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能吃能拉的河马:河中的生命力量


坦桑尼亚北部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内的一只河马。(2015年1月18日)

坦桑尼亚北部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内的一只河马。(2015年1月18日)

根据一项新的研究,河马对非洲的河流湖泊的生态健康非常重要,这是因为河马为水生生物作出了关键贡献,而且贡献还相当多。不过,研究人员警告说,河马种群数量正在减少,这可能会破坏生态系统。

体型庞大的河马是陆地块头第三大的哺乳动物,仅次于大象和犀牛。它的名字来源于古希腊。河马一天最多会在水里泡上16个小时,天黑冒险上岸寻食。它们吃的是热带草类,每顿要吃掉200多公斤。有进就有出。非洲水生生态系统于是有了一种神奇的生命成分,那就是:河马粪。

大粪是宝

道格拉斯·麦考利和同事们把研究焦点对准了河马粪。

他说:“我们开始考察河马的时候认识到,这其中一大部分就是他们拉出来的粪。通过它们的吃和拉,大量的营养和能量传输在各个生态系统。”

麦考利是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研究生态、进化和海洋生物的助理教授。他说,河马跨越了不同生态系统的界线。

他说:“它们过渡于两个不同领域,游走于陆地和水生世界。这也意味着那些重要营养载体的存在。这是因为,他们在陆地上吃很多很多的东西,然后回到他们休息的水里,也就是湖泊河流,然后基本上又全都拉了出来。结果,当你开始统计数字的时候,你会发现,有大量的物质、能量和养分,就好象是天然肥料,穿过了这些生态系统的边界。”

贡献巨大

所以,每只河马每年为非洲的河流湖泊“贡献”了6万多公斤的大粪。

麦考利说:“这是头大家伙。这种动物体重有大约4千到8千磅。所以胃口很大。如果考虑整个非洲大陆,然后估算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目前所有的河马数量,那么,他们拉出来的东西按公斤算可就有数以百万计。”

草坪护理

大家现在知道了,河马排出的大粪数量巨大。可大家是不是还知道,河马粪的样子看起来像稻草?


“不错。它们吃的多数是草,跟稻草一样的草,”麦考利说,“事实上,很多非洲的草都被用做秸秆,当做饲料,就跟美国等地喂牛一样。所以,它们的嘴唇很奇妙,很发达,吃草的时候,就跟用割草机修理草坪一样。它们真的是在维护草坪,不让草长高,因为看上去,它们是要把这些资源归他们自己独享。”

以粪传声

麦考利说,河马粪甚至还被用作一种通讯设备。

“他们实际上还把粪当作是彼此之间的某种信号。所以,一只雄河马会向一只处于从属地位的雄河马拉屎。它们真的是用跟球拍一样的尾巴,把大粪抛来抛去。”他说。

粪亦是食

不过,河马粪真正的重要性在于它们在食物链中的地位。

麦考利说:“河马粪中有很多好东西啊。有很多的氮、碳,甚至还有点磷。其中有些养分在河流生态系统中是有限的。在某些情况下,它们好像是组建生命的积木。所以实际上,河马排粪等于是把更多的食物注入河中。河里的很多动物似乎是欣然笑纳。有些直接就把粪吃了,有些是间接消费者,比如鱼,它们吃那些靠吃粪开始生命历程的虫子。”

麦考利索性把河马粪形容为非洲河流湖泊的一支生命力量。不过他说,如果水流量太低,粪便可能会窒息生态系统,有可能成为污染物。而如果水量太多,它的价值又会被稀释。

救救河马

然而,就在研究人员对河马重要性的了解越来越多之际,它们的数量却越来越少。

“河马在整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都在减少,”麦考利说,“过去十年左右,我们看到,它们的数量减少了10%到20%。而且,除了数量减少之外,他们的栖息地也在减少。有的整个国家都彻底失去了河马。埃及就是个例子。河马在埃及曾经是偶像神,是生育之神。人们可以看到河马神的形象。在吉祥物、短仗和刀剑上都出现过河马女神。”

麦考利说,河马数量的减少主要是人类造成的,包括打猎以及人口扩散而造成的栖息地损失。

他说:“它们一定要有水。但你猜怎么着?谁都需要水。不幸的是,如果你的命运跟水绑在了一起,而你必须为水而跟人类竞争,那输家常常就是你。所以,人类想从河流湖泊中取水,用于建设城市,用于冷却涡轮机,或者建坝拦水。”

智慧管水

据估计,每年河马会夺去大约3千人的生命。在某些情况下,比如当人过于靠近母河马和它的孩子的时候,河马可能会攻击人类。

麦考利说,无论是为了人类,还是为了野生动植物,都必须要认真考虑水资源的管理。他说,如果有智慧型的管理,世界上应该有充分的水资源。他还指出,人类、野生动植物和生态系统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