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全球新闻自由度创12年新低 中港新闻自由持续堪忧


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4月27日公布2016年全球新闻自由度报告。根据报告,全球新闻自由度持续下降,创下12年来的最低纪录。这样的趋势原因有二:全球媒体饱受日益严重的党派化和两极化影响以及新闻工作者面临非法胁迫和暴力攻击的程度上升。

报告针对全球199个国家和地区过去一年整体新闻自由状况进行分析研究。结果显示,全球有63个国家的新闻媒体被评为“自由”(32%),70个国家“部分自由”(35%),66个国家“不自由”(33%)。报告在“国家”排名中将香港、克里米亚、约旦河西岸与加沙地带以及非洲的索马里兰加注为“地区”。

若以人口比例来计算的话,全世界只有14%的人居住在“新闻自由”国家,也就是每7个人当中只有1人是生活在政治新闻扎实、记者人身安全有保障和政府尽量不干预媒体的地方。而有40%的人生活在“新闻部分自由”的国家,46%生活在“新闻不自由”的国家。

报告提到,全球享有新闻自由人数的比例仍是自1996年以来的最低点。更值得关注的是,今年报告与前一年相比,享有“部分新闻自由”国家的总数有略微朝“新闻不自由”国家方向移动的趋势。

中国、朝鲜亚太地区垫底

在亚太地区表现方面,若以国家来评比的话,“新闻自由”和“新闻不自由”的国家各占35%(14个) ,享有“部分新闻自由”的国家为30%(12个)。但若以人口数来看的话,只有5%的人生活在“新闻自由”国家。由于中国与印度的人口多,在亚太地区,过半的人(51%)生活在“新闻不自由”的国家,另外44%的人拥有“部分新闻自由”。

根据报告,亚太地区的政府常禁止某些议题的讨论,或起诉对特定议题进行讨论的人,严重影响公民社会民众的言论自由。

中国和朝鲜是亚太地区新闻自由程度最低的两个国家,在全球排名分别为186和199,和去年相同。

中国新闻报道禁区增多打压加大

中国持续被列为“新闻不自由”区。另外,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CPI)的统计,中国同时还是全世界关押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自由之家”2016年全球媒体自由度报告项目主任莎拉.瑞普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记者面临最大的挑战是采访空间不断被压缩,不只是贪污、抗议等政治敏感的议题,以前比较能发挥的领域,像是财经等的新闻报道现在也失去了以往的自由。

莎拉.瑞普契说:“我们看到对媒体的打压不断增加,以前一些认为能自由报道的领域,现在也被视为政治敏感议题来对待。”

报告列举了九个需“持续关注”的国家,其中包含中国。报告认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2月视察中国三大官媒(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社和人民日报社),并明言要求媒体必须姓党,要在思想、政治理念和实际行动上绝对忠臣于共产党的领导,与党的步调保持一致。但目前已有迹象显示此举引发了部分中国记者和网民的反弹,因此后续发展将值得继续关注。

莎拉.瑞普契表示,习近平对媒体的管控是史无前例的:“习近平采取一种不同的领导方式,是自毛泽东以来不曾见过的,他把权力基于一人,而不是在党内分权。当今社会有多少不同方法能传播讯息,有各种信息的博客,而习近平的决定就是要尽力从各种角度来控制这个市场。”

香港新闻自由持续堪忧

报告还提到,2015年底五名香港书商失踪事件引发有关中国违背对香港“一国两制”承诺的讨论。愈来愈多人担心北京对香港社会不断加大的影响力。

根据报告,2016年香港新闻自由度排名全球76名,虽然较前一年有所回升(2015年排名83位), 但仍列为“新闻部分自由”。

此外,近年来有愈来愈多中国商人透露对收购媒体的兴趣,因此香港的媒体自由度持续面临是否能保有自身独立性的挑战。莎拉.瑞普契说:“我们看到《南华早报》被中国商人收购,《南华早报》传统上认为是香港一个比较独立的媒体,同时也报道中国消息,我们担心这只是香港新闻空间愈加缩小的趋势的一部分。”

台湾享有新闻自由

在“自由之家”2016年全球新闻自由度的报告中,台湾和日本的新闻自由度并列亚太地区第7名,全球第44名。韩国位于亚洲第15名,全球第66名。 亚太地区新闻自由度最高的前三名是帕劳、马绍尔群岛和新西兰。

欧美地区部分,美国虽被报告列入“新闻自由”国家,但新闻自由度在全球排28名,落后于加拿大的第21名,但领先于英国的第38名。

根据“自由之家”的年度新闻自由报告,全球新闻自由度最高的国家分别为挪威、比利时、芬兰、荷兰、瑞典和丹麦。而新闻自由度最低的则为朝鲜、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克里米亚和厄立特里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