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东盟秘书长希望完全解除对缅甸的制裁


东盟国家外长7月10日在金边开会时合影

东盟国家外长7月10日在金边开会时合影

金边 - 正当东南亚国家的高级部长本周在柬埔寨召开高级别峰会之际,一些观察人士已经在展望2014年。那是因为缅甸将在这一年成为东南亚国家联盟轮值主席。在接受VOA的采访中,东盟秘书长素林说, 东盟成员国应在鼓励缅甸的改革上得到应有的称赞。他同时也对没有完全解除对缅甸的国际制裁感到失望。

东南盟国家领导人今年4月初在金边召开会议时,围绕缅甸的问题聚焦在何时将解除对缅甸的国际制裁而不是是否会解除对缅甸的制裁。缅甸最近举行了一次关键性选举,而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在选举中获胜。东盟的官员认为缅甸应该获得嘉奖。

国际社会也作出了回应。美国、澳大利亚、欧盟都宣称将放松对柬埔寨的制裁。但是,对于东盟来说,其目标是完全解除对缅甸的制裁。

尽管在本星期举行的东盟部长会议期间,公开讨论缅甸的问题不多,可是东盟秘书长素林说,东盟各国领导人仍然对这个问题表示关注。

东盟秘书长素林说:“我认为美国和欧盟正采取两个不同的策略。欧盟是暂停制裁。这是指目前什么都可以放行,但是欧盟可以随时恢复对缅甸的制裁。美国是逐渐一步一步放松对缅甸的制裁。我们对两种方式都表示感激,但是我们希望取消制裁的速度能更快一些,以及缅甸内部的持续改革将会使国际社会严肃地重新考虑对缅甸采取的制裁措施。”

东盟秘书长素林反驳了国际社会迟迟不完全取消对缅甸的制裁是与东盟产生摩擦的原因。

东盟秘书长素林说:“对于不能加快解除对缅甸制裁的步伐,我感到有些失望。但是正如我所说的,最终我们只能选择接受既定事实。这是由那些对话伙伴、主要国家和组织的自主权决定的,但是对我们来说,我们能做的就是向他们表明事情朝着对的方向发展。我们相信这个发展将不会逆转。缅甸政府、缅甸人民,理应获得制裁在一定程度上的放松。而这个过程的步伐应该加快。”

但是一些观察人士的评估更加直率。

卡莱尔.塞耶是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东盟事务专家。他说:“东盟要求解除对缅甸的制裁,因为这制裁歧视的是其成员国之一。他们认为缅甸的改革是朝积极的方向迈进,而欧盟、美国、澳大利亚和挪威目前解除或者暂停对缅甸的制裁,可是并没有完全解除对缅甸的制裁,它们希望一旦缅甸出现倒退的情况,他们就可以重新恢复对缅甸的制裁。”

塞耶说,一个问题是完全取消制裁要比当初对它实施复杂得多。

塞耶说:“制裁是很复杂的,因为你必须要在欧盟里达成一致,在美国是由国会实施制裁而由总统发布行政命令进行的。在这两个领域,都使人陷入困惑。因此,暂停制裁措施要比获得一致同意轻易得多。

就目前来讲,东盟秘书长素林说,他更期待缅甸于2014年成为东盟的主席。

东盟秘书长素林说:“这是我们对2014年东盟主席的鼓励,如果你想要成为东盟的主席,这既是责任和声誉,也是荣耀,你必须做很多事情。我认为东盟已经是一个具有影响力的组织。目前我们会帮助他们。我们会给他们提供机会。他们来参加并观察这次会议,参加并观察先前在印度尼西亚的那次会议。他们正朝着2014年迈进。”

尽管,确保缅甸尽可能顺利地担任东盟主席与东盟有很大的利害关系,但是缅甸的政府在国内也会从担任东盟主席中受益。缅甸的普选定于任东盟主席一年后,也就是2015年举行。

日本京都大学的政策分析师巴温博士(Pavin Chachavalpongpun),如果缅甸在这段时间举行真正自由和公平的选举,那么任东盟主席将在缅甸国内大大改善政府的形象。

巴温说:“我认为2014年对于缅甸和东盟都是很关键的一年。2014,正好是缅甸进行普选的前一年。事实上缅甸领导人非常想要成为东盟主席是因为这将使缅甸政权合法化以及帮助其赢得2015大选。人们也许认为这没有什么,可是就缅甸的政治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能够开放一个国家,引进包括东盟对话伙伴在内的更多重要的东盟投资者,这将是展示缅甸的时机,对缅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巴温说:“同样,东盟也急于保证缅甸在担任东盟主席期间一切顺利,而这意味着如同人权等重要问题有可能被丢到一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