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湖南维权律师谢阳案移交检方仍被拒会见律师


湖南维权律师谢阳(网络图片)

湖南维权律师谢阳(网络图片)

2015年709大抓捕期间被捕的湖南维权律师谢阳的煽颠案,在9月17日退补一个月到期后,18日被第二次移送检察院。谢阳的两位代理律师前往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再次遭到拒绝。而谢阳在被关押期间遭受酷刑和殴打的情况,继续受到外界的广泛关注。

据谢阳的辩护律师蔺其磊和妻子陈桂秋星期二在网上披露的消息,在谢阳案星期天第二次移送检察院后,辩护律师蔺其磊和张重实再次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一位叫袁进警官以“会见要48小时安排”为由搪塞。48小时过后,律师们打电话询问,又被告知名叫李治明的检察官一直都在提审谢阳,无法安排律师会见。看守所9月20日以同样的提审理由拒绝安排会见。但是,看守所的“长沙市检察院专用提审室”却一直紧锁无人。

消息称,在谢阳案8月8日第一次移送检察院的当天,辩护律师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门口守候多日,希望会见申请能够获准,但终以“检察官每天在提审谢阳”为由屡遭拒绝。

此前谢阳1月9日到8月8日在看守所关押期间,辩护律师向看守所多次提出会见申请都不获准,理由是会见有碍侦查或可能泄露国家秘密。而谢阳2015年7月11日到2016年1月8日处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辩护律师数十次向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提出会见申请均遭拒绝。

谢阳的妻子陈桂秋星期三下午对美国之音表示,看守所提出各种理由就是要阻止律师会见谢阳。

她说:“已经超过48小时了,会见都非常用劲了,还是没有会见到谢阳,说检察官一直在提审谢阳。然后,案件也不让阅案卷,不让会见,不让阅卷,这种状况。”

陈桂秋今年8月15号在得知谢阳遭受酷刑的消息后发表控告信,指责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和检察人员滥用职权,要求赔礼道歉,并停止刁难律师会见的行为。陈桂秋还要求安排律师会见谢阳,并允许律师复制谢阳案的卷宗。

陈桂秋透露,国保今年7月底曾秘密安排辩护律师与谢阳见面,目的是要律师劝谢阳认罪,期间谢阳向律师提到遭遇酷刑的情况,其中最近的一次是今年7月,看守所被质疑刻意安排死刑犯住进谢阳的监号,蓄意挑衅并殴打谢阳。

陈桂秋说:“安排了一次律师与谢阳的劝认罪的这种见面,不是官方给定的,而是国保安排秘密地见的,目的就是要律师劝谢阳认罪嘛,结果谢阳就把酷刑的事情说出来了。那个死刑犯呀,用那个手铐殴打他头部,头部划开了一个十多厘米的口子呀,鲜血直流。”

陈桂秋表示,在谢阳的十多位家人以及她本人上个月发表抗议信后,看守所的人9月18日约她谈话,解释谢阳在看守所中的情况,基本就是推卸责任。

她说:“狱警找我谈话,跟我解释谢阳在里面受到酷刑的情况。就是这种酷刑并不是刻意安排的,反正就是犯人跟犯人之间的冲突。还有那个跟艾滋病患者关押在一起,关押过两个多月,也不是看守所的责任,说关押进去的时候不知道他是艾滋病患者。看守所一年检查两次,全部人都要检查艾滋病,那个人关押进去的时候还没到检测的时候,所以不知道他是艾滋病患者。他们这样跟我解释的。”

有报道表示,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在上月发布控告信后,近期遭到有关当局的骚扰。陈桂秋表示,她已经习以为常,没有什么特别的严重的骚扰或威胁。

她说:“一些限制肯定是有的了,但是不构成这种大的事情,到哪儿去都要请假,在G20前不能去杭州,被旅游,这些不都是很正常的在共产党的统治下面。”

谢阳辩护律师蔺其磊和妻子陈桂秋在网上表示,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全国律师工作会议上强调,“依法保障执业权利,充分发挥律师在辩护、代理中所享有的知情权、申请权、会见通信权、阅卷权……”,但在谢阳案件上明显有人明目张胆地违背中央旨意,制造出各种借口来阻碍谢阳的辩护律师合法会见权的落实。

记者星期三致电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电话一直或是打不进去,或者是无人接听。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