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台学者呛声富士康 大陆本土工厂更血汗


媒体报道,继台湾鸿海集团属下深圳富士康员工十二连跳引发震荡之后,台湾的一百五十多名大学教授联名要求“终结血汗工厂,捍卫劳动人权”。不过,有关专家认为,问题的实质不在富士康本身。

*连跳事件余波未了*

中国环球网报道,富士康员工轻生事件似乎没有落下帷幕。虽然鸿海集团做出负责任的表态,但是台湾学者并不“领情”。

150名台湾的大学教授日前在记者会上公布联署声明,要求鸿海开放出事地点龙华厂区,允许学者进入进行监督;此外,他们还呼吁“停止台商剥削民工行为”。更有学者在记者会上指鸿海总裁郭台铭是“台湾之耻”。

学者们要求唤起各界关注跨国品牌的剥削行为,促进中国劳动人权,提高台商在中国工厂劳动条件。他们同时也呼吁鸿海等台商终止军事化管理模式、建立合乎人性的生产线流程。此外,学者们还点名中国政府偏袒资方,没有落实劳动法等。

*本土工厂更血汗*

位于北京的公共政策研究者、独立学者舒可心对美国之音说,目前看来,还没有从制度上建立一个妥当的办法来解决“血汗工厂”问题。但是,根除这种现象的呼吁越早出现越好。这种声音在中国开放30多年之后才终于听到实属“迟到的呼喊”。他表示,对中国建筑业农民工、煤矿工人和其他相关群体的关注要远比对富士康现代化生产线上工人的关注少得多。本土血汗工厂其实更值得关注。

舒可心表示:“实际上,在童工的使用问题上,在私人煤矿、私人油井和其他私人工厂中猪狗一般的生活环境问题,早有报道,但是,那些环境中的牺牲品似乎没有引起关注,或者说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

舒可心说,富士康之所以发生震惊各界的连跳是因为其工人是受过相当程度教育的年轻人。他们的精神和心理需求更加丰富;相比之下,在暗无天日矿井下劳作的农民工忍辱负重为的仅仅是维持生存的一只饭碗,他们的境况其实更加悲惨。不过,这并不能说明富士康的过去是正确的,而只能说明对于发展过程中的负面因素应该予以正视和进行公开讨论,通过客观的手段获得修正和解决问题的途经。舒可心说:“站在富士康成功一面立场的人和站在富士康失误一面立场的人通过进行妥协来处理问题。”

舒可心认为,不能因为发展过程中有失误便停止发展。有网友也评论说,“郭如果停止剥削,跳楼的人更多”。

*负负交汇 劳动者受罪*

北京的宪政学者陈永苗对美国之音记者说,中国社会主义体制下的原始资本积累在于资本的负面和权力的负面叠加在一起,因而给劳动者带来的罪恶远胜于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同一过程。

陈永苗说:“在国家制度层面需要建立宪政框架之外,还需要在工厂允许有工会和工人罢工的自由;此外,要对资本进行遏制。这个问题在欧美的所谓资本主义国家便解决得很好。他们通过政治民主化带来劳工与资本之间的劳资共存或者称为势力均衡。”

陈永苗说,从欧美模式看,资本与工资的构成基本取决于政治势力。如果工人的政治势力强大,能够通过工会进行抗争,资方便不得不割出部分利润对工人进行更多的补偿,让双方得以和谐共存。

归根到底,富士康事件只是突出体现劳资矛盾的个别现象。正如有网友评论说,台湾学者们的联名呼吁在“恶心”郭老板的同时,更在“向大陆学者和大陆政府喊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