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3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泰国的佛教危机


 95%的泰国民众笃信佛教。(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5年10月13日)

95%的泰国民众笃信佛教。(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5年10月13日)

在泰国北部城市清迈的帕辛寺里,一群信众正在安静地聆听老住持诵经。忽然,外面传来一阵粗暴的摩托车发动机的噪声,打破了寺庙内的宁静。一位身着绛红色僧袍的中年和尚猛踩了几下油门,潇洒地在庭院内转了一圈,扬长而去。寺庙英语角里正在与游客们练习英文的年轻和尚皱了皱眉头,对记者说:“按照佛教的规矩,僧人们从前甚至不能坐车的,只能靠双脚走,”他随后无可奈何地笑道:“现在的大和尚都开私人飞机了。”

近年来,泰国这个近乎全民信佛的国度正面临着一场信仰危机。泰国佛教界屡传丑闻,几个月前的老虎庙事件只是冰山一角,一些僧人贪污腐化、生活奢靡、调戏女信众、性骚扰童僧、走私毒品等事件频频被曝光。泰国佛教界内部虽已酝酿出改革的声音,但是,泰国人在文化上视僧侣阶层“高人一等”,在法律和社会管理机制上也将其区别对待,使得这些腐败事件虽然被曝光,却很难在全社会范围内对佛教界形成足够大的压力。

僧袍好似乌纱帽

2013年7月,一段YouTube上的视频在全球互联网上疯传。该视频中,一位泰国和尚坐在私人飞机里,戴着雷朋(Ray-Ban)太阳镜,手挎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名包,包内还装满美元钞票。视频的热传引发了泰国警方对这位名叫查提寇(Luang Pu Nen Kham Chattiko)的和尚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他不仅涉及贩卖冰毒(methamphetamines),还涉嫌虐待妇女、与一位14岁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并致其怀孕。

这件事在泰国引起了极大轰动,泰国佛教界自律性的管理机构 —— “僧伽最高委员会”(Sangha Supreme Council)随后将查提寇开除了教籍,泰国警方收缴了他名下的奔驰和保时捷跑车以及80万美元现金,查提寇本人则逃到邻国老挝避难。不过,他在境外通过媒体表示,愿意将自己的资产全部交给僧伽最高委员会,唯求委员会恢复他的和尚身份。对此,有泰国媒体嘲讽地表示:“可见,这身僧袍足以与俗世官场的乌纱帽相媲美。”

此后,一连串的泰国僧侣犯罪事件被曝光。2014年,法新社报道了清迈5名和尚性侵8名男童的案子;泰国媒体报道了一位和尚将信众给寺庙的120万美元捐款投入股票市场并亏损,另一位和尚在泰缅边境因携带12万颗冰毒而被捕。今年6月,泰国警方搜查了位于北碧府的著名景点老虎庙,这座寺庙打着“保护野生老虎”的旗号,利用游客与老虎拍照赚取高额利润,多年来一直被动物保护组织以“虐待动物”的恶名投诉。这一次,警方在寺庙的冰箱里发现了40多具幼虎仔的尸体,以及上千件由虎皮、虎爪、虎牙制作的护身符等。该寺庙现在已被勒令关闭,正在接受涉嫌走私野生动物的调查。

自圆其说

泰国的小乘佛教融合了印度教、大乘佛教、原始萨满教等多方面元素。95%的泰国民众笃信佛教,也将他们的虔信带到世界其他地区。去年,英国足球超级联赛的冠军被一支名不见经传的黑马球队 —— 莱斯特城 —— 夺得,球队的泰国老板在每场比赛前邀请两名泰国高僧,远赴英伦为球队祈福,被泰国人认为是球队获得好成绩的重要原因。

为球队祈福、为商家祈财、为逝者招魂……泰国佛教不止一次地上过全球媒体的“头条”,其中最有名的一次事件是在史蒂夫·乔布斯去世时,一家泰国寺庙做了为其招魂的全程直播。根据香港的英文媒体《亚洲前哨》(Asia Sentinel)报道,主持招魂仪式的泰国高僧宣布,他们在天堂里找到了乔布斯的灵魂,他已经转世成为天堂某个乌托邦里负责科学和艺术的大神,在天堂里,乔布斯有一头浓密的头发,青春永驻于35到40岁……

2003年,好莱坞影星安吉丽娜·朱莉曾在一座泰国寺庙里做了一个刺青,她在后背纹下一段高棉文的佛经护身咒符。这家寺庙随后声誉鹊起,世界各国的年轻人蜂拥而至,佛经刺青的价格也水涨船高,现已达到一万美元,而且要排队预约。

于是,有泰国寺庙声称,经过高僧开光过的护身符或刺青可以保佑平安,令持有者逢凶化吉,甚至有僧人宣称,他们的护身符可以阻挡子弹。很多泰国人对之深信不疑,更有人站出来证明,曾经亲眼目睹“防弹”场景。几年前,一位记者曾坚持做一次实体测试,结果导致一只公鸡被子弹打死,而僧人随后告诉那位记者,“防弹效果只在人身上才起作用。”

要求改革的声音

近些年来,随着泰国经济的稳步发展,泰国人民向寺庙捐献“功德钱”也越来越慷慨,而泰国的僧人们也越来越轻易地被腐蚀。在泰国街头,开着豪车的和尚并不鲜见。在同为小乘佛教国家的缅甸、老挝等东南亚国家,当你在寺庙中见到人手一台尼康单反相机和iPhone手机的僧侣观光团时,不用问,他们一定是来自泰国的和尚们。

根据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道,泰国境内共有38000座寺庙,30多万名僧人,每年经手30多亿美元的捐款,而这些“功德钱”不受政府监管,大部分去向不明。一些寺庙用信众捐献的香火钱与当地政界人物拉关系,地位显赫的高僧也因此介入政治,换取更多的好处。

尽管许多泰国民众对一些僧侣的行为感到失望,却并不愿对他们做出直接的指责,因为批评僧侣在泰国文化中是一种禁忌。泰国人视僧侣阶层近乎“贵族”,甚至高于“贵族”,他们不仅极为尊重僧人,更害怕一旦得罪了和尚,会产生不利的“因果报应”。大多数时候,僧侣的行为由自律性组织进行自我管理,僧伽最高委员会是其最高权力机构,一些涉及到僧人不良行为的事件都交由这个组织来裁决,而不必经过世俗的法律机构。

僧伽最高委员会仅由20名年长的高僧所组成,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士认识到,这些年迈的僧人根本没有能力来管辖30万僧侣方方面面的生活。在一个日新月异的现代化社会中,泰国的僧人们接触到前所未有充裕的金钱,世俗的诱惑无所不在,单凭“自律”能否真正抵挡住这些诱惑呢?

呼吁对泰国佛教界进行彻底改革的声音首先发自佛教界内部,一位近年来崭露头角的泰国僧人伊萨拉(Phra Buddha Issara)成为改革派领袖。他在最近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僧伽最高委员会管理所有僧众,但是,谁来监管他们?”他希望政府部门介入,全面调查泰国所有寺庙的账户,没收那些挥霍民众捐赠的不法僧人的资产,并呼吁抵制僧伽最高委员会,重组国家佛教管理机构。

泰国政府设有一个帮助佛教传播的机构 —— 国家佛教办公室(The National Office of Buddhism),不过,这个机构并没有对佛教界进行监管的职能。和泰国广大的佛教信众一样,这个部门的负责人并不想介入佛教界内部的“纷争”,他对路透社记者表示:“世俗政府还是不要干涉宗教事务了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