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新疆冬季大宣讲动员会:坚持把“去极端化”作为重要任务


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星期一,中国乌鲁木齐召开新疆冬季大宣讲动员会议,新疆党委书记张春贤强调宣讲员应该做各族群众的贴心人,讲清宗教极端思想的危害,引导群众自觉远离宗教极端。


此前,中国官媒《新疆日报》1月1日报道了张春贤在新年茶话会上的讲话,称过去一年里 “深入推进‘去极端化’,宗教极端氛围明显淡化”。同时,在4日到5日召开的新疆党委常委专题民主生活会上,张春贤也强调各级官员党员要“始终坚定站在反分裂反恐怖反渗透的最前沿”。

世界维吾尔族大会秘书长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指出,新疆并不存在所谓的“宗教极端”。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张春贤把所有的宗教活动甚至一些与宗教无关的维吾尔族传统都列入“宗教极端”的范畴。

他说:“比如,在新疆一些地方,你会看到政府的明文规定,禁止明显的宗教象征,例如面纱和蓄胡子;禁止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或政府工作人员参与任何宗教活动。他们还要求在职干部及其家属、退休干部和在校学生在斋月期间不封斋。由于这些限制政策,过去一年里确实有更少的人进行斋戒等正常的宗教活动,这就是张春贤所谓的‘宗教极端氛围淡化’。”

在今年的穆斯林斋月,新疆一些地方政府禁止干部和学生斋戒。比如精和县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发布公告,称“为保障斋月期间社会秩序正常”,要求全局干部职工及家庭成员和亲属中的学生、党员不封斋、不参加任何形式的宗教活动。

美国桥港大学东亚研究教授史蒂夫·赫斯(Steve Hess)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政府官员长期把伊斯兰教定义为“原教旨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而事实上,维吾尔族属于温和的穆斯林。他说:“近年来,一些偏远地区看似与极端主义的联系有增多,主要是因为政府一直试图把二者联系到一起。过去的数十年里,北京一直试图把所谓“新疆分裂分子”与“宗教极端主义”联系到一起,以便发动所谓“反恐行动”,标榜自己是全球反恐战争的参与者。”

2015年11月巴黎恐怖袭击发生后,中国外交部长曾表示 “中国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而“打击 ‘东突’恐怖势力应成为国际反恐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呼吁国际社会支持北京在新疆地区的“反恐战争”。

2015年11月,法国杂志《新观察家》周刊驻北京的记者高洁(Ursula Gauthier)发表文章,批评中国政府试图将巴黎恐袭事件和新疆动荡联系在一起。中国外交部随后声称她 “对中国的反恐行动进行无端的指责”,并于12月底证实将不会续签高洁的记者签证。12月31日,高洁被迫离开中国。

在新年茶话会上,张春贤还表示过去一年里新疆的“社会管理和维护稳定能力不断提升,社会大局持续保持稳定”。赫斯教授指出,对于新疆来说, “维稳”意味着进一步淡化维吾尔人的身份认同。他说:“维稳不仅是中共在新疆和西藏的政策重点,也是政府在过去十年里全国范围内的政策重点。近几年来汉人领导的抗议活动也越来越多,政府加强维稳,希望局势不要进一步扩大到‘六四’事件的程度。”

多里坤·艾沙认为,中国还将继续出台更严格的措施打压维族人。他说: “如果中国当局真的希望稳定与和平,不想再看到目前正在上演的暴力,那么这种对维吾尔人的政策必须改变。中国政府认为自己手握枪杆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随意使用暴力和政府恐怖主义,这是不对的。70多年来,中共一直控制着新疆,但是紧张局势愈演愈烈,从未平息。现在,各地的暴力冲突不断升级,中国政府必须反思,必须停止政治、经济、文化上对维族人的歧视,尊重其宗教自由权利,并且与维族领袖展开和平沟通对话,维护真正的新疆人民的‘自治’,这才有利于实现真正的稳定。”

截至发稿时,中国官媒环球网转载一篇对新疆网信办主任罗夫永的专访,称“新疆是反分裂、反恐怖、反渗透的前沿阵地”,而“互联网是意识形态领域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做好涉疆互联网工作在维护社会稳定各项工作中十分重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