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律师不服伪造证据罪提出上诉


北京律师李庄今年早前在重庆被判伪造证据等罪名成立后,他的代表律师在这个星期向法院提出上诉。不过有中国法律学者认为,该案的上诉成功机会不大。

*李庄上诉要求改判无罪*

北京律师李庄授权他的代表律师高子程,在星期一向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推翻在今年的1月8日,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在一审中以“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的罪名,判决李庄有期徒刑2年6个月的裁决。

李庄是北京康达律师所律师,去年底到重庆为涉黑嫌犯龚刚模等辩护,被当地执法机关逮捕,当地检察院在12月上旬提起公诉,江北法院本月上旬做出了判决。

李庄在上诉状中提出,要求撤销一审刑事判决,并改判无罪。据多家新闻媒体引述高子程说,上诉状除了提出一审判决上出现“程序违法、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等情况之外,也要求法院裁定“辩护律师向被告人宣读或出示同案人口供”是否违法的请求。

*王友金:不可能上诉成功*

中国政法大学的客座教授王友金对美国之音说,虽然这起案件的判决在中国司法界引起很大的争议,要求翻案的呼声也很高,但他认为,上诉成功的机会不大。王友金说,“在中共的制度之下,一般法院在判决后就认定证据很确切。所以,如果被告人有不满意的话,上诉得到驳回的机会是一定的,几乎是肯定的。也就是说,被告人要推翻罪状,在中共的审判制度之下,是不可能的。”

*雷海军:量刑过高,影响律师工作*

北京易行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雷海军曾经于1月6日在中国的“法律博客”(blog.chinacourt.org)内发表一篇名叫《判决李庄免于处罚,为最妥当的方案》的文章,认为公众“对于李庄是否有罪的争论太多,掩盖了对李庄犯罪形态的讨论。这会失去对解决问题的方案的关注,而过于关注有关对错的讨论。”雷海军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因为没有看过上诉状,所以不能评论案件的上诉内容,也不清楚李庄在处理案件的时候是否做出一些不当行为。不过他认为,这起案件已经让中国律师为当事人提供法律与辩护服务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雷海军说:“以前的律师没有关注到,就是辩护律师与被告人,或者是委托人,在有关案件上交流基础与诉讼策略。不光是案件的事实,就是告诉你这个事情我从哪一个角度,怎样帮你辩护,有哪一个突破口。这种交流以前来说是合法的,因为李庄的案件就变成不合法。这个律师是根据案件事实和委托人的陈述来提供这个思路,这个思路不见得让司法机关接受。在这个情况下,如果说委托人或者他的家属根据这个思路采取相配合的工作,如果这样都定罪的话,律师在刑事辩护中就无法跟客户进行沟通。”

雷海军律师也认为,法庭对于李庄案的裁决量刑过高,影响到中国律师的工作。雷海军说:“这样存在的问题是:将来律师的所有工作,包括辩护,证人出庭等等。一旦证人基于各种因素,作出一些并不符合司法机关期待的证词,司法机关不是说不予采纳,而是说还没有出庭,就是提供几个证人的清单,就被判这样的惩罚,对律师行业采取辩护工作的影响很大。我觉得,他在这个案的行为,只要通过律师职业道德的规范就比较好些。”

美国之音记者在截稿前曾多次打电话给高子程律师寻求采访,但是没有人接听电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