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字里行间看美国:撞车与辞呈


布莱森部长(中)与奥巴马(右)和骆家辉(左) by White House Photo by Pete Souza

布莱森部长(中)与奥巴马(右)和骆家辉(左) by White House Photo by Pete Souza

华盛顿 - 美国商务部长约翰·布莱森6月21号星期四正式辞去了官职。消息传来,引起了美利坚合众国网民的极大关注。

一个部长级官员普通性质的辞职,大家也不是没有听说过,这位部长的辞职,缘何让大家议论纷纷?在美国,素来时间是金钱,众人干嘛要花时间在这上面呢?

*撞车*

故事起源于部长本人这个月早些时候自然不自然地、有意无意地卷入的不只一起撞车事件。

更确切地说,部长本人在6月9日那天亲自驾车,在南加州地区,连续撞了另外两辆车。事发之后,没有依照正当程序拨打911,主动“自首,”而是迅速离开现场。这就是所谓的“撞车门。”

*癫痫*

事发后,布莱森向委任他的奥巴马总统提出请病假。商务部一位官员援引熟悉布莱森部长的精神科大夫的话说,事发时,布莱森正处于“复杂的局部癫痫发作。”

“癫痫发作”这个话一说出来,可就不好收回了。如何不好收回,几个段落之后,各位读者即可一目了然。

*告全体同仁*

布莱森部长的“告商务部同仁书” byDepartment of Commerce website

布莱森部长的“告商务部同仁书” byDepartment of Commerce website

先说布莱森部长在向奥巴马总统递交了辞呈之后给商务部雇员发出的一份告别兼感谢信:

各位同仁,我已向总统递交了辞呈,辞去商务部长的职务。各位旨在帮助美国各级商业以及产业人士建设经济、创造就业方面所肩负的责任,在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我已得出结论,有必要辞去现任职务,以免分散各界对诸位所肩负的重大使命的关注。

卸任以后,在下将以个人身份,继续尽一切可能,协助总统和美国的大中小企业进一步开拓创新、保持竞争力、让民众愈加生活在繁荣之中。

*惯例*

在美利坚合众国(或许在很多国家),按照惯例,政府官员辞职、或者是被辞职,一般所引用的外交辞令,不外乎“工作过度,忽视了老婆孩子,内心实在歉疚,因此决定暂时不把为人民服务当作头等大事。”若有明显的疾病在身,那就更用不着遮遮掩掩了。

*白宫*

有报道说,现年68岁的布莱森前部长目前还在接受各项医疗检查。然而,部长本人在“告商务部同仁”那封信里,字里行间,对他的病情、以及目前的状况,只字未提,而只是说,我不能让我自己的那点事儿搅和了众人的使命。

白宫方面在宣布这一消息时,一是完全没有任何要挽留布莱森的信号发出,二是有关发言人在被记者问到布莱森的健康状况时,又把皮球踢回到了商务部和布莱森本人那里 --- “对这个问题,您还是看商务部和布莱森先生本人发出的声明吧。”

*留言蜚语*

鉴于这种情况,全美各地、来自不同阵营的公民观察家、无偿评论员、各个级别的“好事者,”自动给出了颜色、语调各异的评判。以下是华盛顿邮报网站上刊载的读者评论的一部分。中国各地、各级网民,对大洋彼岸的国际网络友人的思维和表达方式,或许可以管中一窥 ---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也说不定。

网民留言

网民留言

读者一:“假如他真地是经常犯癫痫的话,他本来就不应该开车,对人、对己都是一害。”

读者二:“简直是笑话!那些大人物一有事儿了,就赶紧说是某种病情造成的;癫痫这种状况是最难证明有无的。”

读者三:“赶紧趁这个机会,把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存在价值、运作极其不良的政府部门给砍掉。”

读者四:“癫痫是喝多了酒造成的吧?说是由于患有癫痫症而提出辞呈,总比说是由于酒后开车而辞职,要好听。我当初就不明白为什么要把骆家辉从商务部长的职位上换下来。总之,咱也不期待奥巴马的‘透明’班底对任何事件,做出真正意义上的解释。”

读者五:“商务部长,谢谢你做了件该做的事儿。司法部长,下一个该你了。”

注:这位读者显然对奥巴马班底内不只一位官员抱不满情绪,借着当下有关奥巴马内阁司法部长霍尔德有可能被当今美国政坛的反对党“共和党”占据主流(多数)的国会众议院修理、具体说是有可能被指控为“蓄意不与国会合作,”来说事儿。

另注:说“共和党”是反对党一点都不奇怪,绝大多数共和党人不但和现任总统、来自民主党的奥巴马总统之间持有不同政见,而且还一个劲儿地、想方设法地、并且明目张胆地,要把现任总统从白宫赶出去,取而代之。

继续关注“读者。”

网民留言

网民留言

读者六:“商务部长撰写辞呈的时候,肯定是癫痫发作之际,要不然,怎么会有奥巴马对改善美国经济有兴趣这种印象?”

读者七(立即跟贴):“您的同情心真是大大地。”

读者八(紧追不放):“我相信商务部长撰写辞呈的时候,确实是癫痫发作之际,否则,他怎么会把辞呈发到肯尼亚去呢?”

这位跟贴作者显然是在反讽,说你们这些说奥巴马坏话的人,都是神经病!之前一些极端反对奥巴马的人,曾经借着奥巴马的生父来自肯尼亚这一点,说奥巴马对美国不忠。

读者九:“我父亲1972年的时候,就是这么被发现患有脑癌的。请勿将这一事件政治化。”

读者十:“看到其中一些留言,让我不得不再一次对人性当中同情以及智慧的成分打问号。我本人就是癫痫病患者;我这一辈子当中,有半辈子都在和它做斗争。那些傻瓜 -- 那些很有可能是患有自我矮化症的‘键盘斗士,’不但没有表示任何同情,而是选择了展示各自在意识形态层次的偏见,发表一些无知的、和话题无关的言论。癫痫病不管你是保守派还是激进派,也不管你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不管是谁,遇到这种情况,我都只想说,希望他能够得到所需要的治疗,希望这只是一次性的事故。或许发表自我感觉良好、瞧不起他人的言论的那些人,应该去看看神经科的大夫。读他们的留言,感觉这些人恐怕确实患有抽动秽语综合症(Tourettes Syndrome)。”

读者评论,点到为止。

*案件还在调查当中*

假如布莱森本人或者是商务部拿出一份言简意赅的声明,说“我就是有病,当时有病,现在还有病,已经不能胜任奥巴马总统委任的高官职位了,”或许,网上的那些“留言蜚语”(注:这一错别字是笔者发明,请勿怪罪美国之音)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和基础了?老百姓要的就是知情权,情已知,权即刻暂时搁置不提。

但是,问题是,布莱森有没有可能拿出这么一份声明。或许,几天之后,医院拿出调查结果,此公的病情早些时候被忽视了,眼下病得已经不轻了。假如是那样的话,不光是网民的那些风凉话都白说了,这篇文章您也就当白看了。

一个问题至少要看上两面(才能三道)。那些说风凉话的网民,之所以能够放出话来,到目前为止,还不显得是弱智,就是因为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验血结果证明,布莱森前部长在事故发生时,确有其他“状况。”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虽然撞车事件发生不到两个星期,奥巴马总统正式批准了布莱森部长的辞呈,但是,“撞车门”的悬念,还“健在。”

洛杉矶地区的司法部门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当地警方对此案的调查报告。案件还处在进行时。

*问题*

美联社驻白宫记者马克·史密斯在撞车事件发生之后,立即提出了两个很实在的问题:第一,商务部长本人,在没有任何警卫的情况下驾车外出,这种情况是不是司空见惯?第二,如果真是患有癫痫症的话,病发到什么程度,方足以对事件的前前后后做出合理的解释?

对于第一个问题,似乎已经有答案:布莱森前部长当时开的是自家的车,不是公车,而且时间是在下班以后。但是第二个问题,是美联社驻白宫记者以及广大的网民们,目前都还在翘首以待的。

*奥巴马的连任*

美联社驻白宫记者马克·史密斯还指出:对奥巴马总统来说,这一事件发生之后,好在布莱森基本上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意思是,要是更有名的人,白宫和商务部所面临的公关挑战要不知增加多少倍。但是,他同时指出,这件事坏在奥巴马眼下要竞选连任,一切都要看美国经济的走势,而他手下被任命重振美国经济的人里面,出了这个乱子,实在是“不巧。”

*顺带*

顺带说一句,撞车事件发生之后,美国媒体在报道中提到了布莱森开的是一辆Lexus(雷克萨斯),即日本汽车行业向国际间推出的最为豪华的品牌。

网民留言

网民留言

消息一出,立即就有署名来自美国中部俄亥俄州的一位网民跟贴:“难道他是日本的商务部长不成?要不是的话,干嘛开一辆德国豪华车的不怎么样的山寨版?”

字里行间看美国,暂且看到这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