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莫言拒评刘晓波 诺奖得主为新闻检查辩护?


莫言2012年12月7号在斯德哥尔摩一所中学展示中国书法

莫言2012年12月7号在斯德哥尔摩一所中学展示中国书法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12月6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出的有关刘晓波与新闻审查制度的答话,与10月份他获奖的消息一样,引发褒贬不一的强烈反响。

*刘晓波—未到场的获奖人*

莫言星期四午间在斯德哥尔摩与近百家中外新闻媒体见面。记者不断提出有关刘晓波的问题,希望莫言对中国的另外一名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的境遇表示看法和立场,追问莫言是否会运用其诺贝尔奖得主的影响力,去争取刘晓波的自由,还问莫言是否会加入134名诺贝尔奖得主日前发出的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刘晓波的连署声明。

莫言则反复拒绝就刘晓波问题做出表态。他说,在得知获奖的当天他就讲过刘晓波,记者完全清楚,不清楚可以自己去查,他不再重复。

莫言10月11日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后,曾经出人意料地就刘晓波的境遇表示过态度。他在家乡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我对他后来的很多活动都不太了解,但是我现在希望他能够尽早地获得自由、尽早地能够健康地获得他的自由,然后,我觉得他完全可以研究他的政治,研究他的社会体制。”

*官媒力树莫言硬骨头形象*

中国官媒环球网12月7日以莫言所说的“当别人胁迫我干一件事的时候我从来不干”为标题报道这场记者会。环球网的文章说,面对外国媒体“咄咄逼人的反复提问”,莫言淡定地回答:“我从来都喜欢独往独来,当别人胁迫我干一件事的时候我从来不干,逼我表态的时候我从来不表态,这是我几十年来一贯的态度。”

然而,中国的网民似乎并不认为莫言的回答显示了他独往独来的独行侠风骨。深圳网友“意难平”发问:“那你抄写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是主动献身的了?”网友“法学作家明一居士”说:“那就是说,退场是自主的,抄讲话是自愿的。”

中国网友指的是,莫言在2009年参加德国法兰克福书展期间,因为异议作家贝岭和戴晴出席,莫言随表示抗议的中国官方代表退场;莫言2011年底参加了官方为纪念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发表70年而发起的活动,是抄写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中国百名作家中的一员。

*理解莫言不语 作品可鉴真心*

也有网友表示理解莫言不肯讨论刘晓波的做法,认为莫言走的是“当今中国社会有良知的人都在走的“微妙路线”,说这种做法“与其说这是一种悲哀,不如说是一种无奈”。江苏扬州一名网友评论,莫言如果“凭着良心谈就不能活着回来,昧着良心谈就要背千古骂名,所以只有不谈。”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员秦耕对美国之音说,从莫言获奖的那一刻起,如何谈论刘晓波的问题就不可避免地摆在他的面前。秦耕相信,莫言获奖当天有关刘晓波的讲话才是他的真心话,现在这样说是莫言在压力之下的不得已而为之的绕行,绝不是莫言的本意。

秦耕说: “因为他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作家,我也喜欢他的作品,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我也觉得很高兴,他的作品我也很欣赏。他的回答,作为一个能够表现人性一面的作家,能够展现各种环境下人们的生存状态的一个作家,他心中真正的答案应该和他现在的答案是不一样的。”

*莫言称有新闻检查的必要*

莫言在星期四的记者会上就新闻检查制度发表的言论同样受到广泛关注。美联社以“莫言说新闻审查是必要的”为题报道说,莫言表示对所有的新闻检查都反感,而他又将新闻审查与机场的安全检查相提并论,说如同申请签证及通过海关的检查一样是必要的。

莫言在记者会上否认他曾经赞美新闻审查制度。他说,他从来没有赞美过新闻检查,他相信每一个国家都存在,只是尺度及方式不一样。莫言说:“但如果没有新闻检查,任何人都可以在报纸及电视上污蔑及诽谤其他人,相信任何国家都不容许。但是我想新闻检查应该遵守的最高准则:只要不违背事实真相的都不应该检查。违背了事实真相的都要检查。”

*莫言把新闻检查和机场安检混为一谈遭质疑*

在香港的人权分析人士罗助华(Joshua Rosenzwei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莫言在北京从政治上打压异议人士和艺术家的问题上究竟持什么立场,很难看出来。他说,莫言获奖后曾说希望刘晓波获释,有人认为,这是他同情刘晓波,但也有人的解读是,他是希望刘晓波痛改前非,政府便可宽大处理,提前放人。

莫言在记者会上把国家的新闻检查跟机场的安全检查相提并论,罗助华对此提出质疑。

“中国的审查制度的主要目的是保护政府不受批评,而我们在机场被搜身,是为了保护我们所有的人免受恐怖主义或其它危险的伤害,”他说,“而这里的‘危险’是,中国的安全法和内容审查法的目的是保护政权而不是个人免受危险。”

中国知名新媒体人北风对美国之音说,莫言的那番话是中国官方挂在嘴边的言论,没有任何新意。他说,一群靠官方豢养为生的中国作家已经接受了这种新闻审查合理化的说辞,但莫言如是说仍然会造成莫大的影响。

北风说: “在他的说法里面,对新闻审查和不自由给予一定合理解释的话,当然会对自由创作有莫大的影响,他合理化这种不自由的状况,合理化新闻审查,在我们看来当然是不可以接受。”

*网友抨击莫言为新闻检查辩护是作恶*

莫言有关新闻检查的言论遭到中国网民的一致批评,称莫言故意混淆行政范畴的新闻审查和司法范畴的任意污蔑诽谤。网友“孙旭阳”说:“莫言明显在以言辞作伪作恶,这下,最铁的莫粉也不好意思辩护了吧。”

网友“花未央一世”说:“莫言,我不喜欢也不讨厌,这段话却让我纠结了,没有新闻检查媒体就会随意污蔑别人?这是什么逻辑?不绑着你的手就会去随意杀人?”

网友“江海一蓑翁”说:“莫言的这段话说的实在太没水准。新闻检查是行政权力出于意识形态控制目的对新闻的干预,而是否违背事实真相,理应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完全是两码事啊。”

*赵达功:莫言证实新闻检查下能出好作品*

与此同时,独立中文笔会理事赵达功表示理解莫言有关新闻审查下能够写出好作品的言论。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的现实社会是高压的专制社会,作家生存困难,说真话是很难的一件事。赵达功说,莫言正是在中国严格的新闻检查制度下,隐晦地、迂回曲折地表达了他对现实的思考与感受,智慧地运用想象、隐喻、魔幻等手法写出感人的故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