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英国极力阻止激进青年加入伊斯兰国


英国国内关于年轻穆斯林激进化的争论日趋激烈,争论围绕几起引入注目的事件展开。在这几起事件中,几个英国公民长途跋涉加入 “伊斯兰国”,与伊斯兰激进分子并肩作战的案例。另一起事件是今年早些时候披露的,在很多宣传视频中出现的蒙面的“伊斯兰国”战士“圣战约翰”,是一个英国公民。如何应对极端主义引起热议。

来自英国北部的三姐妹和她们的九个子女据信正生活在被”伊斯兰国”控制的叙利亚境内。这几个家庭于本月从前往沙特朝圣的返回途中失踪。他们途中经停伊斯坦布尔,人们猜测他们从那里前往叙利亚。她们的丈夫恳求她们返回家园。

默罕默德 沙阿布,哈蒂加·达乌德的丈夫说:“他们还是年幼的孩子,一个七岁一个五岁,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们。”

今年2月,三个英国女学生加入“伊斯兰国”。本月早些时候,来自英国北部的一名17岁男孩死于在伊拉克发生的自杀式袭击。几天后,一个名叫托马斯·埃文斯(Thomas Evans)的皈依伊斯兰教的英国白人青年在索马里替“青年党”效力时身亡。

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上周在一个安全会议上说,英国的穆斯林社区必须做更多的努力来应对激进的观点。

他说: “有接受这些观点的人,虽然还不至于宣扬暴力,但是他们确实接受了部分这样的观点,这让极端穆斯林的说教有了份量,同时也告诉这些年轻的追随者,‘你们是其中一分子’。这样的做法促使年轻人将不满和偏见转化为行凶的动机。”

但是伦敦国王学院研究穆斯林激进化的专家乔安娜·库克(Joana Cook)说,这是一个错误的方法。

她说:“像现在这样,把穆斯林社区视作一个单一的社会单元,你不会明白穆斯林社区的多样性。同样,像这样的笼统分析,你也可能会疏远那些守法、和平的居民,而他们可以成为你最大的盟友。”

库克认为,当局应该加强与穆斯林社区的接触。

她说:“没有人愿意看到他们的孩子出国参加圣战,或是成为激进主义者的牺牲品,或成为激进主义者。所以,这对于穆斯林社区的很多人是非常重要的。同样,在安全部门和社区之间维持紧密的,积极的关系也是非常重要的。”

欧盟的执法机构欧洲刑警组织成立了一个小组来封杀激进分子的社交媒体账户。这些账户被用来发展激进组织。《“伊斯兰国”:数字哈里发》的作者阿卜杜勒·巴里·阿提万(Abdel Bari Atwan)说,“虽然是迟来的一步,但是很重要。”

阿提万说:“他们有上千个推特、脸书和YouTube的帐号。”

阿提万说“伊斯兰国”的激进分子利用这些账户来招募战士。

他说: “社交媒体是 ‘伊斯兰国’的天赐礼物。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它是免费的,它很容易获得,并且它非常、非常的有影响力。拿本·拉登和‘伊斯兰国’来比较,本·拉登完全依赖半岛电视台播放他的录象,而半岛电视台会对它进行很多的剪辑。”

“伊斯兰国”最近发布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宣传视频,视频中对12名所谓的间谍进行了处决。美国之音将不会播出这些图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