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高压下苏共政治迫害纪念馆改为介绍监狱文化


莫斯科市中心,前克格勃大楼前广场上的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物。这块石头来自俄罗斯北部的一个集中营。

莫斯科市中心,前克格勃大楼前广场上的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物。这块石头来自俄罗斯北部的一个集中营。

一家揭露斯大林迫害的非政府机构被迫在俄罗斯停止活动。这个非政府组织曾把过去关押政治犯的监狱改建成为纪念馆向公众讲述苏共政治迫害历史。俄罗斯当局现在把这家纪念馆改为介绍苏联监狱文化的博物馆。有分析认为,这起事件反映了俄罗斯当前的政治气氛。

又一家NGO停止活动

又一家知名非政府组织宣布在俄罗斯停止活动。这家名叫“彼尔姆-36政治迫害历史纪念中心”的非政府组织过去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向公众和社会介绍苏共政治迫害历史。

由集中营到政治迫害纪念馆

前苏联十月革命爆发后,布尔什维克执政期间在欧亚大陆分界线乌拉尔山脉附近的彼尔姆地区建立了大型集中营。二战后苏共当局用那里的集中营关押持不同政见者。“彼尔姆-36”是苏联时代两处主要关押政治犯的集中营之一。许多著名人权活动人士和持不同政见人士,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包括拥有政治影响的以色列前外长夏兰斯基等人都曾在“彼尔姆-36”集中营中被监禁多年。

戈尔巴乔夫执政后,这家集中营在1988年被关闭。苏联解体后,彼尔姆地区的活动人士成立“彼尔姆-36政治迫害历史纪念中心”,在集中营的原址上于1996年组建了“彼尔姆-36政治迫害纪念馆”。纪念馆除了展示苏共政治迫害历史,介绍持不同政见人士和苏联政治犯的活动外,每年夏季还召集活动人士在彼尔姆举办大型夏令营活动。

抹黑打压加剧

彼尔姆地方当局2012年完全停止了对纪念馆的资助。纪念馆最近两年更遇到越来越多的麻烦。俄罗斯独立电视台2014年播放了一部名叫“第五纵队”的纪录片,抹黑纪念馆。在这之后,有人把纪念馆告上法院,称纪念馆的展览是为法西斯平反,违反了有关法律,纪念馆工作人员应该承担刑事责任。

彼尔姆地方当局去年收回了纪念馆的管理权和所有权,并指称“彼尔姆-36政治迫害历史纪念中心”接受外国资助,把它列入“外国代理人”黑名单中。这家非政府组织和它的领导人都被巨额罚款。

狱警写古拉格历史

“彼尔姆-36政治迫害纪念馆”目前已被当局改变成为介绍苏联监狱文化的博物馆。“彼尔姆-36政治迫害历史纪念中心”负责人什梅罗夫说,博物馆现在介绍的是苏联监狱制度,根本不提斯大林的政治迫害和苏联政治犯。

在莫斯科的纪念碑人权组织活动人士卡里赫说,展览政策完全改变。博物馆现在主要介绍古拉格集中营保安的工作如何繁重,狱警使用哪些工具,采取了哪些技术手段来对付那些被称为背叛国家的人。他认为,现在是由共产党人和过去集中营的保安来撰写古拉格集中营历史。

遇害者像遭涂漆

与此同时,在离莫斯科两百多公里远的卡卢加州的一个小镇上,几天前在镇中心的一面墙上开始悬挂30年代斯大林大清洗中当地遇害者的照片,照片下标注了这些人的姓名。但这些人像照片第二天被人涂上油漆。

批评人士说,现在俄罗斯到处都是列宁像,也会有新的斯大林像竖立。列宁像和斯大林像受到破坏时,警方和联邦安全局会立刻行动破案寻找肇事者。斯大林政治迫害遇害者的照片被人破环,警方不愿意过问。

认识糊涂

纪念碑人权组织领导人拉钦斯基说,与东欧一些国家曾认真清算过去的共产党政治迫害不同,许多俄罗斯人看待过去的历史仍然非常糊涂。不少人观念上甚至认同斯大林制度。

拉钦斯基:“应该指出的是,即使在那些遭遇过政治迫害的受害者中,共产党制度的反对者也不多。比如,曾经被斯大林处决的许多人的后代,他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父亲是真正的共产党员。这说明人们的观念转变很难,人们没能对过去的历史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反映俄政治气候

活动人士卡里赫认为,围绕“彼尔姆-36政治迫害纪念馆”所发生的事情反映了今天俄罗斯的政治气候,那就是战争乌云,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遇害后的恐怖气氛,日益严厉的打压,人们在这种政治空气中呼吁越来越难。

拉钦斯基认为,彼尔姆所发生的事件还不能证明在有关斯大林政治迫害问题上普京政府改变了立场。

罗津斯基:“官方一年多之前正式支持在俄罗斯永恒纪念政治迫害遇难者的计划,当局在这个方面会采取一些行动。普京和梅德韦杰夫都不是斯大林和斯大林政治迫害的支持者。但他们的问题在于,他们并不懂正是由于制度扭曲才造成了那些政治迫害。”

转移国外

“彼尔姆-36政治迫害历史纪念中心”停止活动后,这家中心将从荷兰通过互联网继续展览介绍苏共政治迫害历史,同时将在阿尔巴尼亚的一个关押政治犯的前集中营原址上,每年组织活动人士举办夏令营活动。

俄罗斯的政治迫害纪念碑过一年多后将在莫斯科市中心揭幕。莫斯科的古拉格博物馆去年迁入了场地更大的新馆址。

打压经验传授中国

俄罗斯几年前针对非政府组织立法,越来越多的非政府组织被贴上“外国代理人”的标签后停止活动。但俄罗斯高级官员引以为豪,并说俄罗斯把打压非政府组织的经验介绍给了中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