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章立凡:香港需要“颜色革命”吗?


香港特首梁振英(中)在记者会上(2014年10月16日)

香港特首梁振英(中)在记者会上(2014年10月16日)

编者按:这是章立凡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今年8月,前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全国港澳研究会陈佐洱会长发表谈话,指香港“占领中环”行动为港版 “颜色革命”。此后的两个月间,中共治港官员、海内外党媒和亲共媒体同仇敌忾,高调指责“外部势力”企图在香港发动“颜色革命”。

香港学联、学民思潮在10月11日致习近平主席公开信中,对此予以否认:“香港发展至今的占领运动,绝非颜色革命,而是港人争取民主的运动。”而香港特首梁振英10月12日也表示,他没有这样定性,但认为运动已失控;前港区人大代表吴康民则在《明报》撰文,称“颜色革命,言重了”。梁、吴的言论,显然与陈佐洱等人的“阴谋论”不同调。

什么是“颜色革命”?“维基百科”定义如下:
颜色革命(Color revolution),又称花朵革命,是指20世纪末期开始的一系列发生在中亚、东欧独联体国家的以颜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而且这些运动有向包括中东的一些地区在内的地方蔓延的趋势。参与者们通常通过非暴力手段来抵制控制着他们国家的独裁政府以及思想控制,拥护他们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他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他们的标志。

大陆“百度百科”的解释与此雷同,只是强调“这些有着明确政治诉求的活动,背后一般都有外部势力插手的因素”。

香港“占中”运动的政治诉求,仅限于抵制港府政改方案及人大常委会决定,并无任何“政权变更”的要求,即便是呼吁特首下台,也不等于要变更香港政府;即便是声请人大常委会收回成命,也不等于要变更中央政府。至于是否“抵制控制着他们国家的独裁政府以及思想控制”,至少到目前为止,香港特区政府既算不上“独裁政府”也无权控制国家,中央政府也不会承认自己独裁。

2007年5月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王伟光会见英国外交官。王伟光现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

2007年5月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王伟光会见英国外交官。王伟光现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

只有依据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先生的专政理论,政府才有可能与“独裁”挂钩,因为中文里的“专政”“独裁”二词,在英文里同为“Dictatorship”;也只有按王院长的阶级斗争长期存在的论断,香港才可能出现推翻现行资本主义制度的无产阶级革命。

按照《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保留资本主义制度五十年不变,实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享受着这样自由惬意的制度,香港人有必要发动一场“颜色革命”来推翻它吗?将香港人维护“一国两制”的公民抗命解读为“颜色革命”,既找不到“革命主体”,更不存在“革命对象”。

与香港的合法登记的政党相比,某些驻港机构和人物更像是潜伏于地下的“革命党”,从事着破坏香港基本法和资本主义制度的活动,肆无忌惮地克隆一党专政的“革命细胞”,甚至不惜动用黑社会手段达到目的。号称“五十年不变”的“一国两制”,仅仅十七年就被折腾得面目全非。对香港本地社会而言,他们才是最强势的“外部势力”。

以过时的冷战思维炒作各种“阴谋论”,将一切地方性事件归咎于“外部势力”,是大陆官僚们推卸自身责任时的惯用手法。所谓港版“颜色革命”,只不过是一个指鹿为马的伪命题。

2014年11月1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