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国企债台高筑?官方说没那么玄


中国的一位银行出纳员在一堆人民币百元大钞上清点美元

中国的一位银行出纳员在一堆人民币百元大钞上清点美元

尽管中国国企被外界看作是“扶不起的阿斗”,搞了国有银行一头巨额坏账,却仍受到官员们的呵护。星期四(6月23日),中国4部委官员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集体现身,就外界对中国国企债务的担忧作出回应。官员们说,中国国企债务是特殊国情所致,是成长的烦恼。

近期,从美国评级公司穆迪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各方都对中国国企的巨额债务表示担忧。中国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央行和银监会等4部委派出官员参加了23日的新闻会。

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副司长孙学工说,从发展阶段来说,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和追赶性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可能有一个阶段杠杆率较高;从金融结构上看,中国储蓄率高,资本市场不够发达,也导致企业债务率较高。

孙学工对国企债务的看法没有“西方人”看得那么玄。他认为国企长大免不了烦恼。孙学工说:“中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较高有自己的特殊国情和影响因素,属于成长中的烦恼。”

不过,从中国官方智库社科院发布的数据看,国企这个烦恼的代价太大。 中国社科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率高达131%,如果加上与政府债务重叠的融资平台债务,数字就变成156%;而同期中国政府和居民部门债务率约为40%。

中国国企因为成长中的“烦恼”,债台也越筑越高。美国评级公司穆迪投资者服务机构的主权风险董事总经理安妮・范普拉格(Anne Van Praagh)日前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该机构5月份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下调为“负面”,部分原因在于中国在实现增长目标和实现再平衡之间的矛盾日益紧张,这表现在遍及中国经济各个领域的债务和杠杆在不断地增高。

范普拉格说:“国有企业的杠杆率显著增加,目前已经高达GDP的115%。我们知道许多国有企业有盈利压力。像钢材、建筑、水泥等产业,曾经是增长的动力,而现在却产能严重过剩。那些公司在债务方面需要主权财务支持的可能性也显著加大,因而对主权信用的地位,以至总体经济都形成金融风险。”

中国国新办发布的新闻稿称,中国当前总体债务风险仍然安全可控,只要经济增长继续保持在合理的区间,结构性改革取得积极成效,杠杆率就会趋于稳定。

法新社的报道说,周四银监会在记者会上谈及中国银行令人担忧的巨额坏账时说,中国银行业在过去3年中处理了2万亿不良贷款,减低了中国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比例。

法新社评论说,中国银监会是在中国央行放松银根之际作出上述声明的,不过报道引述专家意见指出,以放松贷款和提高负债率的方式刺激经济并非长久之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