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社会的民族歧视现象并不突出?


西藏拉萨布达拉宫(资料图)

西藏拉萨布达拉宫(资料图)

中国最近发布的一份社会蓝皮书说,当前中国社会中存在的包括民族/种族在内的六种歧视现象并不突出。但是一些学者指出,中国在政策制度和执法方面对藏族等少数民族的区别对待、甚至是歧视在近几年非常普遍,连体制内的藏族官员和知识分子都有怨言,而这些赤裸裸的歧视会令西藏问题变得更加棘手和复杂。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星期发布《社会蓝皮书:2016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这本蓝皮书说,一个高质量的社会应当是一个有包容性的社会,也就是不应有各种制度性和非制度性的歧视,不同的社会群体不应受到区别对待。报告说,中国当前的社会歧视程度不高。

藏人遭受制度性歧视

但是,如果你是藏族,你很可能会被“特别关照”。

现旅居美国的西藏问题专家阿沛晋美是已故中共藏族高官阿沛·阿旺晋美的三子,他早年也曾是中共体制内的人。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近几年,在中国国内有这样的情况,就是,西藏人到中国内地去出差或者去旅行,上飞机要通过特别的检查口,到内地去住店、住饭馆,人家一看是西藏人,不让住,有很多这样的情况。这是一种非常明目张胆的民族歧视的行为。……如果中国认为他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话,那应该一视同仁,与中国其他公民享受一样的待遇。但是,比方说,西藏人通通都不给发护照。西藏人过去有护照的,(现在)全部都收回去,现在西藏人想申请护照的话,是难上加难,几乎不可能。”

另一位也在体制内学习和工作过、现旅居美国的藏族人士对美国之音表示,在过去,感受到这种歧视的往往是普通的藏族老百姓,但是现在,一些体制内的藏族干部也成了歧视的受害者。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藏族人士说,他听说过藏族官员被要求检查身份、而他的汉族同事甚至下级却可直接通行的事情。

早些时候,曾任西藏自治区主席的人大副委员长向巴平措在一次人大常委会会议上说,少数民族群众在一些机场、酒店等服务性行业受歧视的问题已经产生不必要的社会冲击,并引发了少数民族群众的强烈反应。他说,政府需要更加努力来处理少数民族歧视问题。

“维稳”令问题复杂化

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在中国目前强调“维稳”、“反分裂”和“反恐”的政治环境下,要想有效消除歧视藏族等少数民族的情况,似乎很难。

上述那位不具名的藏族人士说,一些地方怕出事,就索性不让藏族人住酒店,或对藏族人进行区别对待。如果藏族人遭遇到了歧视,他们没有途径可以申诉,如果举动激烈一点的,又容易被扣上“达赖集团”的帽子。

著名藏族学者、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藏学博士生导师降边嘉措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即便是中共一些主管西藏政策的官员,如今也动不动就把有关西藏的很多问题简单地与“分裂主义”联系在一起,而不是检讨自己工作上的问题。

他在抨击长期担任中共统战和宗教事务高官的朱维群和叶小文对“假活佛”事件的评论时说,朱维群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只字不提汉族人吴达镕和张铁林他们是“假活佛”、“假法王”的事,却把矛头“直指藏族地区,指向藏族的喇嘛活佛,指向藏族同胞”。

降边嘉措写道: “在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区,一出现什么事,叶小文、朱维群就把它们与‘分裂主义’联系起来,然后‘义正词严’地加以批判,俨然成为‘反分裂’的英雄。对他们的这种做法,一些干部群众早就感到不满,批评说:‘反对分裂是个筐,什么问题都往里装。’”

记者试图采访降边嘉措,但是他表示现在不方便接受采访。

歧视性做法产生副作用

2015年8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共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说,西藏工作的重要原则是“依法治藏、富民兴藏、长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实基础”。

但是阿沛·晋美认为,对藏族人的区别对待或者是歧视反而使中国的西藏工作适得其反。他说:“中国在西藏投入了很多,建设也花了很大力气,一方面想通过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这样的方法,让西藏人民能够跟中国人民同心同德,但是另一方面,这许许多多的歧视政策,反而造成了西藏人的离心离德。”

一些观察人士指出,这些歧视事实上是在不断提醒藏族人(甚至是从小学习汉语的藏族人)他们在民族身份和文化上的不同;与此同时,对于大多数中国的汉族人来说,他们了解西藏的渠道大多是中国官方的宣传报道,他们听到的不是西藏今非昔比的繁荣、藏人生活条件的改善、藏人受到的特殊照顾,就是“分裂势力”策划的暴力或自焚事件。观察人士说,这种两极性的话语反而会让汉族人产生“藏族人不知感恩”的观感,导致民族间的不信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