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张欣:谁该为新年中国股灾负责?


在北京一家证券交易公司,有人观看电子屏幕上的股票信息,屏幕右侧的股价一片惨绿(2016年1月4日)

在北京一家证券交易公司,有人观看电子屏幕上的股票信息,屏幕右侧的股价一片惨绿(2016年1月4日)

编者按:这是美国经济学教授、曾经担任中国留学生留美经济学会会长的张欣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2016年新年的中国股市没给大家带来好梦。元旦过后开局就暴跌不休,从去年年底到1月15日,两个星期沪指从原来的3500点跌到2900点,亏了18%。什么原因造成这次新年股灾?2016年的中国股市前景如何?

官方和股民,有意和无意的,一开始将新年股灾怪罪于熔断机制。因为碰巧新年也是证监会推出熔断机制之际。其实稍微细想一下,熔断机制和股灾并无因果联系。证监会推出的熔断机制本来也是从国外抄来的。其规定在股指上涨下跌5%时暂停交易15分钟,上下变动超过7%时全天交易停止。熔断机制旨在减少投机造成的恐慌性震荡,给股民一段时间来冷静研究评估后再做决定。熔断机制起的是稳定股市而不是催发股灾。试想两种沪指下跌被熔断的情况。一、假如股价下跌后低于它的真实价值。股民在停摆期间做研究会发现抄底机会。恢复交易后大家买入,股指反弹上涨。二、假如下跌熔断后股价还是高于其真实价值。那么恢复交易后股民将继续抛售,造成进一步下跌。中国新年跌跌不休的股灾是后一种情况。其根本原因是沪指高于其价值,过去的股市泡沫没有挤尽,而不是熔断机制。股市接下去发展也证明了这点:证监会1月8日停止熔断机制后,沪指还继续下跌了9%,说明下跌原因并非熔断机制。

中国警车停在中国证监会门口(2015年7月9日)

中国警车停在中国证监会门口(2015年7月9日)

海内外媒体还流传其它造成股灾的说法。如将股灾归罪于某些做空大户,某些腐败或失职的证监会官员,或者是某种国内外的政治阴谋。经济学和博弈论会告诉你这些都不可能是原因。中国股市是个五十万亿元,一亿个股民的市场。这里有无数做空做多的在博弈。几个证券大户,几个腐败或失职官员,几个政治阴谋集团,都不可能影响市场大势。如果几个大户不管真实股价做空,或者几个腐败失职官员操纵压低股市,那么,更多的股民却会发现真实股价从而乘机抄底买入,最后大势还是上涨。那些国外国内政治阴谋论故事更为离奇荒唐。美国或其它外国不会希望中国股市暴跌,因为这要拖累全球股市和经济,对他们没好处。中国国内更没有哪个阴谋家或反习政治集团能有这么大的能量,能和上亿股民加上共产党现行集权体制抗衡,来反转市场大势。大家观察到,2015年政府也没手软没少抓人,除了从宣传到司法全面出击外,公安部孟庆丰副部长亲自出马到证监会盘查打击做空。处罚逮捕的有财经杂志的普通记者,也有中信证券总经理,更有官员如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可是股市照样跌跌不休,沪指从5200点跌到3500点。今年新年股灾,照说该问责的第一应是证监会主席肖刚,不过他可以推说自己是执行上面命令而已。

在武汉的证券交易市场,股民们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股市行情(2015年7月3日)

在武汉的证券交易市场,股民们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股市行情(2015年7月3日)

什么造成了这次股灾?先说什么决定真实股价。股价归根结底取决于企业的盈利状况,这就是其长期均衡价值。其他因素只能在中短期造成震荡。沪指长期均衡价值是多少?这里引用我去年的7月4日在VOA的评论:“考虑到中国企业盈利状况和账目可信度,加个保险系数说它2500点吧。除非经济基本面和企业总体盈利改善,否则超过这个点就是泡沫。而泡沫或迟或早是要爆裂的。”基于的理论很简单。2014年不顾经济基本面恶化的人造牛市始于2100点,最终哪里来回哪里去。

去年政府采取了种种措施“救市”,从禁止大户减持到狠砸1万5千亿元买股托市,这种行政做法起到的不是解决而是推迟股灾而已。股指曾经在4000点稳定了几天。可一有风吹草动又继续下跌。如一个道琼斯指数下跌坏消息,沪指又下跌到3500点。这次新年股灾,只是这个泡沫爆裂过程中的一段而已。

一年来中国经济基本面进一步恶化,企业业绩普遍下降,GDP增长率下降到6.9%。今年元旦后的一系列坏消息,更使市场心惊胆战。元旦公布的采购经理指数PMI还是位于临界点之下。1月4日离岸人民币暴跌600点。而去年强制的大股东禁止减持禁令今年1月8日到期。这些因素叠加使过去没挤净的泡沫再次爆裂,造成这次新年股灾。

香港示威者在中联办外面要求调查铜锣湾书店职工和店主失踪案(2016年1月3日)

香港示威者在中联办外面要求调查铜锣湾书店职工和店主失踪案(2016年1月3日)

可以看到,这次新年股灾,源于2014年的人造牛市形成的泡沫,继于2015年的推迟和加深危机的行政救市,触发于2016年元旦期间经济基本面恶化的新消息。总而言之,都是政府不顾市场规律,用人治和行政干预经济造成的。该负责的就是这个错误的中央经济指导路线。令人担心的是,这些将经济问题政治化(刘鹤语),用党治和行政干预经济的做法目前还在宏观微观经济和金融领域继续。例如最近的汇率和外汇政治化,国企党营化,等等做法,使中国外汇压力增大、国企业绩更下滑。最近中国在国际和香港的不顾国际法和一国两制承诺的一系列行为,也造成海外投资者信心丧失和资本外流。所有这些,给未来中国股市带来了进一步压力,2016年中国股市前景不容乐观。交银国际1月15日报告:“市场还没有达到去泡沫化的最后阶段,.. 上证可以进一步下行至2500点”。平安证券评语:“国民风险厌恶情绪上升,离岸市场情绪显示市场已失去耐心与期待。…以香港书屋事为导火索、人们将重估中国政治。以股灾、汇率和雾霾为导火索、人们将重估中国经济”。很多券商正在修正评估,预测沪指进一步下跌和可能的经济恶化与危机。 要使投资者恢复信心和避免更严重的经济危机,中国最高执政者不应再以党治和行政手段来干预经济和股市,而要尊重法治与市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