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共断腿局长向西媒诉说双规之惨


中国共产党的双规制度是对党员干部的整治手段,要求在规定时间和规定地点交代其贪腐问题。然而,批评人士说,中纪委的双规在公众视野之外,不受法律监督,人权也得不到保障。近来,一方面中共高调反腐赢来喝彩,另一方面,中共对党员实行“家法”时的刑讯逼供问题也偶有曝光,湖南省一名市属局长由肥缺官员变成贪官嫌疑人,又变成了访民。这位官员最近向美联社述说他在“双规”中被折断腿骨的遭遇。

*被党行家法 找外媒诉说*

湖南醴陵市国土资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周旺炎首次向外国媒体诉说他的双规冤情。他2012年7月13号开始受到双规,自称在184天的关押期间,被中共醴陵纪委调查人员用刑,折断了左腿腿骨,落下终身残疾。

美联社3月7日报道说,周旺炎和其他三位中共官员罕见地对外媒诉说遭遇。周旺炎否认自己有受贿行为。他在2012年7月的一个早上被纪委带走问话。他说,经过数次审问都没有承认,此后在当月26日被秘密送往湖南省株洲市桥头堡这个“廉政反腐教育基地”。周旺炎对美联社说,他在那里受到了严刑逼供。据他诉说,该市纪委的四名调查人员为讨好时任醴陵市委书记,急于对他屈打成招,折磨他时,不断将他两腿劈开,超过了他身体所能承受的限度,最后“喀嚓”一声左大腿骨折。他说他向调查人员求饶,说自己的腿骨已被折断,但是那些人根本不理不睬,继续实施酷刑。

周旺炎说,当初他被带走之前给妻子打电话说,不必担心,由于自己没有问题,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不久便可以回家。但他没有想到居然受到了这种虐待,他说由于是秘密关押,完全没有外边的人能帮忙,根本没人知道他身在何处。

*纪委否认动刑 声称安全办案*

对此,醴陵市纪委曾发表声明说,他们根据群众反映,经初步核实,对其立案实施双规调查。声明说:“经查,周旺炎涉嫌受贿、套取并私分国家专项资金、违规在关联企业入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问题。”

当局说,这是当地“规范化办案场所,没有任何影响安全办案的设施、设备,数十名双规对象在此经受调查,均未发生任何问题。”

周旺炎等其他三名中共受调查干部不顾公众对贪官的蔑视,向美联社详述了他们的遭遇。周旺炎说他不到两年前被双规期间,曾经失去了睡眠、进食的权利,甚至险些被溺毙,还受到了铁丝抽打,逼食粪便等极不人道的对待。

这几位对外媒透露详情的中共干部是冒着受到报复的风险这样做的,他们说他们是政治仇杀的受害者,愿意向外界吐露真情。而中共有关代表在回答美联社的询问时,否认这些虐待的存在和发生。

*惩治贪官 法外双规*

中国民众对干部贪腐现象深恶痛绝,中共因此做出了至今最为高调的反腐行动。自从习近平2012年掌权以来,反腐斗争已经让几十名高级官员倒台,还惩处了数以千计的较低级别干部。

不过,中共这种调查审讯方式给党内8500万党员带来了遭受内部审查制度的滥用的风险,因为这种制度并不受司法管辖,是中共内部私设公堂。

美联社的报道提到,周旺炎的伤情有医疗证明、警方以及公诉人和国土资源局的证明。但醴陵市纪委的声明说,“2012年9月21日,周旺炎上厕所时, 因双脚沾水不慎后滑,导致意外扭伤,左股骨颈骨折。” 醴陵市纪委还说,他的伤病得到了及时治疗。

原湖南宁远县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肖疑飞2012年因所谓巨额受贿被县纪委双规200多天。他说,调查人员将他双手各铐一副手铐,另一头吊挂在窗户的铁栏杆上,致使手铐“吃到”肉里,疼得他不知道该喊叫什么。

他说:“在里面,你就像一个小小的蚂蚁。谁都可以踩死你,碾死你。你没有任何的自由,你没有任何的希望。”

自从去年习近平全面掌管中共权力以来,数十名高官和数以千计的干部在反腐中落马。但是由于纪检部门来自执政党,不受公检法的制约,因此导致一些被双规的人员受虐待和摧残。而且中国“双规”制度的不透明,也使得人们无法得知某项腐败调查是否合法,或是党内斗争排除异己的手段。

香港中文大学“人权与公义研究中心”副主任萨皮奥说,中国政府知道有虐待的存在,并正在设法改革双规制度。

她说:“共产党本身是改革‘双规’的主要动力,因为他们知道,有这种制度存在,就自然而然地,至少很容易导致酷刑和虐待。”

最近一批批高官在中共“打老虎、打苍蝇”的反腐运动中落马,显示中国反腐的力度和决心。不过,也有一些干部在中共内部调查“双规”中遭受虐待。

2012年7月,醴陵市国土资源局长周旺炎因受贿指称被当地纪检部门“双规”。他因拒不承认曾受贿遭受肢体摧残。

他说:“他们使劲地打,连续打3到5个小时。所以我被他们坐老虎凳。”

周旺炎向调查人员求饶,让他们住手。但四名调查人员将他双腿劈开,只听咔嚓一声,周旺炎的左大腿骨折。

周旺炎说,在被双规的184天,办案人员不准他睡觉、吃饭,用铁鞭抽打他,甚至强迫他吃粪便等物。

原湖南宁远县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肖疑飞2012年因所谓巨额受贿被县纪委双规200多天。他说,调查人员将他双手各铐一副手铐,另一头吊挂在窗户的铁栏杆上,致使手铐“吃到”肉里,疼得他不知道该喊叫什么。

他说:“在里面,你就像一个小小的蚂蚁。谁都可以踩死你,碾死你。你没有任何的自由,你没有任何的希望。”

周旺炎和肖疑飞在被双规后,目前还没有受到刑事指控。他们都为此走上了上访之路。周旺炎相信,中共当局会承认对其进行的虐待,有关人员会被绳之以法。

他说:“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总有一个讲法的地方,会把我这个惊天大案,有一个公正公平的说法。”

*被党打断腿 不忘说党好*

体制内的官员周旺炎加入了“访民”队伍,他曾在今年1月初架着双拐进京上访。

他对美联社说,他仍然相信中国共产党是个好的执政党,并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像他这样的冤情在中国能够得到公平公正的回应。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