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何清涟:温家宝为何要做“善终考”功夫?(1)


温家宝(资料照片)

温家宝(资料照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善终考”典出《书经》(即《尚书》),称人有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考终命”即为“善终考”。说温相做“善终考”功夫,指他写给吴康民的私信于1月16日在香港《明报》上发表,信中强调,“我从来没有,也绝不会做一件以权谋私的事情,……我要走好人生最后一段旅程,赤条条来到世上,干干净净离开人间。”

本文在做简单的背景铺陈后,将做些资料考据工作,这些资料主要来自于公信力强的中外媒体,试图解答三个问题:1、温相的压力究竟始自何时?为读者描绘一幅温家财富故事浮出水面的路线图。2、排出温相谈政改的详细时间表,与温家财富故事披露的时间表两相对照,考证“披露温相财富是左派报复”之说是否成立;3、温薄结怨的交集点究竟在哪里?除薄之外,还有谁惦记打击温相?

*温相明志,再度引发“谣诼”纷传*

于情于理,吴康民将“私交”之私信发表,当然需要对方首肯甚至授意。因此,此信一经网上传播,海外及国内微博舆论大哗,都在猜测已经荣休的温相,此时此刻发表这种明志之信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

我的看法是,温相此时冒种种不讳发表此信,只能说“事急矣”。作为一位宦海浮沉多年的人,他不可能不审时度势:

一,此时此刻,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这只大老虎盛传已被困在笼里,其爪牙相继被削,拉出来示众只是时间问题;

二,习近平1月14日在18届中纪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再次宣示反腐败要有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要“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勇气把反腐斗争进行到底;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形成对腐败分子的“高压态势” 。海外确实开始猜度下一只大老虎是谁,但似乎在1月18日温相私信发表之前,并未有评论猜测说是温相;

三,2012年12月十八大权力交接完成后不久,中央政治局公开发布规定,称全体中央政治局委员除中央统一安排外,个人不公开出版著作、讲话单行本,不发贺信、贺电,不题词、题字。现任如此,卸任者自然也在规定之内。这种“私信”算是打了个“插边球”。

富有政治经验的温相,明知上述三大“不相宜”,却还要选在此时发表私信,引发种种猜疑是必然的。但事与愿违,最不喜欢“谣诼纷传”的温相,在这封私信发表之后,引来更多的“谣诼”,舆论纷纷认为,温相是面临反腐压力,不得不做这番表白。还有人认真解读德国之声2013年9月2日一篇文章,作者高瑜女士在文章中称,北京盛传习近平要办四个大案,“这四个大案包括十七大一名常委,两名政治局委员,还有一名前书记处书记”。 人们当然联想到《纽约时报》前年那组关于总理家人的财富的报道,也联想到那次温相也是将近百页澄清材料交给吴康民委托他代为“明志”。

*温相家族财富故事浮出水面的“路线图”*

温家宝自1983年担任地质矿产部副部长以后,仕途顺畅,其夫人张培莉通过地质博物馆起步,涉足珠宝业,但并无不利传闻通过媒体流传。2003年3月温任国务院总理之后,翌年就开始有家族财富故事流传,而且诡异之处在于首见于国内《21世纪经济报道》(2004年6月30日),该文标题是《平安保险间接大股东“傀儡富豪“郑建源调查》。该记者透露,平安保险大股东郑建源不是实际控制人,后被迫出来声明自己是实际控制人的郑裕彤也只是个”抬轿者“。记者还提到,采访过程中有知情者劝记者“不要关注这件事情了,因为很敏感”。 该文对“最终掌控者”的描述是:“30来岁,常住北京,在美国留学归来后在北京创立了一家公司,一直从事IT方面的工作,曾经帮助平安保险以及一些全国性的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从事IT项目的建设与咨询。”该篇报道给人的印象是:记者邱伟是因为对以下新闻线索感到好奇:在《新财富》杂志“2003内地富豪排行榜”中,郑建源因为控制源信行投资有限公司和宝华集团(这两公司分列平安保险第5和第7大股东),其身价被估为33亿人民币,排在第三位。但这位郑建源却极少露面,住所、个人背景等资料十分模糊,少有任何媒体见过此人,连个人照片都付之阙如,商界传言他只是代人持股,因此引起记者的兴趣,写了这篇文章。文章发表后,海外中文网站有评论将其与相府公子温云松联系起来,但因为记者未被逮捕,没有陷入披露李鹏家族掌控华能国际的军队作家马海林同样的命运,此后也没有人就此深究。

此后几年间,只有台湾《中国时报》(2007年11月2日)曾报道过“温家宝夫人爱珠宝 出手破千万”,提到温夫人出手豪阔,出手购买价值15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翡翠,讥讽她破坏了丈夫的“平民总理”形象。这条消息佐证了香港一些报刊杂志那些关于温夫人涉足珠宝业成巨富的零星报道。《投资与合作》杂志2007年12月刊封面文章《新天之域》,报道了投资业新崛起的力量新天域公司,但因并未说出公司主人是谁,国内没太注意。更兼当时“什锦八宝饭”粉丝团锋头正健,对上述消息,国人或认为是造谣,或认为是温夫人瞒着丈夫所为,还有人辩称说,温夫人是依靠专业知识(珠宝鉴定专家)致富,来源正当,因此上述传闻杀伤力不大。

直到2010年1-3月,温云松涉足私募基金行业之事,被路透社、英国《金融时报》先后三次曝光,尤其是3月29日那篇《生而为钱的中国太子党们》(China: to the money born)发表后,新天域公司无可避免地成为外国传媒关注的焦点,期间虽经新天域出面辟谣,但温家财富故事此后持续升温,用温相自己的话来说,“谣诼不断”。2012年10月26日,《纽约时报》那篇《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造成巨大杀伤力。温家委托律师通过港媒发表声明要“追究《纽约时报》不实报道”的法律责任后,11月27日《温氏家族与平安崛起》再次以十分详细的资料论述了总理家人财富来源及其价值共达27亿美元,还捎带出一个前央行行长戴相龙家族的巨额财富故事,世界为之惊呆。

(后续分析请见《温家宝为何要做“善终考”功夫》之二)

相关链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