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从藏木水电站看西藏面临的生态危机


11月23日,中国在位于西藏自治区加查县、海拔3300米的雅鲁藏布江中游的藏木水电站首台机组正式投产发电。这是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干流兴建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工程总投资96亿元人民币,共六台机组,总装机容量51万千瓦。预计第二台机组将于下月发电,六台机组将于明年全部投产发电。

在这座大型水电站投产发电之际,加拿大记者、自由撰稿人、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首本西藏旅游指南作者迈克尔•巴克利(Michael Buckley)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谈有“世界屋脊”之称的青藏高原面临的环境和生态危机。巴克利刚刚出版了他的新书《消融的西藏》(Meltdown in Tibet),讲述建坝和采矿给西藏生态系统和藏人独特文化带来的灾难性破坏。他在这本书中提出,中国目前对西藏的掠夺式开发正在对当地构成“生态灭绝”(ecocide)。

*电能将被用于中国内地*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道说,“藏木水电站的投产将从根本上解决藏中电网的供电难题。”但巴克利表示,西藏原本并不缺电,新开发的电能将被用于开矿,或者输送到中国内地的工业中心。他说:“水电站发的电将被被输送到中国东部,或者是四川成都、重庆这些有大工业基地的地方。”

*水电未必清洁*

新华社援引西藏自治区政府主席洛桑江村的话说,“水电建设是发展清洁能源的良好表现。”但巴克利认为,并不是所有水电项目都是清洁的。他说:“和煤电相比,他们说水电是清洁的。但这是个谎言,水电工程、特别是大型水电工程并不清洁。水电工程需要建设大型水库,产生沼气、破坏生态多样性。我可以提供一个长长的清单,告诉你大型水电工程都有哪些问题。”

迈克尔•巴克利的新书《消融的西藏》

迈克尔•巴克利的新书《消融的西藏》

雅鲁藏布江是一条发源于西藏,流经中国、印度和孟加拉国的国际河流,全长3848公里,是世界最长的跨国河流之一,在印度被称为布拉马普特拉河(Brahmaputra River),在孟加拉国被称为贾木纳河。作为上游国家,中国在这条国际河流上修建大坝一直备受关注并饱受争议。按照中国国务院颁布的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中国还将在雅鲁藏布江上游再兴建至少两座水电站。

*或引发国际用水危机*

据印度时报报道,藏木水电站的落成必然加剧印度和孟加拉国对山洪暴发、泥石流等地质灾害的担忧,因为这关乎下游数以百万计人口的生计。孟加拉国也对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干流修建水电站可能会环境和生态构成影响表示严重关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一次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有关问题时回答说:“中方对跨境河流开发利用一贯持负责任态度,实行开发与保护并举的政策,会充分考虑对下游地区的影响。规划中的有关电站不会影响下游地区的防洪及生态。”

中国官方的说法是藏木水电站是一座径流式水电站,没有蓄水功能,因此不会给下游产生任何影响。但连官方的环球时报也承认如此规模的水电工程不可能对下游完全没有影响。德国之声援引国际水资源问题、水利工程专家王维洛的话说,“具体影响是在缺水时增加争水的矛盾,发生洪灾时增加洪水的威胁。”

巴克利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没有与邻国签署国际水资源共享协议,这将增加未来中国与印度爆发水资源危机的风险。“联合国有一份国际水道公约,是在1997年提出的,就是让有关国家分享水资源,但这份协议用了17年才开始实施,因为没有国家签署。亚洲唯一一个在这份公约上签字的国家是越南。其它国家都没有签署。签署这份公约实际上对各国来说是有好处的,但其它亚洲国家没有签署。但说到底,这份公约也没有任何约束力的,而且中国也完全不受类似协议的限制。”

*中国水电的问题是提前完工*

巴克利表示,西藏的环境问题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西方媒体记者无法自由进出西藏报道。他说:“来自西藏的新闻报道不多,因为我们在那里没有记者。西方记者不能到那里报道。只有获得北京审批的记者才能去西藏,他们都是亲中共的。所以西方媒体上关于西藏的报道不多,我们只能看中国媒体的报道,但这些报道并不客观。”

巴克利认为,问题的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很多大型水电项目都在暗地里先行上马,工期进展迅速,从而避免抗议和麻烦。他说,当中国宣布要进行一个项目时,这个项目可能都已经开工很长时间了。以藏木水电站来看,新华社称该工程耗时八年,但实际上该工程2010年7月才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同年9月正式开开工。

“在中国,建设水电站的问题是他们不但能够准时完工,而且往往是提前完工,这在西方是闻所未闻的。比如中国说要在2006年前建成一条通往拉萨的铁路,他们一定说到做到。实际上他们可能在2005年就能完工,是提前完工。中国将倾尽全力。中国提前完工的一个原因是他们不想看到抗议。因此要在抗议出现前就尽快完工。这是中国的策略,就是偷偷摸摸地把工程完工。因为一旦工程完工了你再抗议也来不及了。” 巴克利说。

*水电利益巨大*

巴克利表示,这些大型项目背后有巨大的经济和政治利益,涉及到很多大型的中国国有企业。“他们需要这些工程,他们要不停地建大坝,因为水电工程需要很多水泥、需要很多涡轮机,这就带动了这些行业,这是个赚钱的行业。建水电站是个赚钱机器,它需要很多原材料。所以中国要不停地建水电站,不然工程就做完了。建设水电站背后牵扯很多利益。”

在巴克利看来,包括这些大型水电项目在内的对西藏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等同于对西藏进行生态灭绝。他说,生态灭绝不仅是对生态的破坏,而且是对整个生态系统的全面毁坏。他表示,这样的毁坏正在西藏发生。

“世界很多地方的大型水电站都出现了问题,因为大型水坝影响整个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没有了,当地人流落他乡,而且是大量人口流离。小的水坝还好,但大型水坝的影响是巨大的。”他说。

*出路在中国民间*

巴克利认为,解决西藏面临的环境危机只能依靠中国内地的力量,因为藏人自己不能组织环保团体,他们也不能举行抗议。他说:“我认为唯一的办法就是中国内地发出声音。中国内地的环保团体必须发出声音说,这么做行不通。藏人是无法抗议的,否则他们可能会被抓起来、被失踪,甚至开枪打死。但中国的环保团体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他们也的确做成过一些事情,迫使一些大坝停建。”

今年8月,青藏铁路的重要支线—拉萨到日喀则铁路开通运营,另外一条从拉萨到林芝的铁路也开建在即。巴克利表示,青藏铁路延长线的修通将加剧西藏的生态和环境危机,因为铁路的开通将使得在西藏自然资源丰富的山南地区开矿和建坝更加便利,成本也更低,将会有更多来自中国内地的移民涌入西藏各地。他说,这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一样,让问题变得越来越难以解决。

YouTube链接:从藏木水电站看西藏面临的生态危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