容器尺寸过大的话,那么,布隆伯格市长下一步要禁的会不会是大尺寸的人了呢?“如果需要政府出面,才能帮助民众防范20盎司的饮料的话,那么,美国的问题恐怕要远远超过肥胖症的宽度和广度。”

听华尔街日报这么一说,布隆伯格立马就要变成、或者已经就是一个纳粹!大尺寸的人要被禁,其他形状、色彩、拥有各种爱好的人,还远吗?

让读者有如此联想,应该说恰恰是这篇社论的目的。

不过,全美国上下,毕竟不是一言堂,对布隆伯格怀有同情心的、甚至认为他之所以提出上述“健康方案”,是出于良知和理性的,尚有一些人。北卡罗来纳大学的一位教授就站出来说,布隆伯格敢这么做,有胆识!翻译成中文:敢顶着压力这么做,算他有种!

*有勇气、办实事的领导人?*

华盛顿邮报在6月2日的社论中说:

对一些人来讲,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要在餐馆、影院等地对冷饮的尺寸进行限制,这一举措仿佛是政府过份管控的一个典型的例子。为什么要集中打击冷饮行业?含糖冷饮只不过是问题的一个环节而已;为什么要在这个过程中限制消费者的选择权?但是,话说回来,同时也要看到,美国人当中,目前有36%都处于肥胖状态,每年用于相关疾病的治疗,要花去全国上下一千九百亿美元的资金。从非常实际的角度出发,肥胖者生活方式的选择,其实是在迫使每个人都付出。自从1970年代以来,美国人肥胖的一个主要来源,就是因为喝了太多的各种含糖饮料。

*腰围问题之纵深*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进一步说:

布隆伯格要采取这一措施,确有“侵权”之嫌,但我们乐见他针对美国民众所面临的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尝试着采取一些具体的措施来解决,这并不是很多政客都肯尝试的。我们希望他能够成功,而且即便不成功,也应该说是向其他一些有志之士发出的一个邀请。群策群力,美国人不断加宽的腰围问题或许就有解决的希望了。

如果说华盛顿邮报的社论在表扬布隆伯格的同时,也点出了他这么做确有“侵权”痕迹,也就是还在找平衡的话,那么,轮到布隆伯格自己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他可就完全是站在自己一边了。也难怪他;任何人如果有这个机会,恐怕都是要为自己辩护一番的。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最后一次有机会向公众发言时,不也是竭尽全力地为自己的太太、孩子辩护了一番吗?看来普世价值也不仅仅是“民主”这一点呢。另有好事者说,如果有一天薄熙来被公审的话,不知有多少国家机密会被泄露出来!

*布隆伯格:我会笑到最后*

给布隆伯格一个公开说话机会的,不是美国的人大(到目前为止,这个案子还没有发展到要国会占用纳税人的钱,举行听证的地步),而是今日美国报(USA Today)。在6月4日出版的USA Today上面,该报先是郑重发表社论,比起华尔街日报来说,语调柔和多了,但是意思相距不远:布隆伯格你别在那儿捣蛋了。听起来仿佛颇有代表全美国民意意味的今日美国报就是民主,这不,在明确表示对布隆伯格的提案不感冒的同时,还给布隆伯格开了一块版面:你小子想说点什么,在这儿说吧。

布隆伯格来者不拒,而且似乎还以一种颇为漫不经心、甚至是大度的口气说:

为了维护公共健康而采取的那些果敢的措施,一开始往往都会引起争议。在酒吧、餐馆里禁止吸烟、限制餐厅使用反式脂肪(trans fat)、要求餐厅将每道菜含有的热量明确写出来,一开始的时候,人们对所有这些措施都持怀疑的态度,但是事到如今,这些措施在纽约深受欢迎。等待尘埃落定之后,我们很可能会回过头来对自己说:以前怎么没早点想出这个主意?

你瞧人家那份自信!尘埃落定之后,你们这些人,都跟着在我屁股后面吃尘土吧!

瞧美国这民主搞成这样!

*纽约的民生*

布隆伯格网站

布隆伯格网站

布隆伯格最狠的一招,是在纽约市政府的网站上明目张胆地公布说:在我任期之内,纽约市里,人均寿命平均延长29个月,也就是,男女老少平均下来,要足足多活上两年多。言下之意:你说我这民生搞得怎么样?连最苛刻的人都只能说,纽约人现在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似乎比过去多多了。进而有中国读者还可能会说,中国人口虽然众多,但是最近在共产党领导下,那些自杀、自焚的人,显然是在拼命地将人均寿命往下拉,这些人实在是居心叵测。

后记:上面提到的那幅让美国人大跌眼镜、刊登在纽约时报上的广告,其出处是一个叫作“消费者自由中心”的组织。上网搜索一下,发现该组织是“由餐饮业、食品行业以及众多消费者支持的。”美国有一个机构,叫作sourcewatch.org,专门调查那些试图影响公共舆论和政策的组织、团体、个人,背后是谁。据这个组织说,“消费者自由中心”不光代表餐饮业,同时也还代表烟酒等行业。看来,多查查有好处,否则,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就坏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