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继续打压基督教 贵阳一教会被查封


月光照耀下的温州圣三一教堂十字架。(资料照)

月光照耀下的温州圣三一教堂十字架。(资料照)

在中国,又有一家教会被下令关闭。这一迹象表明当局在继续镇压未注册的地下教会。

本周,警察搜捕了贵州省贵阳市最大的未经注册的教会-活石教会,并勒令其关闭。

教会的领头牧师苏天富告诉美国之音,教会周四正式关闭。

他说:“教友的心情当然是非常不开心,因为觉得我们教会信仰很纯正,我们在贵阳也做了很多很好的慈善活动,像帮助孤儿啦,帮助那些脑瘫的啦。”

苏天富说他计划寻求法律救济来推翻关闭教会的决定。他说,尽管教会很多人长时间以来都被威胁不要参加任何礼拜,他仍相信信众将继续保持虔诚。

最近一次警察行动开始于周三,几十名警察在教会两百名信众早晨进行禁食祷告时进行了突击查抄。要求不要公布姓名的教会成员对美国之音表示,警察搜查了教会,查抄了包括音响和视频监控系统在内的设备,但他们并没有法院签发的搜查令。

苏天富牧师说,教会牧师之一仰华在拒绝让警察拿走教会的监控视频后被捕。他还说,后来,另一位教会成员余雷以“泄露机密文件”的指控被带走。

“反邪教”运动打击基督徒

中国政府多年来对“家庭教会”基本持容忍态度。据估计有数百万中国人参加这类地下教会。但是,当局在 “反邪教”运动中开始打压地下教会组织。

中国基督教信徒的数字各方估计不一,不过有些人相信信徒人数超过中国近8千8百万共产党员。一些对北京持批评观点的人士相信,这是中国开始盯上教会的原因。他们说,北京反对家庭教会的起因是因为害怕信徒的大规模动员会威胁社会秩序,发生类似1989年天安门广场示威或1999年法轮功修炼者大规模抗议的事件。北京一般允许经注册的官方教会活动,这些教会在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督下运作。

活石教会成员怀疑,他们的聚会之所以受到警方注意,是因为他们的规模迅速扩大,从2009年的几十名成员增加到如今的700多人。

教会的一名消息人士对美国之音说:“一个是开始发展壮大, 第二个就是我们不妥协,不加入他们的三自会,第三个是我们在遇到问题时坚决走法律渠道,我觉得这三点让他们很紧张。”

活石教会的会计张秀红7月末被拘留,罪名是“非法经营”,这是因为张秀红帮助为教会相当于77万8千美元的房地产支付了首付款。当局还冻结了教会的两个银行账户,让教会无法交按揭。

11月末,政府官员对领头牧师苏天富说,教会利用一处办公建筑从事宗教聚会,这违反了城市规划法,因此每天要受到相当于2023美元的罚款。

被指有政治动机

教会支持者说,一份泄露出来的政府机密文件暴露了当局镇压活石教会的真实动机。这部文件标注的日子是2015年12月3日。

文件宣称,这场运动是一项“政治任务”,目的是要解散“非法组织”和“反动组织”。教会成员坚持说,他们的教会资金、组织发展和公共聚会一向是透明的。

圣托马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汉斯·斯托克顿教授说,虽然中国宪法保障宗教信仰自由,但实际上,共产党维护宗教自由的记录一向很差。

他说:“追求个人信仰的自由是一种个人的选择,这种形式的个人自由跟共产党有关中国未来的愿景不符。”

在贵州省星期三抓人后,总部在美国的非营利基督教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呼吁当局调查宗教迫害问题。

对华援助协会创始人傅希秋在给美国之音的一份电邮中说:“我们呼吁中国领导人立即停止这场野蛮运动,追究那些侵权的政府领导人的责任。”

范围更广的镇压

在镇压贵州省活石教会之前,浙江省当局高调摧毁了400座教堂的十字架。

那些帮助教会反对拆毁十字架的律师也遭到迫害。

37岁的维权律师张凯和他的助理刘鹏自从8月末以来一直在内蒙古被监视居住。张凯为了给浙江教会辩护,曾组织了由30名律师组成的团队。

两人受到“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和“为境外组织窃取国家秘密”的指控。当局不许两人接触他们的律师。

刘鹏的律师李柏光根据对教会人员的面谈说,“教会的人员当然认为张凯和他的助手在那边只是做一些法律咨询、法律培训,以及他们对国家机关的侵权这些方面的一些法律救济。所以他们认为这些不涉嫌违法。”

针对中国逮捕律师的做法,斯托克顿批评说,中国的法治发展严重转向了。

他说:“当接手这类案子的律师也因为他们的这种关联而被找出某种理由定罪的时候,人们对中国法治和公正的感觉就有问题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