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国际专家促北京冷静应对南中国海仲裁


2015年9月23日,中国一艘海警船在南中国海黄岩岛附近接近菲律宾的一艘渔船(资料照片)。

2015年9月23日,中国一艘海警船在南中国海黄岩岛附近接近菲律宾的一艘渔船(资料照片)。

在中国政府星期二针对南中国海仲裁案的结果,高调宣示一贯立场,即绝不接受和承认仲裁庭的裁决之后,有知名国际关系专家表示,菲律宾和美国对仲裁结果的表态相对低调,为中国未来解决南中国海纠纷打开了一扇门,建议中国政府冷静观察局势,做出合理的判断。

国际社会和媒体高度关注中国政府在南中国海仲裁结果出来之后,除高调表态之外将采取什么具体行动。媒体星期三报道,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介绍《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时,被问到是否会划设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刘振民回应称,中国有这个权利,在南海是不是需要划,要根据受到威胁的程度。如果中国的安全受到威胁,当然有权划,这取决于中国的综合判断。

尽管刘振民的回应属于中国的一贯立场,不过,媒体还是立即进行了广泛的报道,显示外界对南中国海防空识别区问题的高度敏感。

下下策?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美中关系专家黄靖博士星期三下午对美国之音表示,刘振民只是表明中国有这个权利,并不等于会划,而中国政府目前应采取“被动的积极反应”,即先观察外部世界未来的行动,然后再进行判断和决策。

他说:“刘振民实际是说设不设识别区是中国的权利、中国的决策,并不等于说中国要设航空识别区。个人来讲,我认为,航空识别区是下下策,中国有比航空识别区更多的牌可打。我是觉得,中国的反应整个来说,实际是一种被动的积极反应,就是看外部世界,尤其是美国、菲律宾这些涉事国家,尤其是菲律宾,它们的反应如何。”

提供机遇

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教授表示,各方目前都不应该采取进一步激化危机升级的行动,这对中国和外部世界都是一个挑战。不过,从目前菲律宾和美国在仲裁案后的初步反应看,还是比较克制,这也给中国争取通过谈判解决纠纷提供了一个机遇。

他说:“我认为,双方应当采取比较低调的态度,迅速地回到谈判桌上,还是通过和平谈判来解决问题是明智之举。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菲律宾政府的低调回应和美国国务院措辞非常谨慎的一个回应,我认为都是非常好的开端。如果能够把这个裁决作为一个机遇,大家通过和平谈判,把问题解决掉,或者至少能够不让危机升级,这是明智之举,这实际上也给中国打开了一扇门。”

局势复杂

曾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资深研究员多年的黄靖教授表示,他个人认为南中国海仲裁案的裁决,从国际法的角度是很好的,但是从国际政治,尤其区域战略稳定和平来说,却埋下了一个隐患,令南中国海的局势更加复杂化,包括对立可能升级,因为不可能想象中国去执行这个裁决,也不可能想象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能够强迫中国去执行。

他说:“裁决在国际法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裁决,从国际法的角度说。但从国际政治,尤其区域战略稳定和平来说,无异于是玩火,实际上给地区的安定和平,埋下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定时炸弹。如果这个裁决不能被实施,只能使南海的争端更复杂化、长期化,切入的各方利益也更加深入。也就是说,它实际对区域和平和安定起到了一个副作用。那么,这个裁决除了是一纸空文以外,它对实际情况没有任何帮助,实际上是副帮助。”

影响全球

另外,加拿大环球邮报星期三凌晨发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全球政治和国际法研究主任迈克尔.拜尔斯教授(Michael Byers)的评论文章认为,中国对南中国海仲裁案结果的反应,将决定全球政治的未来,中国是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个全面合作伙伴,遵守外交和经济关系所依赖的承诺?还是拒绝国际法,冒险成为一个被排斥的国家?

拜尔斯强调,中国处在一个转折点,如果中国反应不当,世界将成为一个更少繁荣,但更加危险的地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