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30年后切尔诺贝利撤离人员渴望重返“死亡地带”


今年的4月26日是切尔诺贝利灾难30周年的日子。30年前的那一天,在苏联控制的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一个核反应堆爆炸,释放出大量辐射。生活在核电站附近的11.6万人被撤离。在之后的几年中,由于这个被称为“死亡地带”的污染范围扩大,又有22万人被迫离开家园。30多年后,这种失去家园的痛苦仍然挥之不去,而当初的家园已经变成了一座阴森的鬼城。

这里勾起了亚历山大·克鲁兹维奇对童年家园的情感和痛苦逃离的记忆。克鲁兹维奇和他的父母当时住在切尔诺贝利列宁格拉德斯卡亚6号。

他说:“我小时候,我母亲会把壁炉里的火生得很旺。冬天,外面冰天雪地,壁炉很暖和。”

多年后,1986年4月26日凌晨,克鲁兹维奇走到外面去抽烟。

他回忆说: “我看到有东西在发光,像日落。是那种血色。我就想:‘现在出现这种光亮太奇怪了吧。什么太阳会在这时候出现?’但是第二天,没人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

16公里之外,核电站这起事故的影响变得越来越明显。10天后,当局才下达撤离切尔诺贝利的命令。

位于下风口的普里皮亚季居住着核电站的员工。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公寓阳台上看着火势起来。

放射物从两公里外燃烧着的核电站泄漏出来,普里皮亚季的所有5万5千人被迫逃离。

现在,这座城镇就像是纪念世界上这场最严重核事故的纪念碑一样矗立在那里,让人内心难以平静。建筑逐渐破败,带辐射的桦树重新占领了这片土地。

在当地学校,儿童用的防毒面具散落在教室地面上,这些都是冷战恐惧时期的备战用品。还有那些歌颂苏联成就的教科书。

令人吃惊的是,在这片荒凉之地也有生活迹象。几百名已到花甲之年的撤离人员重新把家安在了这个隔离区,当局也默默容忍了他们的做法。许多人自己种菜,尽管他们得到警告说,地表之下的污染在快速上升。

切尔诺贝利仍然居住着大约3000人,他们继续在做废弃核电站的工作。他们只能在隔离区里呆14天。

每周一次,亚历山大·克鲁兹维奇都会从基辅赶到切尔诺贝利的一家医院工作。那里距离他曾经的家只要走几分钟就到了。

他说:“我母亲曾对我父亲说:‘我们回去吧,我们回去吧。’但是他们没能做到。不过,在事故发生后的大概一个月,我和父亲回去看过老房子。房子毁了。窗子破了,门开着,所有东西都被偷了。什么也没留下。”

科学家说,这个隔离区在今后的两万年都不适宜安全居住。

但是对一些撤离人员来说,切尔诺贝利仍是家园。虽然到处潜伏着的看不见的危险,但这压抑不住他们重返家园的愿望。

YouTube视频:30年后切尔诺贝利撤离人员渴望重返“死亡地带”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