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共权力大交接(四): 政改, 还是不改?


天安门广场 (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天安门广场 (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中国十年一次的政治权力交替即将在今秋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揭晓。由于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正扮演越来越举足轻重的角色,外界对中国新一届最高领导层将把中国领向何方普遍十分关注。 VOA卫视记者林枫最近采访了多位在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请他们分析十八大对中国政治、经济以及中国同世界关系的影响。

*十八大会期宣布,薄熙来被“双开”*

9月28日晚6点,在中国中秋、国庆8天长假到来前的最后一刻,中共终于公布了备受关注的中共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会期。在发布十八大将在11月8日召开的同时,中共还宣布了对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处分决定。


随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九名常委 国庆当天齐聚天安门广场,似乎希望以团结一致的形象出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3周年的庆祝活动上。种种迹象显示,中共内部两大派系在十八大人事布局和如何处理薄熙来问题上进行了漫长的讨价还价后最终达成了妥协。

*胡温十年 问题多多*

十八大会期的宣布让外界开始把对中共高层人事变动的关注逐渐转向下一届领导层能否推动和深化中国政治和经济改革的问题上。很多分析人士认为,胡锦涛和温家宝在当政的十年中,中国未能进一步推动改革,胡、温虽取得一定成绩,但问题远比成绩多。

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中国政策项目主任沈大伟(David Shambaugh) 说:“首先,我认为你要回顾一下胡锦涛、温家宝当政十年的情况,没什么骄人的政绩。从很多不同领域来看,比如环境、经济的各个层面、社会稳定等等,状况没有好转,有的方面情况基本没变化,在其它方面,状况更加恶化了。”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中国研究主任大卫·兰普顿(David Lampton)认为,胡、温错过了改革的良机。“我们可以说,(胡温)他们错过了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就是与当政者相比,社会的力量更强大了。公共舆论更重要了,社会更复杂、更多元化了。利益集团更多了。但(中共)未能对改革政治体制给予足够重视,从而让一个更多元化的中国社会能有建设性地表达自己。”

*政治改革关乎中共生死存亡*

中共中央党校刊物《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不久前发表文章,列举了胡温当政十年后中国社会面临的十大问题,其中包括经济发展失衡、贫富差距拉大、城乡矛盾加剧、环境恶化、社会道德体系崩溃和政治改革止步不前等等。邓聿文认为,这些问题使中共执政的合法性面临危机。

布鲁金斯学会桑顿中国中心研究主任李成也持相同看法。他说: “我觉得中国共产党如果还想继续执政,政治改革是必然的。因为政治改革已经成为中国发展的瓶颈。”

*改革已到不得不改之地步*

中国体制内的一些智库机构也已经意识到进行改革的紧迫性。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旗下的战略与改革研究组最近在其网站上刊登一篇报告称,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正在走向尽头,“未来十年可能是积极推动改革的最后机会”。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研究主任、前中央情报局中国问题分析师克里斯托弗·约翰逊(Christopher Johnson) 说:“新领导层无可回避地要面对这些改革的呼声。虽然这并不意味他们会真的采取行动,但他们会意识到他们正处在一个政治、经济发展的重要转折点。”

*政改路在何方?*

习近平和李克强在十一国庆庆典上 (图片来源:AP)

习近平和李克强在十一国庆庆典上 (图片来源:AP)

如果中共的确意识到进行改革的必要性和必然性,那么在习近平和李克强领导下的新一届中共领导层将需要什么样的政治改革呢?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兰普顿教授认为,中共应该首先明确改革的方向。“我认为,现在需要的是找到一个方向,朝着更有参与性和透明的治理发展,包括实现部分分权,还有在施政中更加透明。”

布鲁金斯学会的李成表示,党内民主和宪政发展应该是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主线,随后应该进行对媒体的逐步开放。

*集体领导或不利推动改革*

然而,无论何种改革措施,成败的关键在于能否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层推动,使这些措施能够得以实施。

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说:“根据我的判断,问题不在于新领导是否会推出改革措施,而在于他们能否实现这些改革措施,而且在实施的同时确保社会的相对稳定。社会稳定对于中国持续的经济增长是十分必要的。”

但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沈大伟教授指出,集体领导或有碍推动改革措施。他说: “中国在今后十年所需要的就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领导层。本届领导层表现不太好的一个原因就是领导人很软。集体领导就是要做出很多妥协,保证各个体系的利益都得到满足。这种领导模式无法采取果断行动解决问题。”

*政治局常委人数九变七为改革?*

有专家认为,中共在十八大将政治局常委人数从九人恢复到十七大以前的七人或许显示中共高层打算更灵活地制定政策。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约翰逊说:“我认为即便只是谈论减少政治局常委人数,他们是在发出信号,表明他们在试图简化这个机制,简化决策过程,给新任领导人权力,特别是将成为总书记的习近平和很可能出任总理的李克强更多权力。”

*改革关键在于中共是否放权*

10月份,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旗下刊物《人民论坛》发表“新政治观:创新点与突破口”的文章,指出中国“在经济体制改革已经走出很远的情况下,政治体制改革裹足不前,必然导致错位,进而产生矛盾和冲突,小则羁绊中国共产党提高执政能力,影响经济持续快速高效发展,大则危及执政。”外界猜测,这可能是中共在十八大新领导层上任后开启政治改革所发出的最强烈信号。

对此,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兰普顿表示, 改革的关键在于中共是否愿意放权。他说:“关键的问题是中共是否愿意放弃一些传统上他们认为是属于党的权力,得以生存!”

在下一部分,我们将为您介绍中共第五代领导人所面临的严峻经济挑战。请您继续关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