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 APEC观察:中纪委反腐获国际承认


2014年11月6日一名男孩在APEC北京峰会标志附近拍照

2014年11月6日一名男孩在APEC北京峰会标志附近拍照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2014年APEC峰会通过《北京反腐败宣言》,成立APEC反腐执法合作网络,中国赢得区域反腐主导权,标志是APEC区域反腐办公室就设在中纪委。一个经济合作会议上获得一项非经济合作成果,外人看了多少不明白其间“重大意义”。但北京却将其看作一项非常重要的国际政治承认,人民网11月8日发表《中国为什么如此看重APEC:从被融入者变成主导者》,认为2014年APEC会议是中国改写国际游戏规则的开始。

*国际政治就是承认的政治*

中国这样看,并非没有道理。加拿大学者查尔斯·泰勒曾写过一本《承认的政治》,阐述人类社会对于承认(recognition)的需要,认为这种需要正是政治上的民族主义背后的驱动力之一,代表了少数民族、“贱民”群体和形形色色的女性主义的政治要求,成为政治,尤其是所谓“文化多元主义”(multiclturalism)政治的中心议题。

这种“承认的政治”也适用于国际政治。事实上,国际政治就是一种承认的政治。中国从毛时代外交一边倒,到70年代联美抗苏,并于1971年10月重回联合国,就是从不被西方世界承认到被承认的过程。台湾作为一个“国家”不被国际社会承认也从这时开始,此后直至90年代,北京政府与台湾竞砸金钱,在国际社会争取邦交国,就是一种国际政治承认的争夺战。中国加入WTO,标志中国获得另一项重要的国际承认。

但是,对于希望获得世界领导权的北京政权来说,仅仅获得接纳式的国际政治承认是远远不够的,随着中国和平崛起,北京一直在进行探底式外交,尝试改写国际规则。2009年12月,中国官员在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上的表现,就是一次对西方游戏规则的一次探底大行动,曾被中国媒体得意地冠以“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中国高调出击”之题大加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一直试图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也终于忍无可忍。2011年11月13日,在夏威夷APEC峰会结束时举行的记者会上,奥巴马要求中国停止“玩弄”国际体系,在与世界其他国家打交道时需要像一个“成年人”那样行事。中国外交部官员对此多方回应,国际司副司长庞森的回应算是说出了北京的心里话:“如果这些规则是通过协议共同制订出来的而且中国是其中的一部分,那么中国将会遵守这些规则。如果规则是由一个国家或是几个国家决定的,中国没有遵守它们的义务。”

庞森这一回答是理解中国为何不遵守国际规则的钥匙。从WTO一直到所有国际人权公约,中国都未曾参与制订。这倒不是这些国家不让中国参与制订,只因中国是国际社会的后来者。在中国加入之前很久,一些组织及协议就已经存在。中国之所以签署协议,是出于韬光养晦之策,为了拿到进入国际社会的门票先签订再徐图后计。但基于“中国未参与制订,因此不必遵守”这一政治逻辑,中方一直认为违规是天经地义的,只是以前翅膀没硬,这话只能在心里搁着,只是那次在夏威夷峰会上被奥巴马逼急了,中国官员总算一吐为快。

基于这一政治理想,中国期望2014年APEC会议“将自己的国家战略深深地融入到了会议当中,并最终将形成APEC成员的共识,指引亚太发展方向” (人民网11月8日文)。这一“主导地位”当然不是指充当会议东道主,而是让国际社会承认了中纪委在区域反腐中的主导权。

*中纪委反腐终于在国际社会正名*

中纪委一向就拥有超越法律的权力,可以在未经起诉或没有律师代理的情况下对官员实施拘捕和调查,但这一权力过去从来就未被如此大用特用,江胡二位总书记特意“藏其锋芒”。自从王岐山主管中纪委工作之后,中纪委无论从机构设置、职能加强,还是从办事效率方面来说,都获得大幅度提升。在获得不少国内知名作家如二月河、冯骥才等人的真诚礼赞的同时,非议之声也不绝于耳。从十八大权力交接开始,国内有维权界代表人物质疑中纪委反腐的合法性,认为中纪委破坏法治,“因为反对贪污贿赂和反对渎职这种职务犯罪,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是分配给检察机关去做。纪委去做这个事情呢,实际上就把正当的机构闲置起来了。这个实际上是对法治的一种破坏。”2014年,这位律师在一篇著名的发言《纪监系统是破坏法治的大本营》再次谈到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与其说中国纪委是反腐败的推动力,不如说中国纪委监察系统是破坏法治的大本营。”由于这位维权界代表当时的影响力,贪官的人权成了2014年上半年国际人权组织高度关注的一个重要话题。

我对这一话题从未参与,因为这个话题本身就虚拟了一个并不存在的前提条件,即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的检察机关能够很好贯彻法治。事实上,第一,中国是一党专制国家,党集立法、司法与行政三权于一体,利用中纪委办案与司法系统办案本质上并无不同;第二,中国频发的司法系统与检察系统腐败案,都证明中国法律共同体高度腐败,一个高度腐败的系统来反腐败,注定将一事无成;第三,中国侵犯人权的问题很多,相比之下,贪官的人权无论如何都不是首要问题,将国际关注这一有限资源吸引来关注中国贪官的人权,总有点不伦不类。

北京倒也不在意这类质询,只在意国际承认。近年来,中国已与63个国家签定107项司法协助条约,但专司追逃责任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却是由中纪委牵头,联合最高法、最高检、外交部、公安部、国安部、司法部、中国人民银行等八个机构共同参与组成,办公室就设在中纪委大院里。由中纪委掌控的“国际追逃追赃办公室”出面与其他国家交涉引渡事宜,请求其提供司法互助,肯定于这些国家的制度不合,因为中纪委是党的机构,并非国家机构。但其它国家似乎并不在意这种制度上的扦格不入,就连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三国也对此并无异议。这一过程就是中纪委这一党的纪检系统越俎代疱执法被国际社会承认的过程,有了这些国际政治承认,APEC峰会上中国成为首个ACT-NET主持国,取得区域反腐主导权几乎水到渠成。

*北京评价:国际社会主导权攻守易位*

放眼世界,真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这样拥有数量众多、在全球落地生根的贪官群体。也因此,在国际社会看来,由盛产外逃贪官的中国来主持区域反腐权,无疑是一条相当重要且政治正确的协议。目前的约定是:中国的首个ACT-NET主持国地位将持续至2015年底。届时如果中国希望继续主持下去,估计也没有哪个国家会与 中国来争这个主导权,原因也很简单,贪官外逃这是中国特殊的问题,无论是日本、新加坡还是其它国家,都从未发生过这样大规模贪官有计划携款潜逃的现象。

但中国显然并未将这次主导区域反腐权当作单项成果。前述人民网那篇文章自我评价说,“这次会议,放在历史中对中国是一个伟大的转折点。也许,数十年后,历史学家会将这次北京的APEC峰会定义为中国第一次真正主导世界经济游戏规则的会议,……也是中美在世界经济游戏规则主导中的一次‘攻守易位’,由这次会议可以看出,中国不再是规则的顺应者,已成规则制定者。”

这次APEC会议有两个目的。以输出中国过剩产能为目标的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因为此次会议并未就亚投行成立达成实质协议,只是一张路线图,因此,中国成为经济火车头带动世界还只是愿景;《北京反腐败宣言》确定的ACT-NET的地位,也将因国际追逃是个“中国问题”而作用有限。因此,中国是否从此将能够“真正主导世界游戏规则”,还在未定之天,毕竟,中国这个极权政治体仍然是当今国际社会的异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