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科学家使用动物基质塑造人体组织


一直以来都存在这么个疑问,如果壁虎尾巴断了可以重新长回来,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再生失去的身体部位呢?或许有一天我们也可以。科学家正接近于掌握重建功能完善器官的能力,并在替换肌肉和其他组织上做出了巨大的进步。

尼古拉斯·克拉克(Nicholas Clark)又能跳起来了,尽管他在一场重大事故中失去了左小腿很大一部分肌肉。

他说:“不仅是失去了肌肉,我还失去了那条腿的神经、血管和其他组织。因此,那确实限制了任何活动。”

他损失的肌肉的大部分已经重新长了回来,多亏了匹兹堡大学医疗中心(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Medical Center)进行的创新疗法,从猪的身上提取组织,然后去除上面任何动物细胞的踪迹。最后留下来的被称为细胞外基质。

匹兹堡大学医疗中心的斯蒂芬·巴迪拉克医生说:“细胞外基质上有很多信号分子,这些分子控制着我们身体里的很多事情。例如,它们控制着组织的生长,它们控制着受伤后发生的那些过程。”

当我们因为受伤或疾病而遗失组织,细胞外基质也一并遗失了,所以新的组织没有再生的路线图。这正是猪的基质所提供的,基质是否来自于人类似乎并不重要。

巴迪拉克医生说:“组成细胞外基质的成分或分子对这些过程来说很显然具有根本性的重要意义,它们在进化中被高度保留下来。所以我们人类体内的这些分子在一定程度上与猪、老鼠,也可能与恐龙体内的十分相似,都经历了进化。”

事实上,动物组织比从捐赠者那获取的人类组织要更好,因为前者不会传播人类疾病,并且便于获取。

基质疗法已被证明获得成功的一个领域,是治疗因为罹患癌症或受伤而切除了食道的患者。

巴迪拉克医生说:“我们得以去除病患食道里的所有癌细胞,在体内将这种基质材料像墙纸一样铺成食道,然后组织就能重生出新的健康的食道,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癌症复发。”

相比较干细胞疗法,这种方法要便宜很多。基质有不同的大小和形状,水合的或是脱水的,可以从专业实验室订购。

科学家说,下一个艰巨挑战是基于同样的原则设计一个完整的器官,例如肝脏或肾脏。目前他们表示,效果非常令人鼓舞。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