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胡星斗:民族主义烈火太危险


日本警方8月15日逮捕了登上钓鱼岛的保钓人士

日本警方8月15日逮捕了登上钓鱼岛的保钓人士

八月中旬发生保钓事件以来,中国国内出现的反日情绪引起人们越来越多的忧虑。北京敢言的知识分子胡星斗表示,在一个缺乏公民精神的社会里,民族主义烈火是极其危险的。《人民日报》撰文直称登陆钓鱼岛的行为不是“爱国”而是“害国”。甚至以“愤青大本营”著称的官媒《环球时报》也批评拦截日本驻华大使座车的行为是“胡闹”。

*没有公民精神,奴才和战士是性格的一体两面*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对中国近期出现的反日民族主义情绪感到极为不安。他说:“中国民众由于缺少公民教育,要么就是当封建奴才,要么就是当文革战士,很少有理性的公民精神。”

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的保钓人士在8月15日登上钓鱼岛(日本称尖阁列岛)之后,中国大陆就爆发了广泛的反日抗议活动,保钓、爱国的民族主义情绪空前高涨。网络上不乏“抵制日货”“夺回钓鱼岛”的口号,军方高级军官不断发出“不惜一战”的誓言。众多媒体,包括中共的机关报《人民日报》,都向日本政府发出了极为严厉的批评和警告。

一向以讲话直率而闻名的胡星斗教授表示,他理解民间的反日心结和爱国热情,并表示支持,他个人也一向认为钓鱼岛的主权属于中国。但是,胡星斗说,他担心的是,在中国的社会环境中,这种热情和心态很容易被人利用,煽动起新的仇恨。最近在中日两国进行的民调显示,两国民众对对方的看法都相当负面。

胡星斗说,“我在网络上看到的是一片杀气,要杀死所有的日本人,充满了义和团的作风,或者说是文革的作风。”

*拔旗引发思考, “爱国”与“害国”的争论*

8月20日北京一名男子迫使日本驻华大使座车停车并且拨走了车上的日本国旗。这一事件虽然得到了一部分网民的支持,但更广泛地看,许多人开始对目前的民族主义情绪的发展方向感到忧虑。

被称作愤青大本营”的《环球时报》也称这种行为为“胡闹”。一些保钓人士也对这种做法提出了批评。世界华人保钓联盟秘书长李义强对媒体表示,保钓的战场在钓鱼岛。大陆民间保钓联合会召集人李南认为,这种做法太“莽撞”了。

人民日报驻东京分社社长韩晓清撰文对保钓行动进行了全面的反思。她在《认真反思日中关系,冷静评判香港保钓者行动》一文中说,钓鱼岛问题是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遗留下来的,非一个冲动就能解决。一波又一波的保钓人士登岛被捕、被强制遣返只会向全世界传达一个对中国非常不利的信息,就是日本在有效地控制着钓鱼岛,有效地行使着行政管理权和司法管理权。

韩晓清指出,中日关系是中国改革开放中最重要的一个双边关系,保持中日关系的稳定对中国迈入世界强国之列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因此,韩晓清认为,保钓登岛不是“爱国”而是“害国”行为。

香港保钓协会前会长陈多伟反驳了韩小清对保钓行动的评价。他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表示,民间保钓团体将会继续按照自己的立场做事。

*解决钓岛纠纷宜拖不宜急*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赞同韩晓清关于钓鱼岛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不会在短时间得到解决的看法。不过,胡星斗指出,钓鱼岛问题之所以被拖了半个多世纪,责任在国民党也在中共。蒋介石、毛泽东、周恩来当初都对钓鱼岛不感兴趣。

胡星斗认为,在领土问题上,中共态度一向慷慨。缅甸有1/4的国土都是中国奉送的。东北长白山(朝鲜称白头山)的大量土地被送给了朝鲜,南中国海上的一个重要岛屿送给了越南,中印边界战争之后,中国自动把大片由中国控制的领土送给了印度。胡星斗说,中国名义上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但现在实际上只有930万平方公里。

胡星斗指出,中共目前正在忙于准备18大,根本没有心思、也不可能会急于解决钓鱼岛问题,因此可以留到将来条件合适的时候予以解决。但无论如何,胡星斗认为,钓鱼岛问题的解决不需要诉诸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而需要通过理性的谈判。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