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新炎黄出笼真假难辨 老炎黄怒斥欺世盗名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出版的《炎黄春秋》2016年第8期面世,被老炎黄杂志社编辑认作是“假炎黄”出笼(图片网友提供)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出版的《炎黄春秋》2016年第8期面世,被老炎黄杂志社编辑认作是“假炎黄”出笼(图片网友提供)

星期三,一份外貌与《炎黄春秋》一模一样的杂志在市面上出现。这份杂志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炎黄春秋》杂志社8月4日 发表全体顾问和编委的声明,要求中国艺术研究院在其盗用的《炎黄春秋》名义出版的任何出版物上,不得盗用在声明上签字的顾问和编委的名义。炎黄春秋的这份 措辞强硬的声明还表示将保留依法追责的权利。与此同时,炎黄春秋还表示不再承认中国艺术研究院为主管单位,其编委会也不再承认中研院派遣的贾磊磊和方宁为 编委会成员。《炎黄春秋》杂志社副总编王彦君8月3日拒绝了中国艺术研究院一位领导向他颁发的所谓“聘任书”。在此之前,中研院被控违反合同非法接管了《炎黄春秋》杂志社,引发海内外媒体广泛关注。

王彦君还代表炎黄社向中研院递交了《炎黄春秋》杂志社解除与中国艺术研究院主管主办关系的声明。

与此同时,中国艺术研究院办的《炎黄春秋》8月号杂志正式出笼。目前存在着新老两个炎黄春秋杂志社,这一期被老炎黄称之为假货的杂志出笼之后,围绕《炎黄春秋》的风波看似将会愈演愈烈。

在另外一方面,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华就《炎黄春秋》被迫停刊回答了外媒关心的有关问题。这位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副社长表示,他不相信接管炎黄春秋是来自“更高层”的意思。 胡德华还说,把《炎黄春秋》交给这些唱歌、跳舞、演戏、说二人转的人,怎么能令人放心。他们顶不起来《炎黄春秋》这四个字的份量,他们不配。胡德华表示,炎黄春秋的大旗他将会继续扛下去。

此前有海外中文媒体有评论称,对《炎黄春秋》动用杀手锏是中宣部内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派官员在北戴河会议讨论十九大重要人事安排之际发起的目的在于给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国际形象抹黑的行动。

胡德华:与流氓无赖起冲突

胡德华介绍了他前几天从海外回到中国之后,看到炎黄春秋杂志社已经被不明身份的人占领的情况。

胡德华说:“我是前天从国外刚刚回来,回来的第一天就看到一些不知道什么人在堵着炎黄春秋的办公室,不让大家办公,我很奇怪,我就问他们:你们是谁?是干什么的?哪个单位的?请把证件都拿出来。因为现在坏人很多,万一要是坏人呢,万一要是敌对份子呢,万一要是美国特务怎么办,一定要有这种警惕性吧?所以我要问他们是谁。但他们谁都不说。后来其中有一个人说,我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的。那么这个地方是炎黄春秋的办公室,不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办公室。所以我请他回到他的艺术研究院去。但是他死皮赖脸的就不回去,这我也没办法呀。他也身高力大,蛮不讲理。我估计是不是哪里找来的流氓无赖,这都不好说。所以也没有办法。”

胡德华接着说:“我听员工说,大概这种围堵情况大概已经有一个多礼拜了吧,就是不让我们正常工作,所以现在炎黄春秋的第八期就迟迟的出不来。我们有几十万的自费订户,还有在邮局报摊零售的,还有只看不买的大量几百万、上千万的热心读者,这样我们没法向我们广大的订户群和广大的读者群来交代的。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杂志要出不来,我们甚至还要对所有的读者进行赔偿。因为人家是交了钱的,现在这几十万个自费订户,如果要是到年底还无法解决,(我看这架势可能也没法解决。)反正是这样,每份《炎黄春秋》是十元一本,我们就算有二十万个自费订户,这就是一个月要赔偿读者两百万,如果要赔偿到年底就是一千万,所以这样的损失我不知道由谁来承担。”

纳税人养活了中研院长

胡德华还解释了7月26日前往炎黄春秋杂志社的主要目的。

他说:“我们那天过去,因为是我们《炎黄春秋》交税的最后一天。交税是每一个企业对国家应尽的义务,我想什么艺术研究院也好,什么其他单位也好,都应该懂这个道理。到了今天我想没有人不懂得交税的道理。我举个列子,艺术研究院的院长连辑同志,他是从甘肃调到北京的,他在内蒙古工作时我们就认识。我想他原来在外地,在北京应该没有房子吧,也没有汽车吧?但是为什么他到了研究院之后就既有了房子,又有了汽车,还有了副部级的工资,还有了好多副部级的待遇,比如说看病不花钱等好多待遇,连辑他自己并不创造财富,他花的这些钱是哪里来的呢?我觉得这些钱都是包括《炎黄春秋》在内的,所有的纳税人通过自己的劳动创造了价值,产生了税收,交到了税务局,形成了国家财政。

“连辑同志他吃的就是这些饭。那么你堵着门不让我交税,你什么意思啊!我也不懂,那是破坏国家税收啊!是动摇国家的根基。如果没有税收,咱们党中央吃什么?解放军吃什么?我们《炎黄春秋》的这几十个人肯定也违法了呀。作为《炎黄春秋》的副社长,我要对我们所有的员工负责,大家要吃饭呀。我们是依法纳税,尽公民的责任和义务。谁要是反对我交税,我一定是要跟他讲清楚。所以我那天大概也有很多不冷静的地方,因为他要让我犯法,而我至少是知道要缴税的。那我就不能答应了。可能有一些不冷静的地方,希望让大家谅解,对不起了。”

负面清单:“八不碰”

胡德华也谈到了《炎黄春秋》与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协议,并提到了所谓的“八不碰”。为了能够在没有新闻和出版自由,言论和写作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国存在和发行下去,《炎黄春秋》向当局提出了一个八不碰的负面清单:六四、三权分立、军队国家化、法轮功、现任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民族问题及外交问题等八个题材不碰。

胡德华说:“我们《炎黄春秋》和中国艺术研究院是有一份协议的,在这份协议上,有这么几点,人事权、财产权、发稿权都通通在《炎黄春秋》这一方,艺术研究院这边是做为业务指导,有什么业务指导呢,这里面大概有八不碰,双方依照中共中央深化改革的路线方针,继续勇敢地探讨体制、机制、创新。遇到问题本着互相尊重、平等协商来解决。而今天发生的这个野蛮无理的事件之前,从来没有一人来跟我平等协商啊,所以我认为他们这是一个违法的行为,如果这些人是艺术研究院的,那么艺术研究院就违反了我们的协议。”

江派搅局?

美国媒体分析称,《炎黄春秋》虽自我约束〝八不碰〞,但依然屡受打压,反映出中共当局对舆论的恐惧和〝江派〞的不断搅局。〝江派〞是指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及党内盟友。

前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最近在接受澳洲广播电台(SBS)访问时提到,〝打压《炎黄春秋》是江派搞的〞。

胡德华在回答外媒记者时再次重申了习近平多次强调的“依法治国”理念。胡德华说:“习总书记刚刚进入到中央最高层的时候,就明确提出来要依法治国,那什么叫依法治国呢,我们《炎黄春秋》和你艺术研究院是两个实体,我们之间的关系是由我们的协议来规范的,这个协议里规定如果要有了问题是要协商的,那么为何不协商?我直到现在还认为,我们的协议还要有效的。请让我再加上一句,如果说我们的协议被单方面撕毁,那我们《炎黄春秋》跟中国艺术研究院可真是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艺术研究院还是去研究你们的唱歌、跳舞、演戏、说二人转、唱大鼓书,你们就玩你们的去。我们是研究历史,研究社会科学的,我们还干我们的。那么我们就是没任何关系,我还是我,你还是你。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艺术研究院是2014年12月份才跟我们签的这个协议,那么我们《炎黄春秋》已经存在了二十五年了,不是有了你才有我,我们是一直存在着。所以你要是把协议撕毁,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你就管好你的唱歌、跳舞、演戏、二人转去,你没有资格管我们,因为我们之间不存在协议了,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依法登记注册,照章纳税,奉公守法的实体。”

更高层的意思?

观察人士普遍认为, 《炎黄春秋》因被强行接管而导致停刊的风波显然不会是来自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是奉了上级宣传部门的命令所为。

打压《炎黄春秋》的决定是不是来自更高层呢?胡德华回答说:“那我不知道。你要说是更高层的主意,这我不相信。因为我们的更高层大家都是知书达理之人,都是知法、懂法、守法之人,我相信没有一个中央领导是主张违法之人,他们怎么会拿着协议而不认协议呢。我们这个协议是受到国家《合同法》保护的,不是说咱随便弄一下,而是盖了章的两个法人实体,代表法律,签署的是法律文件。如果说我们法律文件也是一张废纸,那我们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依法治国,这话算什么了!我都不好意思说了。所以我认为还是真话,还是实话,还是一定要执行的。所以我非常看重我们双方的那份协议。“

胡德华对杜导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宣布《炎黄春秋》停刊的决定表示理解,但是他表示要抗争到底,绝不停刊。

胡德华说:“这也是杜老一个很无奈的说法,我们《炎黄春秋》已经成立二十五年了。在当年成立的时候是以开国上将肖克、张爱平为首的一大批的开国将领倡议大家办起来的,然后还有习仲勋同志写的‘《炎黄春秋》办得不错’,这是对我们最高的评价,我们非常欣慰。今天肖克同志、张爱平同志已经相继的离世了,我们的社长一直是杜导正同志。杜导正同志是1937年鬼子打进中国来的时候抗战打鬼子的,而且他是抗日民族英雄续范亭将军的家人,这是一门忠烈呀!这样的一个革命家,把毕生都献给了党,献给了祖国人民独立解放事业。我们在这些革命先辈的领导下工作,觉得很开心。但是毕竟杜老年龄大了,他九十四了,所以他自己觉得出现这种他从来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暴力行动,大概他是不是觉得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所以他很无奈的说,算了吧,不办了。”

炎黄隐形资产20亿

胡德华强调指出,炎黄一定要抗争到底,这面大旗不能倒。在回答炎黄春秋会停刊吗的问题时,胡德华斩钉截铁地说:“当然不能停了。因为我们有几十万的自费订户,有几百万、几千万的热心读者,我怎么面对,几千万啊,那是一个大国的人口啊。我就想问一下,自费订户的政论类杂志可以统计一下,有多少份,《炎黄春秋》几十万,算大户了。我们是一个国家没有掏一分钱,不是国企吧?党没有掏一分钱,不是党产吧?而且没有占一个国家事业编制。就是肖克同志领着杜导正同志大家凑的钱,一起来干的,到了今天二十五年了。现在也没法统计二十五年来我们一共交了多少税,我想总是一笔很大规模的税吧。从一分钱没有到我们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有了这么大影响,有了几千万读者,我怎么能随便给它停了呢!而且这是一个多大的产业啊,我们的无形资产有多少,我看那网上有人说,值二十亿,哎呦我的妈呀,我不管,反正我看到有这么一条。如果说值二十亿,咱也不能随便停啊,停了不就没了吗!”

不会另起炉灶

鉴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已经接管了《炎黄春秋》,并重新刻了炎黄春秋的公章,更改了网络平台的后台密码,并发表声明表示要继续将这份杂志按照中宣部的精神办下去,老炎黄会不会另起炉灶,办一份新杂志呢?胡德华回答说:“那不会,《炎黄春秋》是一个品牌,把《炎黄春秋》交给这些唱歌、跳舞、演戏、说二人转的人,我不放心。我就说这些人做好他们自己的工作就不错了,他们顶不起来《炎黄春秋》这四个字的份量,他们不配。”

胡德华还说:“《炎黄春秋》这个无形资产我觉得是非常厚重的,这是承载着老一辈革命家对它的期望,还有我们员工几十年的努力,还有热爱这份杂志的广大读者对我们的支持。我们为什么要轻易放弃呢!起码,我不会放弃。别人我就不知道了。”

胡德华用“下三滥”来形容那些自称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的人员抢占《炎黄春秋》杂志社的行径:“这些使用下三滥手段的人,他们并没有说是艺术研究院的,所以我现在也并不认为他们是艺术研究院的。“

胡德华反驳了网上流传的有关中国艺术研究院宣布免除他副社长职务的传言。他说:”那都是网上传的。我没有接到正式的通知,而且在我们的协议里,人事权、财权和发稿权都在《炎黄春秋》,我们协议上写的,白纸黑字。”

胡德华表示,中国艺术研究院无权换人:“它无权换。我要拿我的协议说话啊,那不能你官大,你就想干,你官再大你也要守法呀。你不能说你官大,哥们你就不守法。那不行。任何人也不能像周永康那样,也不能像薄熙来,徐才厚那样,官大就违法,那不是在你们家呀!“胡德华表示,他不相信自己会被撤换,“对,不相信,也没人跟我说,没人跟我‘协商’。如果他们要明确跟我讲,说我们要单方面撕毁合同,那我就要打官司了,党中央毕竟要依法治国嘛,为什么要单方面撕毁合同。”

信心满满

海外媒体评论称,炎黄春秋杂志社的风波显示出中国言论自由的空间突然变小。记者问胡德华是否觉得是这样?

胡德华回答说:“我对我们党中央,对我们十八大的党中央,还是充满信心的,因为我们党中央说,我们要依法治国,不能再那么乱搞啊。”胡德华表示他不相信中共会对自己的老党员采取这样的做法。他说:“对谁都不能这么干。除了老百姓要守法,政府官员、领导都要守法,这法不能说光是冲着老百姓的。“

记者问:那你觉得是党在迫害自己的老党员吗?

胡德华回答道:“因为我不在(国内),所以我不知道,对不起。”

胡德华对那天情绪激动表示道歉,并解释说:“自打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我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用暴力行为来阻挡一个单位正常工作的事,别人看没看到,我不知道,我没有看到,所以我很激动。这是在十八大之后,在习近平总书记已经提出要依法治国的这样号召之下,还发生这种违法的事情,所以我当然激动。换你你不激动啊,这明摆着破坏法制嘛,那你不激动啊!”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