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胡锡进呼吁更大空间,非党媒怎么办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电视屏幕截图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电视屏幕截图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近日在其微博上发文,呼吁中国“官方多给犀利问题一些空间”。在此之前,胡锡进还几次发微博,呼吁政府放开言路。胡锡进要求给“犀利问题”更多空间用意何在?环球时报的提问空间难道还不够大?中国的党媒和非党媒各有多大的空间?

胡锡进要更多犀利问题的空间

3月8日上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就中国外交政策和对外关系举行记者会,其间一名环球时报记者向他提问,如果朝鲜半岛一旦发生战争,中国是否会再来一次“抗美援朝”。王毅在回答这一提问前说,“环球时报一向问题犀利。”

胡锡进的这条微博就是借王毅的这一说法发表回应。他在微博中说,“我要说:请官方各部门学外交部,多给犀利问题一些空间。”

胡锡进没有具体解释他所说的所谓“犀利问题”指的是什么。但对于一家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姓党”的媒体,环球时报编辑和记者们自然应该很清楚党的底线是什么。

网络大V最多只能贴底线飞行?

在此之前,胡锡进曾于2月28日就中国网络名人、房地产大亨任志强批评“官媒姓党”发微博,呼吁网络大V们掌握好“底线”。他在那条微博中说,“被人造谣发言,不如自己说几句。一是任志强这一次说的很过分,坚决反对他的观点和态度。二是他长期这么说话,官方没碰他,我个人希望,支持这种包容的理由直到今天依然成立。第三,任迄今是互联网文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希望他成为贴底线飞行的最佳表演者,而不是续演大V撞线陨落的幼稚悲情戏。”

非官媒文章被强删

就在胡锡进呼吁多给“犀利问题”空间之际,中国当局却收紧了对非官媒的管控。被称为中国最有声望的媒体人之一的胡舒立所创办的财新传媒旗下财新网刊登的两篇报道接连被中国的新闻审查机构删除。

3月3日,在中国“两会”开幕前夕,财新网发表了对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的采访。蒋洪对财新表示,“公民表达的权利必须要保障”。但这篇文章随后被中国负责监管互联网的国家网信办以“该网页有违法或违规内容”为由删除。本周以(3月7日),财新英文网站就这篇文章被删除表示异议,并直言删除文章的就是中国国家网信办。但这篇英文文章目前也已被中国监管部门删除。

纽约时报3月9日报道说,财新这样一家颇具声望的媒体其文章被删除凸显共产党对新闻媒体和舆论的控制力度空前。文章说,“近来,不管是谁,不管名气多大,只要质疑党对新闻媒体的控制权,中共就不会表现出任何犹豫。”

党媒必须姓党

如果说连财新这样具有一定独立性的媒体都逃脱不了文章被删的命运,那么那些自称姓党的官媒又能有多大提出真正“犀利问题”的空间。总部在美国加州伯克利的“中国数字时代”刊登了据称是中宣部给各官媒下达的关于2016年两会报道的重要通知,对哪些议题、话题不能报道开出了长长的清单,其中包括医患纠纷、代表委员个人财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释永信参加政协会信息、雾霾问题、代表委员国际问题,不得拿提案议案开玩笑、严控新媒体负面报道,等等。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2月19日走马观花“调研”了三家主要党媒新华社、人民日报和央视,提出媒体必须姓党。他随后在高层宣传工作会议上说,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他说:“党的新闻舆论媒体的所有工作,都要体现党的意志、反映党的主张,维护党中央权威、维护党的团结。”中央电视台在接待习近平时甚至打出了“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的横幅。

连胡锡进本人也表示绝对拥护习近平的“官媒姓党”的提法。他在2月27日发表的一条微博中写道,“媒体必须姓党,这是中国政治体制的重要属性。如何让坚持党性的媒体更具活力和战斗力,使他们足够强大,有能力护党为党,为国家和人民利益服务,这恐怕是关键。”

媒体观察:胡锡进呼吁更多“空间”非党媒体又如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