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何清涟:准办私营银行:政府为何舍出“香饽饽”?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让私营资本进入中国金融业,这既是中国私企多年的期盼,也是世界银行对中国政府的改革建议。最近国务院首次公开表示将允许“愿意承担风险”的私营资本创办银行,第一批首批将试点3-5家,更多的在等候入场。

近两年,中国方方面面都在加强政府管控,为何一直被视为国家经济安全所系、不容私人资本染指的金融业却在此时向私营资本开放?究其原因,此举不过是希望将大量“影子银行”的活动从“地下”引入“地上”,降低金融风险。

*影子银行与正规银行是连体婴儿*

近年来中国深陷债务泥潭,社会债务总规模107万亿,其中各级地方政府的债务高达20.698万亿元,这个巨大的债务泥潭之形成,与中国影子银行的高度活跃有关系。本文尝试用最简单的语言将这一复杂问题说清楚。

关于中国影子银行的论述有很多,对其作用的评价有正有负,但有几点却是公认的:

一、中国“影子银行”的产生机制与国外不同,西方的影子银行脱胎于资本市场,中国的影子银行起源于民间借贷,依靠企业间拆借获得发展。中国的影子银行系统包括传统银行的表外借贷机构、信托公司、保险公司、典当行和其他非正规借贷机构,其中除了典当行和其他非正规借贷机构之外,前三类都是中国国有金融体系的一部分。因此,与西方不同的是,当前中国影子银行的信用高度依赖于传统银行信用,背后支撑点是国家信用。

二、影子银行的资金流量庞大,其规模几乎直追正规金融提供的资金。据统计,截至2012年的三季度末,中国影子银行存量约28.3万亿元,占银行业总资产规模22%;经由影子银行渠道提供的资金规模达3.87万亿元,占这一期间社会融资总量之比近30%。银行承兑汇票、民间借贷、委托贷款、融资类信托产品等四类信用中介活动成为中国影子银行的主要组成部分,累计占比达84%。(见《中国影子银行众生相及其操作流程》)。

三、影子银行的活动不透明。行内用来形容影子银行活动的学术名词叫“金融脱媒”( Financial Disintermediation),也称为“资金的体外循环”,指资金的供给通过一些新机构或新手段绕开商业银行这一媒介体系,输送到需求单位。在中国,通俗说法就是“金钱绕开政府监管如水奔流”。与传统银行活动不同的是,政府无法监管“影子银行”的活动,因为影子借贷机构通常不会向投资者披露投资与贷款流向的信息。比如中国的影子银行到底向地方政府贷了多少款,连审计部门也只能估算,不能确知。这种状态影响金融稳定。

国际金融稳定委员会(FSB)主席卡尼对影子银行的态度很现实:“在影子银行方面,我们的目标是提高它的透明度,使融资更加符合市场规律。这样一来,它才能以可持续的方式为经济提供融资。”

四、因为地方政府是影子银行借贷的重要来源,中央政府不能直接打击影子银行。中国审计署2013年末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3年6月底,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中,有43%来自非银行渠道。如果北京此时对影子银行实施打击,地方政府的财政活力及其还贷(包括债券)能力将受到严重影响。银监会近日召开的2014年监管工作会议,虽然提出要对理财业务、信托业务、小贷公司和融资性担保公司四种业务的风险进行防范,却并未要求对影子银行业进行全面打击,表明领导层有意为中国经济保留这一重要的信贷来源。

中国影子银行系统的现状说明,有志于金融业务的私人资本早就开始以各种半合法或非法形式从事金融业务。为了防范风险进一步扩大,中国政府希望通过开办私营银行,将影子银行的活动地上化,以便监管。

*私营银行得到的“饽饽”有多香?

中国政府终于将舆论千呼万唤的银行业准入机会“恩赐”给私营资本了,但并未引来高亢的欢呼。因为业内人大都知道这是政府为了解困,虽然有赚钱机会,但风险与机遇同在。

一、私企获准进入银行业之日,正值外资银行套利退场之时。

近两年,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正在增高,这从外资银行想继撤离可见一斑。尽管银监会多次表态,将加大银行业对外开放,但外资银行却不断出售其在中资银行股份,缩减在华业务,在华开拓业务最积极的汇丰银行,已出售上海银行股权,并向正大集团转让平安保险股份;花旗银行通过大宗交易,将所持的5亿多股浦发银行股权清仓。

上海自贸区原来的“卖点”之一是金融开放,但安永调查38家在华外资银行后发现,目前外资银行对上海自贸区都持观望、等待的态度,目前有12家外资银行进驻自贸区,但目的是“插旗帜”,是否有实质的投资活动,都在等待更具体的细则出台,明确在自贸区成立的分行、子行和区外做的业务有什么不同。

二、影子银行对金融衍生业务的过度开发,导致金融业未开垦的“处女地”所剩无几。

前面已经说过,中国的银行有庞大的“表外借贷机构”。这种表外业务,主要是希望绕开政府监管(如额度控制之类)牟利,通常采用的办法是做理财产品,近年来,银行、证券、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推出的理财产品泛滥成灾,囊括了各类债券、票据,到挂钩外汇、指数、大宗商品,再到古董、艺术品、食品甚至碳排放权。这类表外业务不属于银行的正常存贷业务。但却成了吸附影子银行的一条粗大金融食物链。

目前在等候入场的私营企业,并非新手,上述这些把戏,是它们在影子银行系统里玩剩的勾当。也因此,这次公布私人资本准入银行业的消息公布之后,所有行家都认为应该投资网络金融。大家意见之所以如此一致,就是因为网络金融在中国还算个新鲜事物。银监会在最近的会议上未提及如何监管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不是因为政府不想监管,而是因为根本不知道这个网络金融开办后会是个什么状态。据说中国很多零售商和科技企业都已提供在线金融服务,包括支付系统、小额贷款与投资产品,这些公司只要获批,就可能办起银行。

三、实施私人资本准入金融业的利弊。对政府而言,是希望藉此减少影子银行的活动,提振金融稳定性;没有国家信用背书的私营银行,与行将推出的银行破产制度一道,将使储户们养成风险意识,此为利;而对私营资本而言,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让私营金融业合法化。近年来,私营企业家屡屡卷入高利贷风波,“集资诈骗罪”几乎成为私营企业家的专属罪名,《2013中国企业家犯罪报告》中,“财务管理”、“贸易”、“融资”仍然稳居十大风险的前三名。 2012年发生在融资环节的企业家犯罪案例54例,其中有47例发生于民营企业。准许私人资本开办银行,以后可以减少一些“吴英”、“曾成杰”们。

在严重扭曲的金融环境中,中国政府出于解困需要而放开私营资本准入银行业,将部分影子银行从“地下”引入“地上”,最后发展成什么样,且等着看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