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军方复议“不问不说”政策


今年早些时候,奥巴马总统促请国会撤销美国军方开除公开自己同性恋身份的军人的政策。自那时以来,军方一些高级将领表示赞同在经过彻底的复议程序之后改变政策。一些退役军人也发表了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2002年时,大卫·霍尔是空军军士。他当时正在读书,准备升军官。2002年9/11恐怖袭击和美国攻打阿富汗不到一年之后,霍尔开始实现做一名美军飞行员的梦想。

但是,他有一个秘密,这就是他是一个同性恋者。他回忆起他职业生涯结束的时刻。那天,指挥官召见了他。

霍尔说:“他说,‘很遗憾,我们要把你从空军军官训练项目中除名,因为你有同性恋行为。’我当时全年级成绩第一,几个月前刚刚得到飞行员职位。结果,一切就这样结束了。有人告发了我,我的飞行员生涯,我驾驶飞机的梦想就这样结束了。”

霍尔的情况并非特例。自1993年以来,总共有13,000名男女同性恋者被从美国军队除名。那一年,时任总统克林顿签署一项法案,修改了军队绝对禁止同性恋的禁令。根据这项俗称“不问不说”的法律,男女同性恋者可以从军,条件是他们的性倾向要对他人保密。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或者被他人告发并得到证实,就可能导致被军方除名。

海军退役上校琼·达拉是一位女同性恋者。她说,在她从军的29年间,时刻都担惊受怕,害怕给暴露出来:

“我每天去工作,真的是每天都在想,这是不是我在军队的最后一天。随便说一句什么话,比如,‘这个周末,我跟我的伴侣一起去看了电影’,就这样的一句话就可能断送我的职业军人生涯。”

同性恋者军人不能透露他们的伴侣。跟他们的异性恋战友不一样,同性恋军人奔赴战场的时候不能跟自己所爱的人拥抱道别,从战场返回的时候也只能假装没有人来迎接他们回家。在外执行任务期间,他们不能展示自己伴侣的照片。很多同性恋军人害怕个人通信会被阻截,信中的内容会被用来告发他们。

美国军方强调军人要表里如一,珍视荣誉,但却强迫同性恋者军人掩盖事实。一些军人感到忍受不了这种矛盾。当海岸警卫队学院学生布朗文·托姆被告发是同性恋的时候,她的上司要她签署一份宣誓书,否认自己的同性恋倾向。

托姆说:“我不想撒谎,因此没签署那份宣誓书。两个月后,我就被海岸警卫队除名了。”

同性恋者军人赞扬奥巴马总统要求撤销“不问不说”的政策,并欢迎国会立法准许公开的同性恋者参军。

去年的若干次民调显示,过半数的美国人赞同取消同性恋者从军禁令。新近对参加过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退伍军人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73%的人表示同性恋公开从军是“可以接受的”。

而2008年对现役军人进行的调查则显示,当时大部分人反对改变现行政策,更有10%的人表示,假如撤销“不问不说”的政策,他们就要退出军队。

反对撤销这个禁令的人经常提出的理由是,军队当中有公开同性恋者会造成摩擦,导致军心涣散,降低军队战斗力。

美国陆军退役中校罗伯特·马吉尼斯说:“我们强迫这些年轻的男女军人生活在一个很封闭、彼此很接近的环境。很多人说,‘假如你让一个同性的人跟我住在一起,他对同性倾心,我就会觉得不自在,觉得难受。”

另外一些人把话说得更直接。他们说,同性恋跟军队是不相容的。退休海军上将詹姆斯·利昂斯先前是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他说:“海军舰艇上不能有贼,也不能有贩毒吸毒的人。我们发现也不能有同性恋者。”

但是,没有人否认美国军队里有同性恋者。加州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估计,目前有66,000名同性恋者在军队服役,占军人总数的大约2%。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