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积极卷入中东事务为哪般?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罗阿拉伯联盟总部发表讲话。(2016年1月21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罗阿拉伯联盟总部发表讲话。(2016年1月21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月22日开始了对伊朗的访问。此前,他访问了沙特阿拉伯和埃及。这不仅是他自从2013年3月成为中国国家主席以来首次访问中东,而且也是他今年最先访问的地区,凸显了中东对于中国外交的重要。中国为什么要在中东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这种角色对于长期在中东经营的美国又意味着什么?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14年来首次访问伊朗的中国领导人。中国领导人上一次访问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则分别是在2009年和2004年。

中东一直以来都是世界最大的能源输出地,中国则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其中一半的石油进口来自中东地区,尤其是沙特阿拉伯和伊朗。

能源与更广泛的经贸利益

观察人士普遍认为,发展与这几个中东国家更紧密的经贸联系是习近平此次出访的主要目的,尤其是在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制裁的时候。

美国宾州州立大学国际关系教授莱维瑞特(Flynt Leverett)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在中东有基于能源供应的一系列基本利益。与此同时,中国还在该地区建立了更广泛的经贸关系,使得中国成为该地区的主要出口国以及一些关键国家的外资来源地。”

这位著有《去德黑兰:美国为什么必须接受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一书的作者认为,习近平对伊朗的访问将会比他在利雅得有更多具体的成果。他预计,基础设施项目以及中国的投资是习近平访问伊朗期间的一个主要聚焦点。他非常关注中伊是否会在连接乌鲁木齐到德黑兰的高速铁路项目上达成协议。

中国的1+2+3战略

中国政府1月13日发布的《阿拉伯国家政策文件》提出了“1+2+3”的合作模式,即以能源为“核心”,以基础设施建设和贸易投资便利化作为“两翼”,以核能、航天卫星和新能源作为三个重点发展的技术领域。

一带一路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长王文在中国媒体上撰文说,经济处在“喷发前夜“并处于中东枢纽地位的伊朗对于中国来说尤其重要。他说,除了伊朗的资源以外,它也处在中国“一路一带”的枢纽地位,是该战略的关键一环。

反恐合作

这位中国学者还认为,伊朗对于中国的国家安全也很重要。他在文章中说,“伊朗与‘伊斯兰国’的天然敌对性,使伊朗跃升成为阻隔快速变异式蔓延的各类伊斯兰教极端势力的首要屏障,是“中东反恐桥头堡”,对中国新疆形势及防范宗教极端势力浸透的战略意义重大。”

中国外交部下属的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郭宪纲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反恐肯定是中国与中东三个大国展开合作的重要领域。

他说:“因为恐怖主义一天不消除,不仅对中东地区的安全不利,对中国国内的安全、稳定也是一个危害。所以双方在这个问题上有合作的迫切性。”

美国国际事务杂志《外交官》的编辑潘达(Ankit Panda)也认为,反恐无疑是习近平在访问期间要谈论的话题,但是在各个国家的侧重会有所不同。

他说:“的确,在沙特阿拉伯会有涉及有关反恐与伊斯兰国的讨论。我预计在伊朗也会是这样。不过,伊朗显然是支持阿萨德政府的,因此这会给习近平在伊朗的讨论带来不一样的考虑。”

宾州州立大学的莱维瑞特教授认为,在反恐的问题上,对于中国来说,沙特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他说:“在中国担心的新疆维吾尔族人激进化的问题上,与伊朗相比,沙特是一个更大的问题,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挑战。中国希望它与沙特和伊朗的关系至少在表面上维持一种平衡,但是在反恐问题上,这样做越来越难。”

除了保障自己在中东的利益以外,中国近来也试图在错综复杂的中东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中东目前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为动荡的时期之一。在习近平访问中东之前,中国分别邀请叙利亚政府以及反对派代表访华,试图为推动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发挥自己的作用。

地缘政治考量日益突出

宾州州立大学国际关系教授莱维瑞特认为,在美国长期主导中东事务的背景下,中国也希望在那里发挥一个平衡作用,而且这种地缘政治的考量日益突出。

他说:“中国开始认识到,它希望波斯湾地区有一个最低程度的权力分配,以阻碍中国可能称之为的美国在该地区无限制的霸权,并阻止美国利用该地区的石油天然气资源作为对付中国的杠杆。”

这位美国学者认为,中国中东战略的调整与2011年以来中东局势的改变有关。他说,在阿拉伯之春爆发后,中国当时在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在利比亚进行干预的决议案中投了弃权票,但是他们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因为在中国看来,美国把这个决议案变成一个变更政权的工具。他说,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后来在叙利亚问题上选择与俄罗斯和伊朗站在一边,阻止美国及其盟友在中东推翻阿萨德政府,以维持一个最低程度的权力均衡。

发挥与美、俄不同的作用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郭宪纲认为,习近平访问沙特阿拉伯、埃及和伊朗这三个中东大国显示中国将在中东事务上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但是其表现形式又与长期介入中东事务的大国美国和俄罗斯有所不同。

他说:“中国在中东地区未来发挥作用,主要还是在解决中东的热点问题方面发挥政治上更大的作用。比如说,在解决巴以冲突上加大促和的力度;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加强与地区国家的合作,包括信息、包括金融领域反恐的合作,包括阻断恐怖人员的往来等等这些方面。”

曾经在中国驻伊朗使馆工作过的这位中国学者认为,习近平对埃及的访问表明中国有意加强与埃及的合作,来推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问题的解决,因为埃及是阿拉伯大国,也有很强烈的愿望来推动巴以缓和冲突。

麦凯恩:美应关注

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主席麦凯恩参议员(John McCai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示,中国加大了对中东事务的参与。

他说:“很明显,中国在中东有所图谋。这是他们在全球施加影响力的一部分。他们在那里不同的国家都扮演了一个角色。我可以看到这种角色的扩大。”

但是他认为,鉴于中国在南中国海采取的行动以及对内打压异议的做法,美国应该对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感到关注。

基恩:平衡中东力量符合中国利益

美国战争研究所的主席、前陆军副总参谋长基恩将军(John Keane)认为,中国不会取代美国在中东所扮演的历史与传统的角色,而是会利用其经济实力与外交技巧来保持该地区的稳定与安全,因为这符合中国的利益。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认为他们试图扮演一个支持与影响中东地区两派力量的角色,因为他们在两边都有利益,即伊朗及其宗主国与沙特阿拉伯。”

不过他并不认为,让伊朗成为中东一家独大的局面并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克罗克大使:美国的反应要看中国的意图

美国得克萨斯州农工大学布什政府学院院长、前美国驻阿富汗大使克罗克认为,中国在中东地区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对美国会造成什么影响要看中国在那个地区想做什么。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如果中国准备在叙利亚问题上发挥有帮助性的作用,导致该问题的和平解决以及阿萨德的下台,如果中国准备对抗对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地方都是一个威胁的伊斯兰国,那么我们对此表示欢迎。”

这位大使表示,美中两国有很多分歧,但是中国是一个大国,美国应该认真的看待两国可以合作的领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