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国际社会继续关注曹顺利死亡事件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网络图片)

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网络图片)

国际社会继续关注中国一位知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监禁期间“病故”事件。美国国务院和欧盟最高外交官3月15日分别发表声明,对曹顺利去世表示哀悼,同时敦促中国政府尊重公民人权。观察人士指出,中国政府对政治犯不仅是剥夺他们的各种自由,还变相地损耗他们的生命力。

*美国、欧盟表哀悼 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美国国务院星期六(3月15日)针对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3月14日死亡一事发表声明,对曹顺利的去世感到深切不安, 并且向曹顺利的家人表示哀悼。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莎琪在声明中说,“我们继续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并且将继续敦促中国当局保障中国公民根据中国在人权方面的国际承诺应该享有的保护和自由。”

美国国务院的声明还说,美国“曾一再向中国当局提出对曹顺利被拘押以及她的健康状况恶化的关切。”

欧盟外交和安全事务高级代表阿什顿在同一天发表的声明中对曹顺利之死深感悲痛。声明同时重申欧盟呼吁中国政府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做出的承诺,释放所有因和平表达观点而被监禁的人士。

此前英国政府3月14日就曹顺利之死发表声明,“强烈敦促中国当局确保所有在押人员获得充分的医疗服务,并释放所有因行使宪法权利、言论自由权、结社权和集会权而被捕入狱的人士。”

此外人权观察、国际特赦等国际人权组织也于3月14日对曹顺利病故表示哀悼。

*胡佳:当局变相剥夺良心犯生命权*

曹顺利在押期间病故凸显了中国当局对良心犯基本权利的罔顾。北京的知名维权人士胡佳指出,中国政府不仅剥夺政治犯的各种自由,连他们的生命权也要变相地剥夺。

胡佳3月16日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政府对于政治犯服刑过程中,不仅仅要剥夺你的自由,剥夺你发出声音的权利。而且实际上也是一种变相地对你的生命力的损耗,甚至剥夺。”

曹顺利2013年10月21日被正式逮捕。之前,曹顺利于9月14日在首都机场失踪,当时她正准备登机前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培训。随后她被朝阳分局以“非法集会”罪名刑事拘留,继而被变更罪名,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执行逮捕。

曹顺利被捕前就有严重的肝病,已经出现肝腹水。曹被捕后,国际社会对她的身体状况向中国政府提出了关切。中国政府1月中旬对国际社会关切的答复是,“曹在看守所内享有相关医疗保障,经医生诊断,目前未发现患严重肝病。”

2月19日曹顺利在狱中昏迷被送到医院,当局强行给曹办理了保外就医。而曹顺利的律师王宇去年10月底就一直为曹申请保外就医,当局也一直拖延不予办理。王律师当时对美国之音说,曹顺利的病在看守所没有得到治疗。

*曹病危后‘被取保候审’*

胡佳说,曹顺利病危之后,当局跟丢弃垃圾一样跟曹顺利脱钩,撇清责任。“她病危了,马上要撒手人寰了,政法机关就像抛一件垃圾一样,就想把她从里边抛出去。逼着家属办取保候审,最后在家属没有同意的情况下,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人,做担保办了取保候审,强行地跟她脱钩了。现在中国政府就可以说,她是在取保候审之后死亡的,和我们无关。”

胡佳表示,从曹顺利的遭遇,他看到了中国当局侵犯人权的一览无遗的表现。

胡佳提到六四天网创办人、知名维权人士黄琦和已经病故的作家、维权人士力虹。黄琦前后两次入狱,最近的这次是2009年被判入狱三年,黄琦2011年6月出狱后被查出得了严重的肾病。浙江异议作家力虹2007年年初,被宁波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2007年5月力虹被确诊患上肌肉萎缩症等病,直到2010年6月,当局才允许病危的力虹保外就医,同年年底病逝。

*‘曹顺利’成腾讯、新浪微博敏感词*

胡佳告诉记者,曹顺利的名字在腾讯和新浪微博上已经成了敏感词,提到这个名字的账户不是被封就是被加密。而一直关注曹顺利病情的维权人士刘晓芳从3月13日起一直下落不明。

另一方面,海内外人权活动人士在曹顺利去世后立即发起全球紧急联署行动,要求中国政府彻查曹顺利被“迫害致死”的真相,3月16日签名人数已经超过2500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