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 反腐方针大调整 北京政治急转弯


人民网站截图

人民网站截图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最近,周永康案以判无期徒刑落幕,观者多认为中共“打虎”最后成了虎头蛇尾,证明中国没有法治。其实,党的意志高于法律本是中国政治生态的基本特点,周案之缘起也并非因其腐败。因此,我更看重这条信息释放的政治信号,只要将周案结局、中纪委连发三文的主旨、李小琳调职与华能等六家巨型国企的巡视结果被公布等综合在一起看,说明习近平正在对反腐方针大调整,北京政治生态发生变化。

鸟未尽,且把雕弓先收藏

周案结果公布之前,中纪委网站“学思践悟”专栏连发《讲政治顾大局》、《突出执纪特色》、《创新监督审查方式》等三篇文章。这三篇文章的内容绝对不是《人民日报》评论标题所言的“反腐将有新动作”,反而释放了与之相反的强烈信号,其中最重要的“纪律检查机关绝不许成为‘独立王国’”。

《人民日报》文章的标题虽然文不对题,但说法却毫不含糊:“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纪委一下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权力部门’,现实中,有个别纪检干部在纪律审查工作中违反工作程序,‘先斩后奏’、‘搞倒逼’、‘反管理’,把事儿办得差不多了,甚至已经是既成事实了,再往上一端。这使得一些人开始担心,纪委会不会变成一股不受约束的权力,成为“独立王国”?

这种担心,从中纪委开始强力反腐时就已经出现,而且非常吊诡,最开始是由一位著名维权律师提出中纪委破坏中国法治(该律师一直认为中国没有法治,那次却说成中纪委在破坏法治,仿佛中国有法治似的),至于官员当中对反腐怨声载道,认为不让赚钱(即腐败)、找女人,这官还有什么做头?(见杨鲁军《闽地记事三部曲》)这些怨怼之声应该有不少传到习近平耳中。有道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王歧山对此不能不有所顾忌,因此,中纪委三文从强化自我约束入手,为自己划出了几条底线:一,必须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纪律审查要服务于遏制腐败蔓延势头这一目标任务;二,不做党内的“公检法”,回归执纪主业,不一味追求办大案;三,进一步完善反腐机制,改变“贪大求全”,查案讲方法讲效率。一句话,“打虎”就此结束,中纪委这把反腐利剑将收入鞘中,回归胡锦涛时期不痛不痒的违纪检查。

反腐方针转向,中纪委回归本业,受惠者当然是广大官员群体,从此再也不用为“反腐永远在路上”担心。但是,有一人的命运前程却不可能不受影响,那就是身处反腐第一线的中纪委书记王歧山。两年多的铁腕反腐,王歧山可谓是“名满天下,腹诽也满天下”,收获的声誉远不及种下的怨仇多。以现有体制,反腐拍板权当然是掌握在习近平手中,抓到周永康这一级别,不是王书记可以做主的事情。但中国历史上常有李代桃僵之事,比如西汉初年刘姓诸王割据,到汉景帝时已经形成威胁中央朝廷之局。御史大夫晁错针对诸王坐大之局提出《削藩策》,方向虽对,但因一不懂得分化瓦解对手,二来过于激进,在短时间内大量削减各主要诸侯王的封地,致使矛盾迅速激化,最终导致前154年,吴王刘濞会七国诸王,以“诛晁错,清君侧”为名,起兵叛乱。汉景帝听信袁盎等的建议,将晁错处死,希望平息叛乱,但是七国并未因此退兵,最终朝廷不得不出兵平息七国之乱。

在近年这场中共高层大变局中,没有王歧山这把“金刚钻”,反腐无法推行到这地步;但王歧山这种完全不顾本人安危的反腐,也难免晁错之危。谋国者先谋身,以王歧山之智慧。身处众多超级大老虎的围攻之下,还得考虑君王是否见疑。也许,他真到了应该激流勇退之时了。

撤电力女王宝座,只为调整国企人事立威

除周永康案终审篇之外,最受关注的是所谓“红色公主CEO”李小琳被调往大唐集团担任副总经理一事。论者多以为这是反腐矛头将指向李鹏家族,他们可能没注意中纪委网站上同时公布的几条信息,其中一条是《2015年中央巡视组第一轮专项巡视 已公布6家单位反馈情况》,从今年3月开始的“国企反腐”,第一批共巡视了26家大型国企,首批公布这六家包括中国华能集团公司、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宝钢集团有限公司武汉钢铁(集团)公司等。其中,华能集团是李鹏家族控制的大型国企,在巡视发现的问题主要是:“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没有落实到位,重业务轻党建,执纪问责偏软偏轻,对下级单位及其负责人管控不力,违纪违规行为时有发生;有的领导人员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有的为配偶、子女、亲属等从事关联交易提供便利。执行‘三重一大’决策制度不严格,资金管理存在薄弱环节;在重大投资、企业并购方面风险防范意识不强,有的项目存在亏损。项目应招标不招标、应公开招标不公开招标问题较突出。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不自觉,铺张浪费现象仍不同程度存在。对干部日常监督管理不严格,有的‘带病提拔’等”。这些指控,比起前年三峡集团被巡视组称其“沦为某些领导的提款机”要轻不知多少。

李小琳任职的中电国际也是今年首批被巡视的国企,但还未公布巡视结果。评论称,此次李小琳被安排到大唐集团担任副总经理,级别虽然没有变化,但这个安排对于李小琳来说,一方面失去了两大集团重组的发展机遇,另一方面还不得不离开经营多年的老根据地中电国际。我认为,这次李小琳被平调,是当局效法历史上君王翦除诸侯王势力的故智,让王侯离开自己经营多年的封地,平安下车,与朝廷相安共处。李家如果有头脑,应该接受这一安排。结合国企自今年3月以来“自动降薪”的改革,可见国企反腐的重要目标是人事调整与利益分配,并非要拿所有国企经理层开刀问斩。但是,如果有人硬要不服从,被《纽约时报》称之为“又杠又横”的习近平也未必就会让步。

国企人事调整,目的在于重分蛋糕

从上述两大举措,可以看出,习近平已经对工作重心做了大调整,从高层反腐转至中纪委职能回归违纪审查与国企的人事调整。这样做有两重因素,一方面是出于与庆亲王及其后台达成的危险平衡,效仿汉文帝诛晁错之故智,把中纪委这把利剑收入鞘中,主要是为了向另一方表态:高层反腐这道千里长堤,到周案就算结穴,不再继续深挖下去,今后重点只反十八大以后的腐败了;另一方面乃因时势逼迫,中国目前已深陷经济困境,提振无方,不得已调整国企领导班子,意图是在政府与国企之间重新切分蛋糕。如今中国百业萧条,只有依靠政府赐予的垄断权经营的国企在继续赚钱。但国企这些所谓“共和国长子”,早就形成了一个利用国家资源与垄断权以自肥的利益集团,它们在交税时经常报亏,经营管理层却拿非常高的薪酬,即使普通员工的工资也较私企高得多。在中央政府看来,目前中国遭遇经济困难,政府财政有困难,让国企管理层这些贪婪的狼吐出一些肉块,是天经地义之事。拿李小琳作为调整对象开局,不是要打击红色家族,意在警告一众国企高管:连红色公主这把电力女王的宝座说撤就撤了,你们谁敢不服从?至于对其他在国企中任高管的红色家族成员,习近平可以采取对军中上将张海洋的办法,依赖“自然法则”,年龄一到就让他们退休。事实上,习近平本人在红二代当中已经算比较年轻的,李小琳兄妹这种60后出生并登上高位的红三代算是稀缺品,因为红三大多是70、80后,即使在体制内培养,不少还未来得及登上高位。

总的来说,今后中共高层还是“精英共和”,其精英群体以红色家族为主。曾听得红二代中有人言:阿里巴巴四十大盗,你拿掉几个也就算了,总不能连锅端吧?毕竟,这天下是咱父辈一道打下来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