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前驻华记者:在中国很难再找到希望和机会


中国武警降下天安门广场的国旗。 (资料照片)

中国武警降下天安门广场的国旗。 (资料照片)

中国的经济增长在放缓,而政治上却走向集权。中国究竟要走向何方?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是否会崩溃?在华盛顿的一个有关中国问题的研讨会上,一名前驻华记者认为,中国已经成为希望和机会越来越少的地方,而另一名前驻华记者提出,中国适应环境的能力非常强, 外界可能低估了中国的适应能力。

毕晓普:中国的机会越来越少

比尔· 毕晓普(Bill Bishop)是电子报《外国人看中国》 (sinocism)的创办人和编辑。他曾经在2005年到2015年期间居住中国。在此之前也在中国学习过。2015年8月,毕晓普回到美国,他在最近在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个研讨会上这样解释回美国的原因:

“就是感觉那里的机会比以前要少得多了,政治退化,经济也有问题,这是非常艰难的时候。……我想,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强硬的威权主义。你看习近平上台后的所作所为,他很显然得到了高层的很多支持,他先是掌控公安,后来又是军队,已经很有实力。中国有社会问题,有经济问题,中国这几年会非常的艰难,有很多问题显露出来。”

他说,他在2005年去中国的时候, 觉得中国是一个充满活力,给人希望的地方,但现在不是。

欧逸文:外界可能低估了中国

欧逸文(Evan Osnos)曾经担任《芝加哥论坛报》和《纽约客》杂志驻北京记者。他2005 到2013年在中国。 他曾出书《野心时代:在新中国追逐财富、真相和信念》。他说,他1996来中国学习的时候, 是希望见证中国的转变,或是像前东欧国家崩溃或是像台湾那样转向民主,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欧逸文说,西方对中国担忧,可能低估了中国的适应力。

“我1990年代时错误地认为中国的转型是不可避免,对于这个错误, 我的一个反思就是中国的适应性很强,以某种被我们低估的方式。像野心这个词一样,适应性强即可以被看作贬义也可以当做褒义。总之是你会摒弃你的错误或是放弃了你真正关心的事情。从中国的例子来看。1970年代末的经济改革,中国放弃了社会主义经济,中国比我们期待的要更有适应性, 因此使我们现在很困惑。”

金玉米:我不知道中国将走向何方?

金玉米(Jeremy Goldkorn),来自南非,是“单位网”的创始人,在中国已经呆了13年。他1995年作为“外教”在北京成为“北漂”一族。2003年,他创建博客“单位”(www.danwei.org),向外国人传播来自中国的奇闻轶事。

他说:1995年到2009年的中国令人充满希望,但是,现在他不知道中国将走向何方。

他说:“有时候,我相信中国明天就要崩溃了的说法,但是,另外一些时候我又相信,不会的。中国一定会度过这个阶段,经济需要再平衡,需要调整结构,过去三十年的经济模式不行了,现在只是比较艰难的一段时期。”

爱泼斯坦:习近平集权是“集体领导”的纠正

盖迪·爱泼斯坦(Gady Epstein) 先后担任《巴尔的摩太阳报》和《经济学人》杂志驻北京记者。2002年,他来到中国。他认为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目前的集权和加强党的纪律是对过去十年中国集体领导制的一种纠正。

“我认为,这跟十年来的集体领导有关。至少在习近平看来,我认为其他一些高层也这么认为,在胡锦涛和温家宝执政时期,集体领导走偏了。我想,周永康可以积聚这么大的权力,跟他利用了集体领导制有关。习近平希望重新确立自己的权威。我想,他不会改变所有的制度的。”

不过,爱泼斯坦表示,因为中国对人权活动人士的打压,他对中国的未来表示悲观,虽然他承认, 因为反腐的力度,习近平深受中国老百姓的欢迎。

他说:“我们的悲观主要来自这样的看法。我们知道很多民间团体活动人士要么被关进监狱,要么,如果他们很幸运的话,在没有被关进监狱、被消失前,流亡到国外。 这很令人悲观。”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