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中国政协负责宗教民族事务的官员、原中国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资料照片)

中国政协负责宗教民族事务的官员、原中国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资料照片)

北京藏学专家降边嘉措发文,猛烈抨击近年来主管西藏政策的高官朱维群和叶小文,说朱利用假活佛闹剧,“居心叵测,包藏祸心”,叶小文是闹剧“始作俑者”,闹剧是表象,根子在叶小文,是其“种下毒种”,“结出毒果“。

降边嘉措是一位78岁学者,四川藏区甘孜巴塘人,现在是社科院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社科院研究生院藏学博导。他曾给周恩来等中共领导当翻译,也给达赖喇嘛、班禅喇嘛当过翻译,是北京的藏学权威。

降边嘉措贴出这两张“大字报”起因是演员张铁林“坐床”成活佛闹剧。不久前,张铁林在福建人吴达镕“加持”下成为活佛遭到藏学界和广大藏人普遍抨击和不屑。降边嘉措的文章发表在其新浪博客上,但现在抨击朱维群的文章还在,批评叶小文的文章已遭删除。

作为一生研究藏学的体制内藏族学者,降边嘉措为何“单挑”朱维群和叶小文,因为这两人是中共主管西藏问题的高干。比降边嘉措小九岁的朱,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现任全国政协民族宗教委主任,是中共西藏问题权威。叶小文今年65岁,长期担任国家宗教局长,也是18届中央委员、社会主义学院党委书记。

佛教文化乱象,谁之罪?

降边嘉措批评朱和叶的文章很长,各有有七八千字之多。批朱文目前在新浪微博还能阅读,读者已从昨天的10万升到16万,好评如潮。批叶的文章已被删,但已被传和转到海外。从整体来看,降边嘉措是借这个坐床闹剧和批评某些涉藏工作干部,但实际上是认真回顾历史,梳理中共执政几十年来实行的对藏政策。

降边嘉措是用了干部们都懂的“语言”来写该两文的,批朱文(12月15日)题目是:朱维群同志应该把话说清楚----评朱维群同志对央视记者的谈话。在几个汉人“活佛闹剧”问题上,朱维群接受了央视采访并讲了话。降边嘉措说,但这些讲话有部分内容“危言耸听,妄图转移视线。”

降边嘉措说:朱说,假活佛“他们将一部分钱财带回到藏区后,实际上又从事违反法律的各种行为,甚至有一部分钱是用来支持分裂主义活动的。” 降边说,朱说的“他们”是谁?究竟是谁们?“必须说清楚,在这一点上,一定也不能含糊。”

降边说,如果有具体人和事,必须彻底揭露,坚决打击。“首先你朱维群就有‘彻底揭露,坚决打击’的责任,否则,你就是失职和渎职”。

降边说:如朱“无中生有,信口雌黄,血口喷人,污蔑好人,那他自己就犯了诽谤罪和诬陷罪,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降边说,这个事情,本来是说假法王吴达鎔和假活佛张铁林的,但朱在讲话中,只字不提吴和张,却话锋一转:“转到藏族地区,转到了藏族的喇嘛活佛身上,说‘他们一回藏区,’就如何如何,‘把批判的锋芒直指藏族地区,指向藏族的喇嘛活佛,指向藏族同胞’”。

“一石三鸟:既污蔑、陷害和打击了藏族同胞,也包庇了吴张这些假“法王“假“活佛”,同时推卸了自己的责任,把自己同那些假法王、假活佛不干不净的关系,全部掩盖起来。”降边嘉措说。

降边嘉措:叶小文是乱象罪魁祸首

在其“叶小文批判”一文中,降边说,活佛打假,要从批判叶小文的错误开始。降边说,一些长期从事统战、民族、宗教工作的老同志,早尖锐指出:叶小文担任宗教局长14年的时期,是除“文革“动乱时期,我国藏传佛教界最混乱、问题最多的时期,“乱象丛生,事件不断。”

他说,吴张表演的闹剧,是表面现象,是前台小丑,假活佛的始作俑者是叶小文,根子在叶小文,是叶小文种下的毒种,结出的一个毒果而已。“叶小文是罪魁祸首,他必须承担责任。”

中共西藏政策,波澜起伏

降边回顾了中共执政六十多年来的西藏“民主改革”历史。他说,中共民主改革目的和基本原则是“政教分离”,但叶小文们却反其道而行之,在“加强党的领导”,“加强管理”的名义下,由宗教部门直接管理一切宗教事务,实际上实行“政教合一”。

降边提到:“在中央、毛主席、少奇同志、周总理做决策,制定方针政策:李维汉、乌兰夫和习仲勋负责具体领导。习仲勋同志作为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是周总理在统战、民族、宗教方面的主要助手。”

他说,1962年到1964年,李维汉、乌兰夫、习仲勋受到错误批判,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十世班禅和喜绕嘉措大师被打成班喜反党叛国集团,班禅大师身陷囹圄十年之久,喜绕嘉措大师被迫害致死。

降边嘉措说,“六四”后,习仲勋、杨静仁、阎明复离开领导岗位。丁关根、王兆国先后任统战部长,叶小文被调到统战部,任二局即民族宗教局长,后来担任国家宗教局长约18年之久。

中共西藏政策,谁主沉浮?

降边嘉措说,叶小文曾经自我吹嘘:“中央关于西藏工作的方针政策,是我和维群、斯塔我们三个人制定的,得到中央的赞成和支持。”

斯塔是藏族人,和习近平同龄,也是甘孜人,现任统战部副部长,在统战部工作30年。

降边说,叶小文曾多次说过,“豁出去啦!”。降边说,这样的话,不是共产党人的语言。他在统战、民委系统工作多年,从来没听“李维汉、乌兰夫、习仲勋、刘格平等领导人讲过这样的话。”‘豁出去啦’,是赌场上的话,是赌徒语言,是赌徒心态的反映。 ”

北京的知名藏学家降边嘉措说,党内一些官员,“否定的不只是李维汉、乌兰夫、习仲勋、十世班禅,他们公开鼓吹所谓‘第二代民族政策’,否定建国之初党中央、毛主席、周总理制定的正确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

降边说,在叶小文领导下,他“别出心裁,颁发什么‘活佛证’”,藏传佛教界大量假活佛因此滋生。

他说,阿沛副委员长生前也曾多次提出不同意见。“叶小文们有恃无恐,置若罔闻,不理不睬。”

他还说,叶小文对寺院进行了行政化管理,定级定职,活佛分大小,规定什么县级活佛、地(州)级活佛,省级活佛,什么级别的活佛,能当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以及各级地方政府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等各种职务。

北京学者降边嘉措还对朱维群和叶小文领导下的西藏地区乱象,提出批评。他说:“在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区,一出现什么事,叶小文、朱维群就把它们与‘分裂主义’联系起来,然后‘义正词严’地加以批判,俨然成为‘反分裂’的英雄。”

降边嘉措说:“对他们这种做法,一些干部群众早就不满,批评说:‘反分裂是个筐,什么问题都往里装。”

在降边文章下,好多网友加以评论:“博学犀利的藏族学者 向您致敬。 ”“难得现在还有人敢放炮了!竟然还是我们少数民族干部”“朱维群,胡讲乱讲,你要给中央惹多大麻烦才住手?民族、宗教问题上,你一贯极左,唯恐天下不乱,过去惹的事非已经够多了!" “执政党的麻烦制造者,朱维群也。”“朱维群就是个汉奸,搞民族分裂的败类!党中央巡视组调查那么多人怎么把他漏了呢?应该好好查查他的维稳费都花哪里去了,是不是都放到小三小四的被窝里了? ”

活佛何以是活佛

维吉尼亚大学学者丹增图桑最近连线美国之音电视节目时谈到,在藏传佛教中没有活佛之说,活佛是相对死佛来说的,佛是没有死、活之分的。同时,他还表示如果将活佛作为一种身份来认定的话,只有宗教界的一些高僧大德才有特殊的智慧和知识来确定。

而朱维群表示,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对西藏和其他藏区合法的、有历史传承的真活佛,进一步地摸清情况,统一编表。他说:“所谓真的活佛,实际上是指有合法身份的活佛。”他口中的“合法身份”应是指活佛证。

降边嘉措质疑朱维群任职的民宗委等部门建立约半个世纪之久,却对藏区活佛数量这种基本信息都没有掌握,是“严重的失职和渎职”。他还要求朱维群解释清楚他口中的“支持分裂主义活动”的人具体指谁,不可以模糊处理,进而影响汉藏民族之间的传统友谊。

身居海外的前国际多杰雄登协会官员次扎喇嘛(Tseta Lama)近日接受美国之音藏语组专访时透露,朱维群曾指示他们“消灭”达赖喇嘛。对此,朱维群秘书说,达赖集团是造谣高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